打工父亲徒步5小时回震中接儿子:再不分开

2013-04-22 08:04:34  来源:成都晚报

打工父亲徒步5小时回震中接儿子:再不分开

 打工父亲徒步5小时回震中接儿子:再不分开

 打工父亲徒步5小时回震中接儿子:再不分开

 打工父亲徒步5小时回震中接儿子:再不分开

   我们无法忽略这群幼小的生命,忽视他们或圆瞪或微睁的眼睛,和他们稚嫩天真的脸庞。

  他们弱小的身躯敌不过轰然倒塌的围墙、楼房,他们从震区的各个地方汇聚到成都各大医院的病房,头裂、腿断、手伤;他们哭他们笑,他们沉默、彷徨或者迷茫。这一切情绪,真实而自然地释放。

  他们最小的才1岁,大的也不过十来岁。他们中还有一个特殊群体——留守儿童,要么跟着爷爷奶奶生活,要么总有爸爸或者妈妈不在身旁。

  他们伤痛的身体得到了有效的救治,但他们受伤的心灵该如何抚平?

  爸爸在国外打工“我想告诉他,我没事”

  高敏(4岁半,雅安天全县老场乡) 入院:省医院 伤情:脑部外伤,左脚骨折

  “我想爸爸了,我想告诉爸爸我没事。”21日下午1点过,省医院CT室外,大眼睛小美女高敏躺在诊疗床上对妈妈说。正说着,“叮铃铃叮铃铃……”妈妈的手机 响了。“敏敏,爸爸打电话来了。”妈妈高兴地将手机递给小高敏。

  “我不接!我不接!拿开!拿开!”小高敏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妈妈手里的手机,双手紧紧抓着衣服,几乎声嘶力竭地喊叫着。尖锐的声音在医院长长的走道回响。

  手足无措的妈妈只好简单地告诉在国外打工的丈夫家里一切平安,就匆匆挂了电话。“女儿为什么出现这种奇怪的反应?”妈妈疑惑了。

  地震发生时,小高敏正在香甜的睡梦中,姐姐在离她四间房的厨房做饭,妈妈在山上干活。第一时间冲出屋的姐姐,又折回来救妹妹。小高敏已经被砖块砸中额头,血流不止。姐姐将她抱出来。

  妈妈回来了,带着受伤的小高敏,搭乘摩托车颠簸着去了天全县中医院。

  “问题不大,脑部外伤,左脚骨折。”天全县中医院医生的初步诊断,让妈妈悬着的一颗心放了下来。然而一直守护在女儿身边的她却发现,女儿开始害怕声音。

  “救护车的叫声、电话的声音,只要一响,她就会死死地抓住我的衣服,一直颤抖。”小高敏妈妈告诉记者,在乘坐救护车转来成都的途中,女儿听到这两种声音,甚至还会尖叫,剧烈挣扎。

  省医院的医生告诉记者,小高敏的脑部只是皮外伤,并没有出血,她对声音的过激反应是一种常见的震后心理问题,严重的话可能出现失聪、失语,必须及时进行心理疏导。

  我不疼 就是想爸爸妈妈了

  李奕(11岁,芦山县宝盛乡中心小学五年级学生)

  入院:成都军区总医院应急病房

  伤情:盆骨骨折

  “我不疼,就是想爸爸妈妈了……”瘦小黝黑的李奕安静地躺在病床上。吊针已挂了一天,床边的输尿管格外醒目。她是一个留守儿童,父母在上海当建筑工人。地震发生时,爷爷奶奶在地里干活,她在家带两个妹妹。地震时,奶奶冲回家一把抱住了两个小孙女,小李奕跑在后面,却不幸被落下的木门砸中腰部。

  20日晚7点多,小李奕和奶奶被军用直升机送往成都军区总医院治疗。小李奕被确认为盆骨骨折,需要手术;奶奶也是多处骨折及挫伤。

  医护人员照顾着祖孙俩。21日中午,护士端来盒饭,一口一口喂到小李奕嘴里。

  “奶奶,爸爸怎么还没来看我?”小李奕不停地问同病房的奶奶。奶奶告诉她,爸爸妈妈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

  “他们平时都出去打工了,每年过年才见得到一次。”小李奕有些抱怨。

  奶奶要被推去接受检查,小李奕急了,大哭起来:“奶奶你走哪儿去?”几个护士轮番安慰,才止住她的眼泪。

  病房里这下空荡荡的了,小李奕盯着输液瓶发呆,玩记者的手机也没什么兴趣。“最想见到爸爸妈妈。”她对记者说。

  爸爸就要回来看我了……

  周梦悦(6岁,芦山县飞仙关镇)

  入院:川大华西第二住院大楼儿外科

  伤情:右手右脚粉碎性骨折

  刚手术完的小梦悦躺在床上,情绪有点烦躁。她的右手和右脚都受伤了,右手是在雅安动手术的,20日晚转到成都后又做了右脚的手术。妈妈疼惜地说,孩子疼着呢,得时不时帮她挪动一下输液的右脚。

  已经从地震中心到了100多公里外的成都,这位母亲仍然穿着拖鞋。“根本就来不及拿东西,地震了,人就赶紧往外跑。”周妈妈说,小梦悦的爸爸在康定打工,平时就母女俩在家,地震时他们在不同的房间,女儿被隔壁家的围墙砸伤。小梦悦直抱怨,“如果没有那堵墙,我就不会受伤了。”

  妈妈的眼睛熬得通红,憔悴极了。小梦悦很想爸爸,“估计今天晚上就能到成都来。”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