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称救援力量盲目涌入阻碍救援 有人无事可做

2013-04-22 11:05:06  来源:中国青年报

  芦山县城在一夜之间被塞满了。

  年轻的交警不断用嘶哑的嗓音喊着“那边堵死了”,在他挥舞手臂的方向,是一连串装载救援物资的大卡车,它们发出刺耳的鸣笛声,几个司机不时探出头,焦躁地吐着脏字。

  在另一个路口,两台黄色的挖掘机横亘在几辆轿车中间,只有摩的才能从铲斗前钻过。

  一家小卖部里的货品已经大半被震落在地,但这并不妨碍50多岁的店主重新做生意,乘坐摩的或徒步前来的志愿者,来自各个系统的救援人员,都是他的新顾客。

  事实上,还有更多的人迫不及待地涌入这座小县城。从雅安到芦山的道路在中午时发生了严重拥堵,车队排到了7公里外,以至于蓝天救援队的队员不得不选择徒步走完约60公里的路程。由于拥堵,涌往芦山的社会车辆已经被禁止通行,中国国际救援队甚至在微博上发出“守望就是力量”的呼吁。

  一位媒体负责人更是在微博上说:“熟悉四川的朋友说,雅安道路情况应优于汶川地震波及的多数地区,按说救援效率应更高。但官方民间各种救援盲目涌往灾区方向,道路成了稀缺资源,伤者出不来,救援进不去。雅安地震伤亡基本限于一市,可不比‘5·12’地震波及面广,人海战术不仅不灵,反成滞碍包袱。”

  4月21日,国务院办公厅下发了关于有序做好支援四川芦山地震灾区抗震救灾工作的通知,通知明确指出:“各地区、各单位和社会团体,未经批准近期原则上暂不自行安排工作组和工作人员前往灾区。”

  “现在我们不能光说要干好事,更重要的是如何把事干好。”已经组织了5年专业志愿者培训工作的穆光耀感慨道。他说,很多人凭着一腔热情进入灾区,却对灾情并不了解,“甚至有人把这次地震的惨烈状况想象成汶川大地震”。

  在马路边,时常能看见躺在地上看报纸或者睡觉的志愿者,他们大多乘摩的甚至徒步赶来。事实上,受灾群众大多已经搬入军队安置的帐篷,并领取了食物和水。壹基金的救援队成员于亮告诉记者,有一次,他们刚刚给受灾群众发放了救援物资,就又有家大企业的卡车插着飘扬的旗帜驶了过来,“又发了一次”。

  “现在的问题就是,真正需要的专业救援人员进不来,里面的情况又比较混乱。”穆光耀说。

  甘孜军分区参谋长肖达喜曾经参与过汶川地震、青海玉树地震的救援工作,他明显感觉到“外面进不来,大家都在抢”。

  一名战士这样告诉记者,县城里的各个系统相互独立,并不知道对方的救灾安排,唯一的相同点就是都要“挺进,挺进”。

  “无序以后大家都来,又根本发挥不了作用,无事可做。”他说,县城里有很多挖掘机停在路边却派不上用场。

  “其实这是汶川地震时的模式,汶川楼房倒塌多,挖掘机很有用。但是芦山县城的情况是,大部分是危楼,彻底倒塌的并不多,需要这么多挖掘机吗?不需要的。”肖达喜说。

  鞠玉鹏是三一重工公司的一名代理商,他清楚地记得总公司的指示是全力救灾,“体现三一精神”。他告诉记者,包括起重机、挖掘机在内,公司前后派出了大约40多辆工程机械车辆,其中的大部分已经堵在路上超过12个小时,“确实信息不对称,也不知道这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到了以后才发现,灾情并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大,其他车辆进不来,往回走也走不了。”

  国家减灾委专家委员会专家陈建英始终在关注雅安地震的状况,他认为,由于“汶川带来的创伤”,这次地震中从政府到社会的反应都非常快。

  “但科学点讲,其实用不了这么大动作,‘哗’一下全上。应对汶川地震这样的灾害,需要举国机制,但这一次却是一个教训。”陈建英认为,从一开始,社会各界对于灾害程度的判断就依托微博传播,“靠个人感觉判断”。

  “在新媒体环境下,出现重大自然灾害的时候,政府应该建立一个权威的信息发布平台,对灾情进行科学地评估并及时发布。”陈建英说。

  在他看来,理顺救灾工作的当务之急是要确立统一的协调者,“当地政府的现场指挥部应该成为协调者,无论你是司长也好,中校也好,都应该接受统一调配,而这种调配,必须要科学,不能凭感觉。”

关键字: 媒体 救援 力量
责任编辑: 韩峰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