灾区直击:“××美发店抗震救援车”等充塞道路

2013-04-22 13:36:21  来源:人民网

灾区直击:“××美发店抗震救援车”等充塞道路

  交警提示非救援车辆绕行

  媒体一再呼吁“别自行去”却效果不大

  交警反映逆行、违规超车现象非常多灾区还缺物资,快下雨了,需要足够帐篷

  与五年前汶川大地震相比,这次地震后的民间爱心救援更为迅捷。许多民间公益组织通过微博、微信集结起来,快速加入到救援队伍中,一批批志愿者来到灾区展开救助,帐篷、饮用水、食物、药品等救灾物资从四面八方涌向灾区,给家园毁损、身心重创的灾民们送去了温暖和力量。

  然而在爱心的洪流中,也出现了一些不尽如人意的“小插曲”,影响了救援的速度与效果。在通往震区芦山和宝兴的交通要道上,由于自发赶去的私家车太多,导致交通严重堵塞,救援部队与大型设备无法按时抵达灾区。晨报记者在从宝盛赶回芦山县城的路上看到,鱼贯而入的车辆越来越多,既有部队和武警的救援车辆、医疗机构的救护车,还有大量来自各地的私家车。而在抵达山顶的附近,因为两辆大车无法会车,造成车辆拥堵长达数公里。

  国务院办公厅21日下发通知指出,地震灾区道路狭窄,余震不断,非紧急救援人员现阶段尽量不要自行前往,以支持灾区的抗震救灾工作。公安部交通管理局昨天也做出紧急提示,目前灾区道路部分路段出现交通拥堵,为保障救灾生命线的畅通,请公司企业和个人不要自行驾车前往灾区送物资。请社会车辆和广大群众尽量避免通行灾区道路,服从交通民警的指挥。而人民日报等媒体的官方微博,从地震当天就开始呼吁大家不要都赶去灾区,但收效不大。重灾区车流量剧增,已经成为除落石外影响震后救援效率的一大因素。

  救援队到处找任务,都扑空

  昨天(21日)凌晨2点许,记者搭乘的重庆市一个越野救援车队在黑暗的道路上缓慢行驶。尽管龙门乡距离芦山县只有16公里左右,但因为路上车辆较多,沿途都已经全部停电,走走停停,在接近龙门乡6公里时,接到前方通报称龙门乡主干道车辆拥挤,无法停放较多车辆。车队不得不临时决定停放在路边休息。

  昨天早上,天刚蒙蒙亮,车队继续出发。从龙门乡村民口中得知,当地的遇难者在地震当天就已经全部挖掘清理,重伤者也都已经及时送往芦山县人民医院就诊。救援队得到的任务是继续搜救幸存者,车队临时决定,继续往前,进入更北部的宝盛乡甚至太平镇实施搜救。

  在车队行进的过程中,不时会有张贴着“抗震救灾”等字样的社会车辆,在狭窄的双向两车道上鱼贯超车。车队刚过龙门乡几公里,前方就被堵住无法前进。一辆标有“水电武警”字样的工程车,正在将横躺在道路中央的一块巨石移开。从施工人员处获知,从这里往前的七八公里路,断断续续的几乎都是塌方路段,数天之内无法抢通。

  好在有当地村民的指引,车队换从另一条水泥山路前往宝盛乡北部的太平镇。尽管这条路要翻越一座1600多米的高山,但这也是进入太平镇和宝盛乡的唯一陆上通道。道路不仅狭窄,还都是S形的陡急弯道。每隔一两里之后,才有一块用于会车的稍宽路段。

  这条隐蔽于浓密山林中的寂静水泥路,或许从来没有这么热闹过。空中不时传来救援直升机的轰隆声;沿着道路往里行驶的,不仅有救援车队,还有大型的挖掘机、救护车、当地村民的摩托车,以及来自各地的私家车。在无法会车的地方,车辆不得不停下来,来往的司机屏住呼吸,颤颤巍巍地会车通过。

  在经过一些灾民安置点时,救援队就向村民打听是否还有伤员需要处理。

  在经历了四五次大堵车之后,车队才在4小时山路“盘旋”后抵达太平镇。然而,令车队吃惊的是,太平镇的搜救同样已近尾声,遇难者已经得到清理,重伤员也已经通过直升机送出灾区接受治疗。

  两个目的地,两次扑空,救援车队不得不再次改变目的地,也是此行最后一个目的地——宝盛乡。

  从太平镇到宝盛乡的道路,此前一天已经抢通。仅仅20分钟左右车队就抵达了宝盛乡。正值中午时分,宝盛乡便民服务中心的院子内,上百名身着迷彩的战士正盘腿休整。

  宝盛乡的搜救同样已经结束,轻伤员也得到了军医和当地医院的治疗。至此,救援车队不得不调转车头,原路返回芦山县城,听候指挥部的调遣。

  民间救援饱和,无用武之地

  “××公司抗震救援队”、“××美容美发店抗震救援车”……4月20日在途经雅安市区时,晨报记者看到不少挂着类似横幅的社会救援车辆,基本都是装载着矿泉水、方便面等食品物资,希望能送到灾区。除了物资运送,还有不少有一定专业背景或户外活动经验的救援队也入驻震中地区,希望能参与到震后“黄金72小时”的救援行动中。

  在横贯芦山县城的主干道旁,已经驻扎了长长的一排救援力量办事点。其中有当地相关的职能部门,有各类慈善基金,也有一些民间救援组织。然而记者观察许久后发现,大多办事点目前能展开的救援行动都十分有限,能够跟自身专业领域相契合的更是少数。郝钢是北京应急救援志愿者总队的队员,此次他们一共组织了约30人的专业团队,希望能在重灾区开展搜救工作。

  “我们不能再这么干等了!要马上行动!”“一路留守!一路等设备!一路往宝兴方向徒步,这样行不行?”……昨天上午,在芦山县城的救援力量集散地,北京应急救援志愿者总队的七八名队员正在激烈讨论下一步的行动方案。因为雅安通往芦山的道路实行管制,郝钢他们所携带的诸如搜救仪一类的专业设备都无法随队抵达。“多少有些有劲使不出的感觉!”郝钢有些无奈,他们极其希望能在“黄金72小时”内有所作为,但灾区的现实情况却不能如愿。直至下午4点,北京应急救援志愿者队的部分队员才准备搭乘直升机前往灵关镇展开救援,而他们随行的专业搜救设备也终于运抵芦山。

  事实上,与郝钢他们情况类似的救援队伍,在芦山还不止一支。虽然此次震灾的重灾区域已相对明晰,但通往宝兴县的道路严重受阻,希望前往灵关镇、宝兴县展开救援的队伍,大多只能采取分批徒步进入的方式,而他们大多要在路途上消耗数个小时及大量的体力,还无法携带很多专业设备,实际作用很难达到预期效果。

  需要的物资,却被堵在外

  “客观的说,受汶川大地震的影响,大家对于灾情的严重程度估计可能有些偏差。”一位从江西赶赴芦山的民间救援队员说。“比如说废墟搜救,适用的区域就那么几个地方,而且像芦山县城大家都已经反复排查过了,无论是范围还是程度,跟汶川大地震相比都远远不及。”

  然而对于灾区的牵挂,还是让很多人会有“不到现场不算救灾”的心态。尽管四川当地交警部门在4月20日晚间就对雅安通往芦山的318国道实施全面管制,所有社会救援车辆一律禁行,但仍有很多车辆和人员已经赶赴震中芦山。在芦山县城,几乎每一条道路两旁都停满了车辆,有当地居民的私家车,但更多的是外地赶来支援灾区的社会车辆。

  在芦山县龙门乡,一支外地赶赴灾区的医疗救援队正在沿江活动。医疗队的队员是徒步10多公里进入任务区域的,但是整整一个上午,他们都没有接到一名求治的伤员。“这也是好事!说明伤亡情况已经基本稳定下来了!”

  很多救援物资开始在芦山集结,但想要从芦山县城送往龙门乡、灵关镇以及宝兴县等其余重灾区域,却因道路受阻严重而寸步难行。“余震就不停,每一次大的余震山上都会落石头下来,你说路能畅通么?”参与道路抢修工作的一位武警官兵说,从芦山通往宝兴的210省道,其中不少路段连路基都被巨石彻底砸塌,还不时有新的塌方事故发生,短期内只能想办法抢通,但恢复正常还遥遥无期。

  “前面都被你们堵死了!怎么还要进来?”在芦山县城通往灵关镇、宝兴县方向的主干道上,一位正在执勤的交警对一辆社会救援车辆的驾驶员说。在雅安重灾区的多条主干道上,类似的场景可谓比比皆是,原本就不宽阔的公路,停满了各式各样的车辆。“就怕万一有救护车过来,路被堵死了出不去。”这位交警告诉记者,尽管在各主要路段都有交警执勤,但很多人都想赶着去救灾,逆行、违规超车的现象非常多,加上车流量巨大,结果就是大家谁也走不动。

责任编辑: 李欢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