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天全县新华乡书记:我们是被遗忘的角落

2013-04-23 07:15:46  来源:南方新闻网

  “我们是被遗忘的角落”,站在满目疮痍的危房之间,天全县新华乡党委书记张泽刚感慨难掩。当全部的目光几乎都集中在震中芦山县时,距芦山县35公里、与之毗邻的天全县似乎成了被人遗忘的角落。

  天全县应急救灾办的统计显示,本次地震灾情覆盖全县15个乡镇,5人死亡,2人失踪,受伤1215人,其中84人重伤,公共设施、道路、桥梁、电力设施等受损严重。

  天全县

  尴尬的新华乡

  同样是灾区,因为不在震中,新华乡的关注度被削弱了很多。

  天全县新华乡距离芦山县城不过十几公里。在省道210、318国道开通前,这里是到震中灾区的唯一通道。全部的救灾物资从新华镇政府所在地穿城而过,地震救灾一开始,它就是维系抗震救灾的生命线。

  但天全县的灾情在一段时间内极少受到关注。“可以说我们是被遗忘了”,新华乡党委书记张泽刚说,新华乡全乡2210户人家,房屋100%受损,90%的住房破坏严重而无法居住。这些房子从外观上几无损伤,但内部早已分崩离析。

  昨日下午6点多,新华乡受灾最为严重的勒改村4组,杨瑞志一家正在屋外煮饭。旁边气派的二层小楼空无一人。“辛苦打工半辈子才盖起的房,就这么完了”,杨瑞志一脸无奈,“你看这房子,外表看好好的,其实已经完了”。

  张泽刚透露,目前为止,到达新华乡的救援队只有一个20多人的小分队,地震后本来有一支300余人的武警警官学院救灾队伍来过,但很快就被派往宝兴县。张泽刚说,同样是灾区,因为不在震中芦山县,新华乡的关注度被削弱了很多。

  缺补给的天全县

  灾后第三日,受灾群众急需板房、帐篷等避难设施和食物、饮用水等基本生活物资。

  新华乡的境遇也是整个天全县的缩影。

  雅安市颇有名气的骨科医院———天全县中医院震后成为安置患者和地震伤员的集中地。医院大楼空地上搭建了数排临时帐篷,一个由七八百张病床组成的露天流动病房形成。

  入夜,患者和伤员艰难入梦。没有获得病床的民众则坐在板凳上倚柜睡去。稚嫩的孩子睁大眼睛坐在大人怀里。即便如此,这里也是天全县灾民向往的安置点。因为帐篷与活动板房缺失,灾民或自搭棚子居住,或干脆露天而居,邻里关系好的,也可以选择几户在一个帐篷下同住。

  杨瑞志一家正是这样。但他觉得已很幸福,“毕竟没有睡露天”。更重要的是,多雨的雅安,最近难得没有下雨。不过杨瑞志一家的日子短期内似乎很难得到改善,新华乡共计10个行政村,目前只有40顶帐篷,与实际需求的缺口大约是1000顶。

  在天全县另一灾情严重的城厢镇,很多居民家中不是房梁断裂,就是墙壁开裂,镇上3400多名居民已经搬到了户外。

  天全县应急救灾办相关人士称,天全县住房大面积损毁,受灾的4.3万户约有650万平方米房屋遭毁损,其中全毁3.44万户房屋面积约520万平方米。据初步统计,此次天全受灾损失达272亿余元,直接经济损失231亿余元。此外,该县33所中小学校舍出现墙体开裂等严重受损情况,1000余学生吃住困难,近期内难以复课。

  “现有的救灾物资远不能满足受灾群众安置需求”,天全县救灾办工作人员说,“现在进入灾后第三日,受灾群众急需板房、帐篷等避难设施和食物、饮用水等基本生活物资”。

  采写:南都特派记者刘伟王骞发自四川

  宝兴县

  灵关镇中坝村:

  灾后感动与危机

  “三天了哟,怎么还没消息?”胡红看着黄凯,说了这句话。第二句是:“不过还是谢谢你们把我弟弟抬出去”。胡红的话,是宝兴县灵关镇中坝村村民的灾后缩影:曾经感动,当下焦灼。

  感动:徒步70公里送伤员

  地动山摇,房屋拉扯,回不过神,拔腿就跑———上述描述换些场景就是地震来时的中坝村:袁清正在煮面,王开英正在念佛,杨勤华正在挖土……中坝村村民胡红刚为成功逃生而庆幸,忽又听到弟弟胡明强被压成重伤。胡明强本想倚墙从2楼逃生,落地时却被压昏。胡红说,弟弟血流不止,送到村卫生站还没放下,医生就叫送大医院。

  村医给胡明强打了止痛针,然后便由黄凯扛到了担架上。黄凯是中坝村民兵队长,震后第一时间召集村里30多位民兵,搜救被埋者。到4月20日13时许,黄凯已发现3人死亡,2人重伤,20多人轻伤。胡明强伤到了骨髓和大腿,是伤情最重的一个。黄凯召集民兵将其与另一个重伤者往村外运。他们本想去镇上坐车,但道路已塌方。他们不得不沿山路徒步前行,此路通向邻近的天全县,距中坝村约70公里。10多个民兵抬着两个伤者,几乎跑了起来。8小时后到天全,此时已是晚间9点多。

  此事在当地传为美谈,众人彼时皆沉浸于灾难的另一面——— 感动。

  危机:饥饿、疾病及滑坡

  然而,回过神,村民看到的却是“瓦房倒、楼房裂”的景象。没人敢再住进屋子,三五邻里搭棚而居。棚大多由丝织带围成,个别用晒席挂起,有的建在货车上,有的在屋旁空地。

  中坝村是灵关镇12个村中较大的一个,有6个村小组、1000多人。这里的人多为失地农民,日常口粮靠买。震后,合伙搭棚的村民各自拿出肉菜、粮食分食,但每一样都越来越少。村民称,手中存粮最多再支撑两日。“这都三天了,政府一个人都没来看过,更别说救援物资了”。

  更严重的是,震后停水,村民不得不重饮地下泉水。地震后的水泛黄,味道也有些苦涩,但别无选择。记者昨日亦尝泉水,确如村民所言。震后第二天,村里老人胃胀、喉咙痛、有呕吐感,小孩则集体拉肚子。昨日,青壮年也开始感到不适。经黄凯统计,目前村内有不适症状的已超过百人。正在灵关镇支援的四川八一康复中心副主任医师谭东升分析,很可能是水质引发的中毒。

  昨日,宝兴县委宣传部外宣办主任田仁先回应,因为“生命线”S210省道塌方,震后第二晚才有救援物资输入。“目前物资仍不足,我们正在核实各村灾情,即将发放物资。”田仁先表示会尽快派人核查中坝村身体不适灾民,也会第一时间往村里运矿泉水,“我们肯定不会放下任何一个群众”。

  除了食品和水,村民心中如今还有更大担忧———村后的关山已现手掌宽裂痕,如下雨,恐形成大面积塌方和泥石流。昨日余震次数减少,中坪村民的心跳却还在加快。

  采写:南都特派记者刘洋发自四川

  5大学生游客仍被困宝兴

  南都讯特派记者何永华发自四川雅安市宝兴县是熊猫的故乡,拥有熊猫古城、神木垒及夹金山三个风景区。记者昨日从宝兴县旅游局获悉,地震后,共有来自四川、贵州及重庆的100多名自驾车游客被困在宝兴。旅游局立即启动紧急预案,将被困的游客疏散至安全地带。昨日上午,除5名来自成都理工学校的大学生仍被困景区外,其他旅客都已经踏上回家的旅程。目前,这5名大学生已被妥善安置在神木垒风景区里。

  宝兴县旅游资源丰富。据宝兴旅游局局长李顺军说,宝兴的三个风景区一年的旅客量约为130万人次,多是自驾游客。地震发生后,宝兴旅游局立即对当地旅行社进行走访,得知地震发生时并没有旅行社组织游客集体来旅游。但考虑到平时自驾游客多,当地旅游局仍组织150多名员工和志愿者分散到各个景区以及主要交通干道,排查到共有100多名来自县外的自驾游爱好者。

  李顺军说,这些游客立即被安置到就近的疏散点,有关方面还发放了方便面以及饮用水。100多名游客当中,仅一名游客受轻伤。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