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桥牌协会名誉主席万里:曾是邓小平桥牌伙伴

2013-04-25 19:41:45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桥牌是一项智力运动和锻炼

  我第一次学桥牌是上世纪70年代末在安徽看着我公公他们打桥牌学习的。在当时那场农村改革的初期,形势是那么险峻,多少人吃不上饭甚至饿死。残酷的事实摆在安徽省委一班人面前,他们内心的焦灼、满腹的压力已经不是常人所能想象。但即便如此,我公公还是号召他们在困境中要坚持运动,自己也抽暇打牌打球。面对巨大的困难和压力,桥牌这种高尚的智力运动成了他们调整心态的一种途径。也正是在老人家的带动下,我们家的工作人员都陆续地学会了打桥牌。

  不久我开始经常参加名人桥牌赛,他几乎没有一次不问的,特别关心取得的成绩,一听我获得了冠军、亚军的名次,他那高兴劲就别提了,觉得我给家里争了光,接着一定问比赛都有哪些人参加,看看是不是他的对手,评论这些人打得怎么样,这是我见到他最快乐的时候。有时晚上有比赛他总是催我抓紧吃饭别耽误了。他自己打球打牌也是从不迟到,偶尔中午稍一睡过就一边穿衣服一边急着说:快走!快走!迟到了!赶到赛场见了牌友,他就连连道歉:我来晚了,让你们等了。就马上进入状态,神情自若。他把桥牌认为是晚年的一项工作,他正正经经地告诉人家说,我仍然每天上班,一周六天工作日,只有周一休息。多少次他告诉我,桥牌是一项高尚、文明的运动,你爱上这项运动会终生受益,不仅对你的身体、对你的思维,乃至工作,都会有很大帮助。

  老人家曾经总结过桥牌运动的四要素:牌感、运气、位置、对手,并逐一做出详尽的解释。有时遇到和桥牌名将打牌,他还跟我介绍他们打牌的风格和特点,叮嘱我说对他们的叫牌、防守可要谨慎。他还教我如果遇到有人打得一般的时候,就可以大胆点,打牌一定要看对手,因人而异。这或许就是他打牌的“战略思想”。我越发觉得他总结的四要素太科学了,非常精辟。老人家打牌很像他平时的行事风格,他干工作时就是那么一股劲、一阵风,干练快捷,打桥牌也一样,叫牌出牌总是快人一筹,有时候“敌人”思考得长一点,他就嫌慢。打牌时你是绝对不会把他当成一个90多岁的老人。他前几年一下午能打48副牌,不要说长时间的思考,就是快打思索都来不及。我们这些陪打的,就像串场和赶集一样,后来偷偷减了几副,他说什么也不干,这样的运动量就是专业运动员训练也不过如此,直到现在才稍微减少了一些。

  对老人家而言,桥牌是一项智力运动和锻炼。老人家当常务副总理时,废寝忘食,一心扑在工作上。但如果不外出,再忙一周也要抽出一两个小时打上一次球和一次牌,因为只有运动才能消除疲劳!过去公务繁忙的时候他也告诉人家秘诀,说有时候碰到烦恼的事,一场牌、一场球就解决了。

  老人家是大人物,他的责任心、使命感和胆略当年曾拯救过多少吃不上饭、穿不上衣的人。他是一个思想活跃、民主开化、勇于开拓进取、大胆创新的人,但他做事“言必信,行必果”,讲求规范,实事求是,特别体现在思想深处,这或许和他多方面的体育爱好,特别是对桥牌的领教不无关系。也许正是因为他打桥牌,他的头脑直到现在都非常清醒,思维非常敏捷,观察分析问题能切中要害。去年他还打出了一副好牌,令我们都赞叹不已,因为即便是桥牌高手有时也缺乏这样的智慧。

  用老人家的话讲打桥牌真是“一种最文明、最节约的思维能力的锻炼。”老人家只要听说人会打牌打球,眼睛都会亮起来。他平日很少和人拉家常,但和牌友们拉起家常来却能一直拉到人家家里去。老人家的心态总是很平和,因为上世纪50年代他得过一次肠结核,抗痨治疗导致了右耳不可逆的听力下降,所以与人闲谈不多,平时就是在家里也很少和子女们聊天。但他却往往在打桥牌的时候表现出感性的一面,洗牌和休息间隙时要是打高兴了,就突然放声高歌,唱那些《红梅赞》、《九一八》、《打靶归来》等老歌。牌友们也都兴奋地一起击掌合唱,那活泛劲就别提了。桥牌的这种文化氛围让牌友间的感情更加贴近了,也增进了大家的团结。

  关注桥牌运动的发展

  不久前去世的阿沛老和吕正操吕老都是老人家的牌友,他们到了90多岁依然打牌。吕老活了106岁高寿,98岁时还在公众场合打桥牌,思路依然很清晰。每当我告诉老人家今天和吕伯伯、阿沛老一起打牌时,他都骄傲地说:“哦,他们也来了?”接着说:“我们打牌打球的人就是活得时间长。”

  上世纪80年代初老人家从安徽调回中央工作。老人家不但自己打桥牌和网球,而且还到处宣传桥牌和网球的好处,很多领导人打牌打球都是老人家鼓励和动员的。

  老人家十分关注桥牌运动的发展,甚至关心每一次我国运动员参加世界比赛的成绩。当他们参赛回来,老人家也总是要跟他们比试比试。他熟悉我国所有的桥牌名将,并把他们视为牌友,在家里也经常和我们提起他们,并告诉我们谁是哪个省的,哪个省出的名将最多,谁的桥牌打得好,经常评论他们的牌技,甚至熟悉他们每个人打牌的特点和风格。他也曾经多次帮助他们解决生活中遇到的实际困难。多少年来,他一直提倡桥牌要从青少年开始培养,他说桥牌能开发人的智力,早学有好处,既高尚又廉价,经济成本很低,发明这项运动的人怎么这么高明,真了不起。

  记得在第一次全国桥协代表会议上,老人家作为桥协名誉主席,发表演讲殷切希望中国桥协全体管理人员和全国桥牌运动爱好者要为中国桥牌运动的普及和提高而努力奋斗,为我国桥牌运动的发展提出了目标。老人家参加过无数的联谊赛、邀请赛及正规的锦标赛,他和很多人都交过锋,这里面有机关干部、新闻工作者,也有大学生、工人,他也凭借自己的智慧和水平取得过许多优异的成绩。世界桥联主席曾称赞:“万里是目前世界获大师分最多的国家领导人。作为副总理,万里能担任中国桥协的名誉主席是中国桥牌界的幸福。”

  晚年乐悠悠

  老人家都90多岁的高龄了,每次打桥牌,出门前还是像年轻人一样兴致勃勃,以一种饱满的热情、信心百倍地迎接新的挑战。老人家对桥牌运动的挚爱是永恒的。现在中国《桥牌》杂志的刊名是老人家题写的。

  老人家88岁那年心脏出了点问题。专家会诊之后和我们家属共同做老人家工作,主要是劝他继续住院休息,并劝他以后就不要再打球了,牌也要少打。他说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见马克思去吗?我不会听的。不让我出院不行,不让我打牌打球更不行。如果我活得没有质量,还不如不活。我宁可死在网球场和牌桌上,也不愿意死在病床上。要是听你们的我早死了。最后,总算达成了协议。而他的健康在大家的精心呵护下也没有出什么大问题。

  90岁以后老人家就不过生日了,与外人来往也越来越少,基本上不会客,也就是多年相熟的牌友、球友利用打牌、打球为他简单地庆贺生日。他特别看重感情,关心别人,心特别细,视牌友和球友为他最好的朋友,逢人就说他毕生最难得的就是有这些朋友在身边。尤其是退休后,年龄越来越大,就越发惦念这些朋友,对他们心存感激。

  有时老人家也约上他的牌友、球友出去吃吃饭。很多人都知道老人家的名言:退休不发愁,桥牌加网球。国泰民安久,晚年乐悠悠。诸多好朋友,可以到处游。这两年他又加了几句话:吃的是涮羊肉,喝的是茅台酒,一直活到九十九。老人家是如此的乐观与坚强,而他的快乐来自于对国家安定团结、长治久安的信心,来自于他恬淡而规律的退休生活,来自于他健康的体魄,也来自于他对桥牌运动的热爱。桥牌和网球使他成为一位健康、快乐、幸福的老人。

责任编辑: 方乐迪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