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正操的网球情结

2013-04-25 19:43:05  来源:人民网

  吕正操老将军寿过百岁,现仍担任着中国网球协会主席。他仍时时刻刻关注着中国网球运动的发展。今年春季,当澳网传出中国女选手晏紫、郑洁捧得冠军奖杯的消息时,吕老像孩子那样高兴起来,大叫:“赶快叫秘书发贺电,祝贺”盛夏又闻知这对女孩过关斩将,荣获温布尔登公开赛女双冠军,吕老连夜发去贺电。

  记得2004年初夏,我陪同刚上任的国家网球运动中心主任、中国网协副主席孙晋芳一起看望了德高望重的开国上将吕正操老人,当时的情景至今仍历历在目。

  在将军宽敞明亮、摆设简洁的客厅里,将军和女儿胖胖及秘书等都早已等候在那里。只见老人安详地坐在轮椅上,光光的头上戴着一个咖啡色无沿小帽,耳朵上已戴好助听器。经常闭门谢客的他听说“中国网协”的人来了,立刻高兴地请我们进去。我们走到将军的轮椅前一一鞠躬行礼,他微笑着同每个人握手回礼,十分高兴,脸上神清气爽。

  当胖胖大声说:“孙晋芳是中国女排五连冠的队长”,老人说:“我知道,改行管网球了,欢迎!”

  当我们在客厅里纷纷祝贺将军健康长寿、百岁快乐时,他又重复了一句常说的话:“人不在于活多久,要多做事呀。我这辈子干的事也不多,主要是三件事吧:打鬼子,管铁路,练网球。”

  提起打网球,那是百岁老将军最开心、最荣耀的事了。看看客厅里挂上的由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签名的赠画和1990年9月国际网联主席签署授予的“最高荣誉奖章”,便知将军在中国网坛的地位了。书房内还挂着将军春风得意的打网球的照片,那是他上个世纪80年代参加全国老年比赛勇夺冠军时的精彩瞬间。

  将军打网球始于上世纪20年代。那时他是少帅张学良的副官和内务秘书,少帅打网球时,他也跟着练,这个爱好在战争中都没停过。仗打胜了或者是稳操胜券时,他一高兴就命令战士在麦场空地上划上线,拉上个网子就和参谋、战士练起来。

  50年代的北京网球场也很少,只是在最早的国际俱乐部(北京市委大楼对面)有一块网球场而已。那时会打网球的人也很少,他就请来民主党派领导人余心清和老教练们一起打。为了组建中国网球队,将军一直催问贺龙元帅:“什么时候成立国家网球队?建设场馆要钱我们也没有,要人要物我们还有办法呢!”后来,他又找到同样爱打网球的北京市的领导万里,派出了无偿的援助部队,共同修建了北京最早的先农坛和体委训练局网球馆,使国家队有了自己的网球训练基地。

  将军那时才60多岁,在网球场上“能征善战”,网上封得严,底线守得稳,对方放小球还能疾步上前救起呢!有时对手的球打在他的光头上弹起老高,对手歉意地说:“吕司令,打疼了吧?真对不起!”他“嘿嘿”一笑:“又不是炮弹,有啥关系,快打吧!”

  当然,将军喜欢和“高手”过招,最早的全国网球冠军朱振华、梅福基及全运会的各位冠军都和他打过球,包括17岁就拿了全国冠军的胡娜。去年老将军还表示,“小胡当时还是个孩子,知错能改就好嘛,允许她第二次发球!我欢迎她回到祖国,为网球事业再做贡献。”

  “文革”前老将军打球基本上在星期日和平时公务不忙下班后,几位老同志一丝不苟凭胜负轮番上场,一打就常常过了吃饭的点儿。

  北京国际网球中心还专门为吕将军留了一个办公室,因为他说过:“我这个主席不能只挂名不管事呢!而且我这个主席是要一直当下去的!”在这里老将军经常听取体委和网球协会大小官员的汇报,为中国网球运动的发展献计献策。他一直坚持网球运动直到九十岁高龄,在医生和家人的再三要求下,才封印挂拍。

  他十分关心中国网球运动的发展,曾接见阿加西、博格、张德培等名将,和他们畅谈网球并合影留念。他大力鼓励青少年尤其是女运动员一定要不断进步,像其它金牌项目一样,早日打出威风,打出好成绩来!当他一听到孙甜甜、李婷在雅典奥运会中为中国网坛首次摘取网球女子双打桂冠时,他兴奋地说:“我早就说过,外国人能办到的事,中国人一定能办到。”

  在北京举行的重大国内外比赛,他不顾百岁高龄总是亲临赛场,为选手鼓掌叫好,助威观战。在中国网球公开赛上,他总是欣然同意百岁挂帅——担任了组委会的名誉主席,还不时到露天球场临阵观战。有一次当万里同志先走一步时,他还叫板:“老伙计,别退场,看完最后一场嘛!”

  这真是:

  开国上将百战身,

  网球情结系在心。

  《人民日报》 ( 2006-08-30 第12版 )

责任编辑: 方乐迪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