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安地震评估进行时 上千亿经济损失数据引争议

2013-04-26 08:08:54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雅安地震评估进行时 上千亿经济损失数据引争议

 4月24日,天全县新华乡倒塌的民屋 本报记者 纪粤鸣 摄

雅安地震评估进行时 上千亿经济损失数据引争议

 宝盛乡凤头村的灾民在坍塌的房子旁边搭帐篷 本报记者 纪粤鸣 摄

雅安地震评估进行时 上千亿经济损失数据引争议

 

 

雅安地震评估进行时 上千亿经济损失数据引争议

    芦山县城受灾情况 本报记者 纪粤鸣 摄

  以芦山县为例,其上报的经济损失数据已是当地上年生产总值(GDP)的40倍,7级玉树地震的这一倍数为13.3倍。有当地官员回应,现在的数据都是估算的,最后由国家部委的专家组评估灾害损失

  上千亿经济损失数据何来?雅安地震评估进行时

  本报记者 宋江云 肖夏 朱志超 四川震区报道

  雅安地震损失评估和重建规划正在加快进行。本报独家获悉,雅安市级政府至少已经列出第一批约5.7亿的重建恢复基础设施项目清单。主要集中在供水、污水处理等领域。

  截至25日,雅安三个重灾县已公布高达1693.58亿元的经济损失数值。该值至少是其上年GDP总和的21倍。数值之高引起外界争议。

  虽然震后恢复资金有其独立的国家评估程序和标准,但正在进行的多层级灾情损失评估,将为后续评估提供基准数据。纳入国家规划的汶川地震、玉树地震重建项目总投资额和直接经济损失数值的比例,分别是1.03(8658亿/8450亿)和1.40(320亿/228亿)。

  国家规划中的投资项目,会获得中央、省级财政、对口援建、信贷倾斜甚至专项资金的支持。前线指挥部官员向本报透露,国务院常务会议最终确定的重建规划投资规模,一般都需要覆盖直接经济损失,同时考虑过旧基础设施更新。

  中国政府在2011年末制定了新的灾难直接损失、地震灾害间接经济损失和重建恢复资金评估的国家标准。本报记者调查显示,目前重灾县的自我评估体系,与国家标准中的评估体系方法尚有较大区别。目前民政部和国家相关部委的统计评估表还没有下发汇总。

  芦山:上报经济损失 最多的地区

  全县直接经济损失851.71亿元。4月25日晚芦山县指挥部最新发布数据,已经是三天前的三倍以上。7级地震震中属于当地辖区,目前这也是上报直接经济损失最多的地区。

  如果依照这一损失数值,即便国家规划项目的投资额与之相等,也已约是当地上年生产总值(GDP)的40倍。7级玉树地震的这一倍数为13.3倍。两地震前经济发展水平和产业结构相仿。玉树地震的震中即位于州所在地结古镇。而芦山县县城距震中尚有距离。

  该县交警指挥大队大院里,一顶约20平米的帐篷,即是当地灾情统计临时办公室。芦山县的灾情损失数据在此汇总。

  在灾情统计办公室,记者看到两三次有人因为表格填写不规范、上报的表格不对被打回去重新填写。统计办公室的公职人员分析,一是此次填写表格的说明不甚详细,二是填表人员普遍文化程度不高。

  “基层政府汇报给县指挥部,县指挥部通过新闻中心向媒体和社会通报。”4月25日,芦山县委常委、宣传部长马毅强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说。

  在数据统计方面,本报记者获悉,当地灾情统计主要由芦山县发经局和统计局负责数据编制。在现场负责的一位官员告诉本报记者,发经局主要协助统计局做好灾情统计工作,发经局主要负责地震基础工业系统受损情况统计,统计局负责汇总所有数据。

  上述官员称,24日的损失数据没囊括部分工业系统情况,因此25日数据再次增加超过200亿元。

  他说,“现在的数据都是估算的。”此后。这些数据将汇报给县指挥部,县指挥部上报省、市指挥部,最后由国家专家组评估灾害损失,确定最终的经济损失数据。

  当地采用了由各政府部门分条线统计数据的老办法。如城镇住房是城建局统计,农房统计是由乡政府负责,基础设施里的道路损毁是由交通局负责统计上报。

  统计人员已经将灾情损失和灾后重建项目需求联系起来。发经局的一位统计工作人员说,地震的第一天上午主要是救人,下午我们人员就分两部分,有一部分救灾,一部分开始统计灾情损失,第二天上午我们就根据第一天下午的统计情况开始做灾后重建规划项目统计。“这个规划需要不停的修正,需要跟省市对接,因为我们做出来不一定符合政策。”

  本报记者了解到,由下至上的数据填报流程,可能带来了数据不够准确。县一级的统计人员难以分辨。统计局人员说,基层上报的数据,我们只是要求他们按照规范填报,我们并不负责审核,县指挥部会初步审核。

  一份当地《4·20地震基础工业系统受损情况统计表》显示,工业系统受损情况统计表明确了调查内容的名称,单位造价,破坏程度和经济损失等几项主要指标来统计工业受损情况。这与汶川地震时使用的统计表较为接近。

  宝兴回应数据“增长几十倍”

  与芦山情况类似,宝兴县24日发布的数字比22日晚的数据增长了几十倍。对24日数据引起的争议,宝兴宣传部副部长王莉解释,这一数字不仅包括普通民房的损失,还包括学校、医院、政府办公楼、变电站、饮水工程、公用道路等公共设施,以及矿产、水电等资源产业的损失,“(宝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宝兴县宣传部长李廷彬也解释,这是因为首次发布灾情统计时房屋损毁尚未受到鉴定,并且基层的损失情况当时尚未统计完全。

  宝兴县县长马军致电本报记者时也承认,这一数字只是初步统计得来,未来还需进一步确认。

  宝兴县的灾情统计,与芦山县一样层层上报。王莉介绍,地震发生后最初是由村组干部进行灾情统计,了解基础设施、道路、民房以及村民们自报的财产损失,干部统计清损失情况后再汇报至灵关镇政府临时指挥部,镇政府再将所辖村组的数据汇总后报告给县一级指挥部应急办。

  地震后所有房屋将会得到住建厅派来的30多位专家的鉴定,按照受损程度被分为多个层级。宝兴县宣传部长李廷彬以城镇住房举例,按照不同层级,房屋将按照完好时的当地市价的基础上进行折算,折算比例也会根据砖混结构或框架结构进行区分。

  灵关镇镇委书记罗中天证实了对上报程序的描述。王莉解释称,上报到应急办的灾情统计同时会传递给政府各职能部门,其中包括统计局。应急办的一位官员介绍,统计局负责将具体的各类灾情转换成抽象的数字,从而得出大致的经济损失总量。

  当地没有向本报解释,评估直接经济损失数据的方法,是否与GBT18206.4等国家标准一致。就其描述的基层统计过程看,是否混淆了民房再建价格和现价,村民自报财产的数值是否准确,可能是影响数据的关键因素。

  重建资金关键变数

  目前非官方对地震的损失评估也有一些数值,如安邦咨询首席研究员陈功估计,雅安地震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大致为422.6亿。美银美林则认为,地震可能仅需要100亿左右的重建恢复资金。这些分析均无法以国家标准中的大量基础数据作为依据。

  与汶川地震、玉树地震不同,国务院部委尚未发布关于雅安地震的分领域损失统计评估表,该表往往多达20多页。目前的统计数据,即便被官方援引,也仅仅是国家标准中地震后三天内的初评。今后的评估和重建资金则取决于多种变数。

  此次抗震救灾已明确由四川省层面主要负责。本报记者从参与房屋评估的专家处获悉,尽管此次地震房屋损毁情况从外观不易确定,但省级部门抽查的大量人员已经接近完成相关工作。省级数据将具有较高的可信度,其中也需要考量省级财政承载力。

  雅安市方面正在统计,希望更多考虑其在十二五规划中已经设置的基础设施和工业项目的资金需求。这类在建项目计入越多,可能就会改变损失评估值(尤其是间接损失)。本报记者获得的这类统计表显示,雅安市层面希望灾后重建资金,考虑到其加速工业化转型的需求。

  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玉树地震中,由于当地经济以农牧业为主,玉树州政府不希望重建资金评估完全依照过去的经济结构进行估算。就此国家标准有一些规定,比如在房屋损失计算中,应该以再建房屋的价值进行预估,如果继续提高再建房屋的建设标准,这类损失和重建资金显然要更高。

  政府部门等公共建筑损失如何填报,也是过去专家和地方政府容易有意见分歧之处。就本报记者现场采访显示,由于当地县级公共建筑在汶川地震后新建较多,本次损毁情况大多数应属于基本完好、轻微破坏和中度破坏之间,而这三项的损失估值参数则存在差别。

  此外,由于此次震区覆盖面积较小,对口援建资金将可能更容易集中规划使用。目前,国务院尚未有对社会捐赠资金有类似于汶川、玉树的集中汇缴政策。

  以中国地震局名义此次共派出的灾情评估人员已经达到400人,对大的乡镇一般10人一组,小的乡镇一般3至5人一组。四川省层面也聘用了许多社会评估人员。因此,此次灾情评估所选取的样本量应该较大。

  地震局系统的评估数据,还有多个参比口径。此次四川省住建厅参与大量房屋的评估。民政部则是过去两次特大地震汇总相关数据的牵头部门,其国家减灾中心也有相关技术人员抵达现场。

  (见习记者杨志锦对本文亦有贡献)

责任编辑: 陈永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