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山百余名官兵用120多小时挖掘一名遇难者遗体

2013-04-26 19:49:26  来源:中国青年报

  这几乎是一场令人绝望的拯救。84名官兵用了120多个小时,就为了寻找芦山“4·20”强烈地震中被掩埋的李安全。

  在这120多个小时中,李安全的儿子、曾经当过兵的李文超的内心备受煎熬。

  李文超当兵的时候,最珍惜的就是自己的战友兄弟,但在这场大地震里,他却要让84名穿着军装的兄弟为自己拼命,因为这一次,他要拯救的是自己的父亲。

  “你爸爸找不到了,你赶紧上山去。”

  对李安全来说,地震那天,或许只是每次下雨后一个最平常的早晨。李安全住在芦山县太平镇钟灵村格早坪的大山深处,出门只有郁郁葱葱的山林,差不多要走上一两里路才看得见另一户人家。

  到山脚下的钟灵村还有10多公里的路程,而要是到镇上,有的摩托车司机开玩笑说,怕是一箱油都不够。

  天刚亮,合伙修路的同伴就给他打电话,希望他能上山查看一下道路有没有问题。这几天这是种树苗的关键时期,别因为山上的路被冲坏影响了种树。

  为了不打扰还在睡觉的父母,李安全用开水泡了点剩菜剩饭吃过后就出门了。那一刻,整个格早坪还没有完全醒来。当李安全骑着摩托车往山上走时,他的一位堂妹正蹲在自家门口生炉子准备做早饭。她大声喊道,“哥哥,要不要在我家吃了早饭再走?”

  李安全似乎没有听见,急冲冲往山上走了。大卡车司机李斌正在擦车,他对着李安全喊了一声,“那么早就上去呀?”李安全挥了挥手说,“上去看看路”。

  擦好车,李斌准备进屋,突然地动山摇,他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山里传出轰隆隆的石头翻滚的响声。

  等李斌回过神,才反应过来刚才可能是地震了。“也不知道李安全怎么样了。”他嘟哝了一句。

  没过几分钟,四五个刚才在山上种树的人跌跌撞撞跑了下来,灰头土脸的。李斌大声问他们,“上面有没有看到一个骑摩托车的人?”

  几个人边跑边说,没看到人,也没看到什么摩托车。

  李斌心想,坏了,李安全会不会受伤了?他赶紧往李安全的家里跑,见到李安全79岁的妈妈时,刚刚起床在梳头的老太太还没从地震的惊吓中缓过来。李斌赶紧告诉老太太,他看见李安全一大早上山了,但地震后,山上跑下来人说,没见到李安全,怕是出事了,赶紧上去找找吧。

  电话已经打不通了,惊魂未定的老太太第一个念头就是赶紧去找住在山脚钟灵村里的大孙子,让他想想办法。这一路有10多里,因为山路不好走,老太太有许久没有下过山了。

  下过雨的山路更加泥泞湿滑,李老太太几乎是一路连滚带爬到了山脚。到了山路和公路的交界处,李老太太傻眼了,前面的路已经被塌方下来的山体堵得严严实实,足足有几十米高。

  再往前走,只有两种选择。一是爬过这座地震之后的飞来峰,但对一位年近八旬的老太太来说,徒手攀爬这座高峰是绝不可能的,另外,山上还不断有飞石下落,相当危险。第二条路是从公路下到河边,趟着河水往前走,山区的河水冰凉刺骨。

  李老太太顾不得许多,选择了沿着河边走的路。河边一人多高的野草几次把李老太太绊倒。已经摔得浑身青一块紫一块了,几乎筋疲力尽的李老太太才出现在大孙子李文超面前。

  “你爸爸找不到了,你赶紧上山去。”李老太太对李文超喊出这句话后就瘫软在地上。

  “就差一点,脑袋就没了”

  来不及细问,李文超出门拔腿就跑。妻子高志敏担心丈夫出事,赶紧让家里的一个亲戚跟着。后来,这位亲戚说,李文超发疯一般往山顶冲,跑到巨石堵路的地带,他想都没想就爬了过去。

  一路狂奔到了父亲修路的位置,李文超傻眼了。原本郁郁葱葱的山体像被刀从中劈开,坠落的土石形成了3座新的小山,落在父亲他们去年年初刚修通的路上。

  3座小山包压在父亲修的路上,更压得李文超喘不过气来。

  村里的男女老少也纷纷赶来,有人发现,在3座小山下方的位置,有李安全已经被砸得面目全非的摩托车。大家觉得应该先从摩托车坠落的地方搜索,于是大家一起拿着镐锹开始在摩托车附近搜寻起来。

  山脚下,成都军区驻川某炮兵团的一支24人的先遣部队正以强行军的方式赶来。地震当天中午12点30分左右,这支先遣队就出现在了正束手无策的李文超一家人面前。

  地震后,芦山县的龙门乡向北至宝盛乡和太平镇的道路就已经中断,而且不断发生的余震会把已经震松的山体继续变成飞石往下推。战场上是枪林弹雨,这里是飞沙走石。

  去年刚从军校研究生毕业的左毅是这支先遣部队的负责人。他回忆说,当他们进入太平镇时就有老乡告诉他,钟灵村的高山上有人被塌方的山体掩埋。实际上当时战士们已经强行军好几个小时,应该做短暂休整,但听说山上有人被埋,片刻也没休息就向山上挺进。

  到了现场,左毅也感觉无从下手,因为是强行军,战士们只带了简单的工具,这“愚公移山”得移到什么时候?

  他马上向团政委汇报。带领大部队还行进在路上的团政委王韬听说有人被埋,就指示说,“人被埋了,就赶紧挖,今天挖得完吧”。

  后来王韬说,当他自己亲自到了格早坪,才知道,这绝不是一两天的任务。

  由于通往格早坪的道路被一个六层楼高的巨大岩石所阻断,大型机械无法进入。路修通得要三四天的时间。

  但救人的时间等不起。王韬把营救李安全的官兵增加到了84人,这已经是王韬带进太平镇兵力的1/6。其余的官兵还要负责太平镇其他5个村的搜救工作。

  但这84人只能依靠手搬斧凿的方式展开救援。在雨水和余震的作用下,山上会不时滚下铅球般大小的碎石,这样的飞石,曾经砸坏过路上的救援汽车,曾经在几天前夺走了一位贵州志愿者的生命,但在太平镇钟灵村格早坪,这种危险已经不能成为恐惧的理由。

  站在对面山崖上的两名年轻哨兵是战友的“眼睛”,一旦他们急促的哨声响起,正在挖掘的战士就要迅速向两边散开。

  左毅清楚地记得,在一次散开的过程中,有一颗飞石从他的眼前滑过,“就差一点,脑袋就没了”。但每当大山平静下来的时候,他们会再次聚回到滑坡下的土堆旁,拿起斧头和铲子。

责任编辑: 艾萨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