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情人称刘志军早年借娶武汉铁路局长侄女升职

2013-04-28 06:52:34  来源:荆楚网

  尽管刘志军案发已经两年多了,连铁道部都不复存在了,但有关他的消息依然牵动着人们的目光。

  据新华社北京4月10日电,原铁道部部长、党组书记刘志军受贿、滥用职权一案,当天已由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依法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阶段依法告知了被告人享有的诉讼权利,并讯问了被告人,听取了辩护人的意见。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刘志军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严重;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徇私舞弊,滥用职权,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情节特别严重,依法应当以受贿罪、滥用职权罪追究刑事责任。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已依法受理该案,将择日开庭审理。

  检方起诉书中连用4个“特别”,更加凸显了刘志军案不同寻常的意义。

  “高铁英雄”倒下

  1953年8月,刘志军出生于湖北省鄂州市(当时名叫鄂城县)牌坊村刘金湾,是家里的长子,上有两个姐姐,下有一弟一妹。据当地村民介绍,因为家里穷,刘志军的父母当年是卖了房子才供他读到初中的。初中毕业后,刘志军到县里的铁路工地打杂。1972年,19岁的刘志军成为武汉铁路分局武昌工务段的一名养路工。这份工作事关列车安全运行,需要每天沿铁路线来回检查每一个螺丝钉。据说,年轻的刘志军做得很称职。

  刘志军的聪明体现在他对未来的铺垫上。1981年到1984年,刘志军先后在华东交通大学(南昌)基础课部干部班和西南交通大学运输系运输管理专业学习,补上了学历的不足。他又娶了当时武汉铁路分局局长的侄女,从此平步青云。此后的10年,刘志军搭上了“顺风车”,先后在郑州、广州、沈阳等多个铁路局任领导职位,不过时间大都很短。任期最长的,是从1988年8月到1991年9月,在郑州铁路局下属的武汉铁路分局任局长,干了3年多。1994年,刘志军进入铁道部,历任运输总调度长、副部长。2003年,未满50岁的刘志军升任铁道部部长,一干就是8年。

  2004年和2007年,刘志军主持完成中国铁路第五次、第六次大提速,这成了他政绩簿上辉煌的一笔。然而,此后的一场变故,使他的履历中出现了第一个重大污点:2008年4月28日,由北京开往青岛的T195次旅客列车因超速导致车厢脱轨,致70人死亡,416人受伤。刘志军因此被国务院记过处分。

  但这似乎并未影响刘志军的仕途,他雄心勃勃地推动高铁项目,期待用高铁打翻身仗。2008年4月,京沪高铁开工,至2010年11月全线铺轨完成。然而,也就是在京沪高铁即将通车之际,国家审计署的一纸报告,揭发出其建设中的七大问题。其中,项目还未招投标就有施工单位进场施工,是此次审计最重要的发现。

  在这次审计过后,2011年2月12日,新华社正式发布消息称,经中纪委有关负责同志证实,铁道部党组书记、部长刘志军涉嫌严重违纪,正接受组织调查。

  身陷囹圄的刘志军没有亲眼目睹京沪高铁的正式开通,被他寄予厚望的高铁项目,却在2011年6月30日投入运营后屡屡曝出问题。运营仅仅10天,京沪高铁就接连出现车厢停电、电缆起火花、因故障中途停车、未出站就因故障换车等问题。7月10日,山东省境内出现9级大风雷雨天气,京沪高铁曲阜东至枣庄间下行线接触网发生故障,导致19趟列车晚点。两天后,京沪高铁在安徽省境内因电网故障停运,导致至少11趟列车晚点,3趟列车迟发。同一天,由上海虹桥开往北京南的京沪高铁G114次列车再度因故障中途换车续行。

  4天3次故障,京沪高铁引发了国内媒体的批评潮:“故障究竟是何缘故?这些故障为何在试运行中没有检测出?”“京沪高铁容不得‘设备磨合门’的存在。如果带病运行,就是人为地制造故障,必须严查严惩。”

  7月23日,更大的灾难发生了。当天晚上8时34分,从北京南站开往福州站的D301次动车组列车与从杭州站开往福州站的D3115次列车在温州方向双屿路段下岙(音同奥)路追尾相撞。由于撞击剧烈,两列列车首尾挤成了一团,D301的前四节车厢拱了起来,呈人字状从20多米高的桥上坠下,其中一节车厢挂在桥面与地面间,造成重大人员伤亡。

  2011年12月28日,国务院常务会议作出了对“7·23”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的处理决定:铁道部原部长刘志军负主要领导责任。

  2012年5月28日,中纪委监察部针对刘志军违纪违法案件的调查有了结果:经查,刘志军滥用职权帮助北京博宥投资管理集团公司董事长丁羽心(又名丁书苗)获取巨额非法利益,造成重大经济损失和恶劣社会影响;收受他人巨额贿赂和贵重物品;道德败坏;对铁路系统出现的严重腐败问题负有主要领导责任。刘志军被开除党籍,待召开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时予以追认;收缴其违纪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高铁腐败利益链

  刘志军主政铁道部的8年,是争议不断的8年。他在任期内,铁道部多次因为管理不善、事故不断,饱受公众质疑。刘志军案东窗事发后,披露出来的案情也多发生在这8年中。回顾刘志军涉嫌所犯的罪行时,有两个词出现的频率最高:一是“丁书苗”;二是“高铁”。

  据报道,刘志军涉腐东窗事发,是缘起于“丁书苗案”的牵连。丁书苗1955年出生,山西省晋城市人,山西博宥集团董事长。接触过她的人说,丁书苗最大的本事是能拿到车皮,善于处理方方面面的关系,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在刘志军案涉及的10余名行贿人中,丁书苗的行贿金额最高,为4000多万元。而刘志军涉嫌的滥用职权罪,只有一项内容,即为丁书苗谋取中标30亿元的项目。

  据公开报道,早在2000年,丁书苗就已经认识了时任铁道部副部长的刘志军。同年,丁书苗成立了博宥集团,涉足高铁设备、影视广告等诸多投资项目。2006年,博宥集团参与组建的智奇公司成为中国唯一一家动车组轮对生产和维修基地。

  多人猜测,丁书苗出事最开始的导火线可能是高铁的声屏障项目。据知情人士透露,当时很多专家不同意丁书苗的产品设计方案,但由于丁书苗的关系过硬,铁道部最后还是选中了她的产品。然而,丁书苗的产品在京沪高铁的试装中发生严重质量问题,其他声屏障生产企业因为对京沪高铁的招投标过程和结果感到不满,多次向有关部门写信揭露,最终导致京沪高铁的声屏障招投标推倒重来,而丁书苗在最后一次的招投标中出局。

  与此同时,丁书苗作为中间人为某些国企在高铁建设工程招标中跑关系的事情也暴露出来。有关部门了解到,2010年7、8月间,某大型国企在中标铁路项目后,从账外划给了丁书苗约1亿元。

  刘志军为丁书苗非法谋利,丁书苗以金钱铺路,满足刘志军的需求。2011年春节前,丁书苗被警方控制。随后,刘志军也被调查。2012年3月,北京市二中院审理了3名被告涉嫌以“打捞”铁道部落马官员何洪达为名,诈骗4390余万元的案子。检方指控,2008年11月至2009年11月间,第一被告人刘琳以帮助被审查的原铁道部政治部主任何洪达疏通关系、获从轻处理为名,虚构自己为办此事花费巨额资金的事实,骗取丁书苗与其女儿侯军霞钱款共计人民币3000万元及沃尔沃吉普车一辆(变卖后获利人民币80万元)。刘琳在庭审当场称,丁书苗曾在电话中告诉他,“领导”对他办事不力很不满意,并称该领导就是刘志军。铁路系统内部通报的刘志军涉嫌违纪情况也证实了这一点。这份通报还称,刘志军道德败坏,玩弄多名女性,有3名即为丁书苗介绍。

  刘志军和丁书苗等人的利益链曝光后,高铁工程为何出现如此大的问题,也就不难解释了。案发前,许多从事高铁工程建设的业内人士就曾公开表示过对于高铁安全性能的担心。一家外资高铁物资供应商称,高铁抢工问题非常严重:“紧张的时候能把人逼急。经常是今天给你单子,明天就要货。有时候甚至在你接到单子的时候,要求交货的时间已经过了。供货商在质量上力不从心,连检样的时间都没有。基建也是这样。为了抢工期,没有培训,沿线农民拉过来就干。”据业内人士介绍,中国铁路建设和高铁项目中,不少建设单位在任期内要显示政绩及效益,主要的表现就是要求尽快完工并节约成本。因此,经常出现一些价格低、周期短的工程,影响了质量和安全。

  因此,对很多人来说,刘志军的落马并不意外。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铁路招标领域涉及从上至下至少几十层环节,如铁轨、机车、信号灯、控制系统、火车站建设、内部装修、站台服务等,由于铁路项目招投标、评标等的决定权都在各路局段,难免会滋生腐败现象。

  据接近原铁道部纪委的人士透露,铁路系统的投资项目,表面来看都有完备的审批程序和招投标规则,但在垄断而封闭的体制下,一些内部官员依然有可能利用制定和执行规则的便利谋取私利。他们会向下属打招呼,帮助特定单位中标,从中索要提成。同时,还可能会利用管理工程的优势,直接向施工单位索要工程项目。平时收受对方的好处,在项目招标和管理中给对方单位提供“方便”,已成为一些违法官员的常用手段。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