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兰官司旷日持久 自称为官司已损失150万美元

2013-04-28 07:24:43  来源:扬子晚报

桑兰官司旷日持久 自称为官司已损失150万美元

 桑兰的官司旷日持久。 

  纽约联邦法院助理法官弗朗西斯近日针对桑兰诉33名被告的9项指控提出了裁决建议。依据美国法律,本着现阶段要假设桑兰所言句句为实,且一切推断必须偏向(Favor)桑兰的原则,他建议主审法官撤销部分指控,保留部分指控。长期以来被桑兰称为“恩人”的被告之一刘国生说,他们有足够的证据在法庭上讨回清白,并且保留反诉桑兰,追索赔偿的权利。

  法官建议撤销大部分指控

  去年10月5日,桑兰向纽约联邦法院递交了第四次修改版起诉书,对34名被告提出12项指控。在34名被告中,无名无姓的有30名,那仅仅是一些评论桑兰官司的网民。剩下的4个被告是美国媒体巨头时代华纳、10多年来被桑兰称为“恩人”的刘国生、谢晓虹夫妇和他们的律师莫虎。

  19日,弗朗西斯法官建议主审法官桑德撤销桑兰针对时代华纳的一切指控(3项)。对于桑兰针对其他33名被告提出的9项指控,弗朗西斯法官建议完全撤销其中的4项,保留其中的2项。剩下的3项,他建议既不完全撤销,也不完全保留。

  弗朗西斯法官建议撤销的4项指控为其他财物账目不清、刘国生和谢晓虹未尽信托职责、莫虎未尽信托职责和网络骚扰。这意味着他已经将30名评论桑兰案的网民排除在被告之外,本案的被告仅剩刘国生、谢晓虹和莫虎3人。在剩下的5项指控中,法官同意保留桑兰基金账目不清和侵犯私权这两项。对于不当得利、侵吞和诽谤这3项,法官则建议撤销其中一些小项的指控,保留另外一些小项的指控。

  刘国生说,对于桑兰的指控,“我们全都不认,但是同意进入庭审。因为,事到如今,已经别无选择,只有通过法院审理,才能澄清事实,洗白自己。当然,我们无端蒙受不白之冤,精神、时间和金钱上受到重大损失,我们必须保留反诉索赔的权利。”

  被告:有足够证据讨回清白

  刘国生说,在剩下的指控中,桑兰基金是核心的一项。账目不清、不当得利和侵吞这3项指控都跟基金有关。他说,基金的每一分钱都花在了桑兰的身上,每一笔收支都有账目。这些账目不仅可供桑兰查阅,也可向社会公开。

  他说,桑兰基金是1998年桑兰在纽约友好运动会上摔伤瘫痪后在纽约州注册成立的,目的是帮助桑兰渡过难关。基金章程经过正式批准备案,因此完全合法。

  刘国生说,“基金的账目是清楚的,我们不仅(将账目)保留下来了,而且欢迎各界查询,过去也曾多次公示有关账目。”

  刘国生说他和谢晓虹根本就不是桑兰基金的开户人和所有人。他说:“基金有三位受托人。他们才是基金账户的开户人和所有人,根据基金章程的规定,有权决定基金的用途。此外,基金的任何支出,都需要三位受托人中的至少两人签字认可。我和莫虎律师都不是受托人,未经同意,都没有权力动用基金的一分钱。我们和三位受托人都没有向基金提取任何管理费用或酬金,基金的钱,都实实在在地用于桑兰,这是有根有据的事实。”

  刘国生说:“10多年间,我们为桑兰义务承担了基金的筹款和管理责任。如今,桑兰在诉状中指控我们利用基金控制她,并且指责我们拒绝向她提供账目,甚至还曾经说我们从基金中窃取了1000万美元(被助理法官建议撤销后,桑兰取消了这一指控)。这些都不符合事实。”

  桑兰曾经是中国体操队的队员。1998年,她来纽约参加友好运动会,但在比赛开始之前做跳马热身练习时摔成瘫痪。桑兰受伤后在美国接受治疗。美籍华人刘国生和谢晓虹受中国体操协会的委托帮助桑兰。桑兰出院后在刘家养伤近10个月。

  桑兰称损失已超150万美元

  桑兰的案子至今没有进入庭审阶段,且大部分有可能获得大额赔款的指控已经被助理法官建议驳回,她自己却直接或间接损失了50万美元,还丧失了高达100万美元的代言机会,这还没有计算她来美国打官司所支出的各项费用。

  在桑兰2月18日递交的针对她的前律师海明的起诉书中,她自称自到美国打官司以来已经损失了来自中国宝健、乔丹、VOD One、中国体育彩票、华谊印刷、桑兰博客、北京红色香蕉广告公司等8家机构的赞助费或者代言费,损失达50多万美元。她还宣称因名誉受到损伤,她丢失了代言香港迪斯尼公司的机会。桑兰预计这项代言的报酬将会高达100万美元。

  对于弗朗西斯法官的裁决建议,桑兰还有一次回应的机会(5月4日之前)。在那之后,本案的主审法官将做出最终的裁决。

  记者于4月22日致电邮给桑兰律师,请其就弗朗西斯法官的裁决建议发表评论,但直到发稿时,没有得到答复。 据新华社专电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