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泰州豪宴门调查:有官员当场砸餐桌毁灭证据

2013-04-29 13:00:06  来源:南都周刊

  记者_周至美江苏泰州报道

  大吃大喝

  对滨江花苑小区的居民来说,当场“擒获”官员张爱华豪华宴请,属于意外“战果”。张爱华,是泰州医药高新区滨江工业园(下称“滨江工业园”)管委会主任。滨江花苑小区就在滨江工业园的对面。

  4月19日下午6时许,滨江花苑小区,音响里正播放着曾被重庆称为“红色歌曲”的《套马杆》,樊军(化名)的妻子正在广场上和一群妇女跳舞。

  “有人发现对面的滨江工业园区接待中心亮着灯,车来车往,就去打探了一下。这下好了,发现一群人在大吃大喝。”樊军说。

  这一群当中,就有滨江花苑的居民最近很想见到的人——滨江工业园管委会主任张爱华。

  前一日傍晚,滨江花苑贴出拆迁安置通告,称每平方米补偿3880元。这个价格,相比泰州五六千元一平方米的市场价,让居民们很不满意。樊军说,“大家就开始酝酿,准备找领导理论,反映情况”。

  事实上,拆迁在当地引发的不满早已有之。2010年9月28日,泰州东联化工项目在滨江工业园区落户,一期工程投资26亿元,总投资则超过50亿元。该项目与滨江花苑小区仅一路之隔,当地政府启动了小区的搬迁工作,共涉及该小区41栋1100多户。当地百姓对拆迁安置曾多次想找领导反映。“张爱华平日并不常来园区,老百姓每次去反映拆迁问题,都被推说领导不在,忙。”樊军说。

  张爱华的消息很快在滨江花苑居民中传播开来。跳《套马杆》的妇女,围观的男人们,于是一溜烟地涌向了园区接待中心。

  这天晚上7时许,在泰州有点名气的职业爆料人贾宏伟和妻子正在吃晚饭,忽然接到电话爆料,称滨江工业园管委会主任张爱华正在园区招待所“大吃大喝”,现场已经有数百群众。

  贾宏伟即刻和妻子、小舅子等一行四人驱车前往。当他们到园区门口时,里里外外已经聚集了几百人,人声鼎沸。贾先进去观察了一会,马上返回车里拿了摄像机,走入接待中心餐厅拍摄。

  贾宏伟看到,接待中心二楼餐厅内外喧闹异常。居民们十分气愤,指着餐桌上的酒瓶和菜品,对着贾宏伟的摄像机展示,“这是他们的工作餐”,“拍下来,拍下来”。

  有居民告诉贾,当天吃饭的有三桌,也有人说“五桌!还有两桌被收掉了”。这两桌,有居民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被工业园一李姓官员当场砸掉了,想“毁灭证据”。

  在贾宏伟的镜头里,接待中心二楼餐厅207包房的餐桌上,摆满了没有吃完的刀鱼、河豚,以及洋河酒极品梦之蓝系列M3、M6,现场还有五粮液、黄尾袋鼠红酒等。有一个餐桌的玻璃转盘被砸碎了。

  贾宏伟在现场呆了约半个多小时,随后离开。而现场围观者直到第二天凌晨4时才逐渐散去。

  4月19日晚11时许,贾宏伟将剪辑的视频发到网上,视频里,配发了一张围观者所给的张爱华下跪视频截图。贾还配上一句话:“当晚,泰州滨江工业园区管委会张爱华手持话筒现身,突然跪在餐桌上,作揖并磕了三个头,说‘我今晚错了,请求原谅,做儿子,做孙子都行,请放我走’。”

  喊了什么话

  豪宴,下跪,让张爱华迅速“火”了起来,成为网络热点。

  4月20日,贾宏伟在当地的“泰无聊”论坛发帖对上述事件澄清:“据现场多名群众介绍,事发时,现场有百余名群众将张爱华围困在接待中心二楼活动板房内,因是临时建筑,安全系数小,张见有危险性……为大家的安全起见,立即跪下来恳求大家离开二楼到一楼沟通。经过反复做思想工作,群众渐渐离开了二楼,避免了事故发生。”

  对于张爱华那句引起争议的话,贾宏伟解释说,自己当时并不在现场,是从现场群众的口中获悉张爱华以上言论,并将之发到论坛上。

  这句话,据新华社记者采访,现场群众称,“没有听到(张爱华)‘做儿子做孙子都行,请放我走’的话”,“张爱华是害怕垮塌出危险,下跪求我们离开的”。

  泰州官方的调查结果亦称,“当晚出于对园区接待中心活动板房建筑安全和现场秩序的考虑,张爱华曾跪求群众离开2楼”。

  但张爱华到底说了句什么话?

  《南都周刊》记者获得包含“张爱华下跪”的一段原始视频,时长不到两分钟。此段视频一开始,身着白衬衣、手持扩音器的张爱华就跪在餐桌上,他身后有三四名民警,面前则聚拢了不少群众。张爱华向群众喊话:

  “在座的各位,你们都是我的父母,我是你们的儿子。今天儿子代表村里向你们赔罪。”

  随后,张爱华放下扩音器,做稽首状,跪了大约三秒钟才直起上身。接着,他又双手合十,举过头顶,不停地向群众作揖,表情痛苦。

  之后,张爱华和围堵群众讨论起拆迁问题,还劝在场群众离开:“我主要是考虑你们的安全问题。”

  在这段不到两分钟的视频里,声音一片嘈杂,至少有四个摄像机或手机在不停地拍摄。

  4月22日,《南都周刊》记者到滨江工业园区接待中心实地探访,这里空荡荡,不准生人进入,属于临时建筑。据现场人士讲,通往二楼的楼梯上,有一根栏杆已经断了,“不知道是不是那天被挤掉的”。

  豪华宴请曝光后,当地官方迅速做出反应。4月20日下午,泰州医药高新区党工委成立集访处置工作领导小组,称“对超标准公务接待,严肃查处,决不姑息”。

  4月21日,泰州市委连夜召开常委会议;泰州市、医药高新区两级纪(工)委成立调查组展开调查;4月22日,泰州市召开新闻发布会。

  据泰州官方调查,张爱华当天接待了20名河北沧州的客商,两桌合计5430元。另一桌为驻园企业接待客户,梦之蓝M6为其自带。但即使如此,调查结果还是引起了一些居民的不满。他们对当日消费的金额提出质疑:“他们计算的是批发价吗?”

  4月22日上午,泰州市委宣布免去张爱华滨江工业园区管委会主任职务。张爱华身兼多职,出任医药高新区党工委委员、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出口加工区管委会主任兼滨江工业园区管委会主任等。其中,前三个是正处级,而遭罢免的,则是副处级职位。

  此前一晚,时逢张爱华接受调查期间,滨江工业园区管委会办公楼的电子显示栏上,滚动播放着中央“八项规定”的内容。

  去年12月4日,中共中央在十八大后出台“八项规定”, 号召全党上下厉行节约,狠刹公款吃喝风。为此,各地纷纷表态并出台细则,与中央步调保持一致,江苏省委还制定了“十项规定”。

  今年2月5日,泰州市委也出台了“十项规定”,强调“厉行勤俭节约”。2012年12月28日,时任国家主席胡锦涛回家乡泰州考察,“不封路、不清场、不扰民”。

  如临大敌

  豪华宴请被曝光后,媒体纷至沓来。4月22日下午,贾宏伟正坐在电脑前应付网络上的问答以及来自全国各地的媒体电话。在半小时内,他的未接电话达41个。

  “下跪门”发生之后,泰州方面如临大敌,在滨江工业园门口增派了警力。而滨江花苑小区里,也不时有便衣穿梭。4月23日下午,两名便衣在小区阻止《南都周刊》记者拍照。

  “这可能主要是出于维稳需要。”一位泰州政府机关人员分析。

  4月19日晚的“集访”事件持续到20日凌晨4时许,人群才渐渐散去。此后两天,一直都有群众在园区门口围观。贾宏伟在应付全国记者采访的同时,也得到了当地政府官员的关照。一位官员打电话给贾宏伟,要他“适可而止”。

  贾宏伟是沈阳铁西区人,后来做了泰州女婿。他喜欢写时评,常给江苏省级媒体和本地媒体“特约撰稿”,自称是“自由撰稿人”。

  虽然喜欢学习党报党刊,但贾宏伟在当地进行的宣传工作多以“负面”、“监督”为主。也正因为这样,当地对他亦毁誉参半。一些支持者称他为“泰州正能量”,也有一些反对者痛斥他是“高港无业游民”。

  “我在泰州‘斗争’了六年多,他们越骂,我越有勇气。”贾宏伟说,“政府的人也常常和我聊天,谈人生,谈理想。”4月23日上午,豪华宴请门曝光后,贾宏伟被警方约谈。

  据《南都周刊》记者了解,被警方约谈的不止贾宏伟一人。在四川打工的泰州居民冷明(化名)在4月20日早上才获悉前夜发生的事件,马上就骑摩托车前往工业园区,边走边拍。

  “4月19日早上,雅安地震;晚上,泰州地震。”冷明调侃说。他随后在本地论坛发帖,痛陈化工厂带来的污染是“断子绝孙”的行为。他一直在呼吁抵制“东联化工”在本地的建设项目,“现在已经不是钱不钱的问题,就是要化工厂滚蛋!”4月21日、22日晚,警方两次找他谈话。

  据冷明自述,在被约谈之时,他曾与警方进行过一番对话:

  “你们怎么找到我的?”他问。

  “你看看电影《全民公敌》就知道了。”警察说。        

关键字: 张爱华 滨江 豪宴门
责任编辑: 书丹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