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公司员工频偷电子物品 7名“惯偷”落网

2013-04-30 13:26:55  来源:法制晚报

  7名扫描、装车及分拣员在中转站中,利用工作之便盗窃公司快递物品,其中不乏手机、电脑等贵重电子物品。

  日前,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检察院已将其中5人以盗窃罪起诉至法院。通州法院近日对叶文坦、叶家程等5人作出判决,分别判处有期徒刑7个月到5个月不等,其中3人获判缓刑。

  叶文坦,今年21岁,和其他6名涉案人员一样,都是在京寻梦的年轻人。“因为一时贪念,我们走上了这条路。”叶文坦说着,眼里透出一丝悔意。

  目前,此案虽已尘埃落定,但其中暴露出的快递行业混乱的管理模式,却让很多人捏了把汗。

  “某快递寄丢2999元手机,却只赔偿1000元”、“快递寄丢万元钻戒仅赔付1680元”、“淘宝网上买和田玉顾客收到的是牛肉干”……在搜索引擎中输入“快递丢失”,可以搜索到352000条因快递丢失侵害消费者权益的相关新闻。

  为什么快递公司内部货物遗失现象这么普遍呢?偷货行为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呢?为什么一个朴实的农村青年会变成一个“惯偷”呢?

  带着这些疑问,本报记者独家对话这家知名快递公司的分拣员叶文坦,揭秘快递包裹失踪内幕。

  上岗快递公司入职门槛低

  2011年8月,北京的夏天酷热难耐,知了在树上吱吱地叫个不停。

  叶文坦带着满身的疲惫奔走在北京市各大招聘会的现场,汗珠顺着脸颊滴落下来。

  拿着初中的文凭,叶文坦在招聘会上屡屡碰壁。找工作的压力让这个21岁的湖北大男孩感到有些力不从心。

  来北京的这几个月里,叶文坦已经应聘了几家公司了。叶文坦当初带着一腔热血从湖北老家来到北京,想要闯出一片天,可如今却连一份像样的工作都找不到。“北京,和我想的不一样。”叶文坦喃喃地说。

  走到表哥的公司附近,叶文坦放慢了脚步,犹豫着要不要进去。正在这时,旁边一家快递公司的招聘广告吸引了叶文坦的目光。

  法制晚报(以下简称FW):公司招聘时有什么要求或者考试?

  叶文坦:我走近一看,原来是快递公司中转站招聘分拣员。上面的应聘信息写道:负责快件分拣扫描工作,工作时间每天9小时,月薪3000元,有住房补贴,无学历、经验限制。

  我心里一阵窃喜,觉得这个工作挺容易,要求也不高,于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走进公司应聘。当时,负责招聘的工作人员看了看我的个头,问我要了一张身份证复印件,简单地问了几个问题,就告诉我可以留下试用了。

  后来我发现,只要你到了18岁是个男生就可以进(公司)。当然,我们公司也有些没满18岁的,因为快递行业非常缺人,所以条件放得挺宽的。我就把我的老乡叶家程也介绍到我们公司和我一起工作。

  我同事中学历最高的是高中,大部分是初中学历或更低。三四十岁的老同事有几个,但大部分都是二十岁上下的小男孩。

  FW:描述一下你的工作环境。

  叶文坦:有卸货、分拣、装货、配送等。我所在的部门是分拣,我们部门有200多人,在很大的一个车间里流水线作业,每个分拣员负责一个皮带机,有几平方米的活动空间。我跟其他分拣员的距离有时候近有时候远,想跟谁聊天就会站近点儿。

  分拣就是站在自己的岗位上,把流水线上的货物区域性分开,扫描,然后把货物装上车。

  每个人负责的区域不一样,我和另一同事一起负责山东济南区域。

  培训被告知偷东西会受罚

  来公司后,叶文坦适应得很快。他拿着公司给的住房补贴到外面租了房子。公司设有食堂,伙食也不错。

  “我认为工作挺好的,像我们这样没读多少书的人能有这样的待遇不容易。”在北京落下了根,叶文坦感到很满足。

  FW:公司对你们有过培训吗?

  叶文坦:在我们正式开始工作之前,公司会给每个分拣员进行为期三天的培训。不过我现在已经不记得他当时具体培训了什么,因为那个培训很无聊,我基本都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只是隐约记得他告诉我们不能偷拿东西,否则会被警告、罚钱甚至开除。

  那时候,我从没往这方面想过,更想不到这事会发生在我身上。

  FW:你来到公司后,亲眼见过其他分拣员偷东西吗?

  叶文坦:开始没有。找到目标,我也学着别的分拣员的样子,拿起扫描器给快件进行扫码,然后将快件通过传送带运到车门处。这样就算完成一次分拣扫描,我觉得挺简单的。

  那时候,我每天工作9小时,从下午2点到5点,晚上7点半到凌晨1点半。熟练以后,我基本上每天都要扫描1500-2000件货物。我们一个月休息两天,货多时加一次班。不上班的时候一般在家睡觉,工作算不上辛苦。

  虽然时间长,任务量大,但我并不觉得辛苦,只是重复的工作总会有点无聊。

  由于我们每天进出的货物较多,在分拣扫描的过程中,经常会出现一些破损的货物。

  按照规定,这些破损货物应当交由班长或者组长重新包装好后,再进行扫描上车。但由于货物量较大,班长组长忙不过来,很多分拣员会自己进行重新包装。

  而这些破损的货物有时会掉出来一些小零食、水果等吃的,这些东西掉在流水线上,通常情况下没人在意。

  这时,很多老员工就会将流水线上掉出的吃的直接装进自己口袋或者直接吃了。慢慢地,大家都这么做。

  大家就是为贪一点小便宜,当做无聊工作中的一点乐趣。

  试水得手后提心吊胆

  半年过去了,叶文坦工作已经非常熟练了,同时他也看到了公司的一些内幕:很多同事悄悄地拿走了分拣的包裹。虽然站长在开会时说过公司的东西被偷,要抓内贼,但只是“雷声大雨点小”,一直未见公司有何“动静”。

  在“唾手可得”的利益面前,叶文坦内心的天平渐渐失衡,于是在忐忑不安的心情下,他有了第一次“试水”。

  FW:你怎么发现可以拿货的?

  叶文坦:有一天下午,到了休息时间,大家都准备去吃饭。

  我经过一个分拣员身边,忽然发现他在一堆包裹中间摆弄一个快件,他把从传送带上的快件拿下来,然后低着身子,把标有送货地址的面单(即快递详情单)用我们平常使用的刀片割下来,再将另一张面单贴上去。

  我知道他在偷东西,当时就装作没看见赶紧走开了。大家都心照不宣。

  几天以后,我发现没有被人发现。于是,我也很动心,想要尝试看看。

  FW:第一次偷货物是什么情景?

  叶文坦:2012年4月份,那时我进公司已经八个月了。

  那天我正好上夜班,一个较小的包裹通过传送带出现在我面前。我当时看那盒子的大小,估摸着应该是个手机,当时就有了偷的想法。

  我心里特别紧张,害怕被别人发现,就把一些大的快递箱摞起来,挡住身体,然后我蹲下身子,用小刀片将包装盒小心翼翼地打开。我发现里面果然是手机,还有发票。

  我既激动又害怕,赶紧把手机和发票一起装进口袋,然后用胶带封上空的包裹盒,放回传送带上。

  我拿着东西去门口狠抽了根烟,感觉不太对,怕收件人收到空盒子后会找到我们公司,继而找到我。我又回到流水线上把那件空货物盒子偷出来销毁了。

  FW:这次没被发现?

  叶文坦:接下来的几天时间,我每天都非常忐忑,总害怕组长或者其他领导发现我偷东西,我一直提心吊胆。但是,一个星期过去了,谁也没找过我,我安心多了,胆子也大了起来。

  偷换面单

  大件物品寄给自己的朋友

  第一次得逞后,见公司没什么反应,也没人来追查,叶文坦和同事便心照不宣地照拿不误。

  而对于电脑等大件无法携带出去的物品,分拣员们也有“办法”。

  FW:那次之后你胆子就大起来了,之后是不是偷了不少东西?

  叶文坦:后来,我又相继偷了一部sony的数码相机、一部苹果4S手机和一部sony手机,而且每次都是把空盒直接放进流水线上,和其他货物一起发出去。

  说实话,每次偷完东西,我心里都挺后悔的,但后悔完之后再去上班时又想试试看,觉得挺诱惑,就这样不断循环。

  我一直以为一切都会相安无事,毕竟偷的不止我一个人,但事情并没有我预想的那么简单。

  我最后一次偷的东西是我偷的所有东西中价值最高的,是一部笔记本电脑。当天,我看到这个包裹后,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告诉我,这是台电脑。我想我从来没拿过价值这么高的东西,于是又想到了偷。

  FW:你们公司门口不是有安检机吗,电脑这么大的东西怎么带出去的呢?

  叶文坦:每天我们进、出流水线的时候会有人查,但是每个人身上都会带手机,像手机这样的小东西查不出来。很多时候,我拿了东西之后,会把空盒子寄出去。安检的地方很少会出事,因为这种检查只是一种形式,除非是查的人看你不顺眼,就会叫你过去仔细看一看。

  但是笔记本这么大的东西肯定通不过,所以我就想到别的分拣员偷东西的方法——换快递详情单。作为福利,我们公司会给员工们免费发些面单。有时候我们的单子用完了,我们会去找快递员要一些。

  于是,我用刀片割掉了原有的快递详情单,换上写着我朋友地址的面单将笔记本寄了出去。恰巧在那天,我的老乡叶家程过来找我聊天,我就请他帮我挡一下摄像头,我好进行操作,谁知这一切还是被摄像头记录了下来。

  我不仅害了自己,也害了他。

  行窃经验

  根据包裹外形判断内部物品

  叶文坦说,很多分拣员都会“顺手牵羊”,在这种环境的带动下,他越陷越深。

  FW:你一般会选择什么样的包裹下手?

  叶文坦:保价的东西我们不会动。因为顾虑保价的东西,顾客保多少钱公司就得赔多少钱,风险太大。其他的凭感觉拿。比如有“标配”字样的,从京东商城发货的东西,很可能是电子产品,然后根据包裹的外形就可以大致判断里面是什么东西。

  吃的东西大家拿得最多。我拿的东西一般都是自己用,偶尔也送人,从没想过要卖,我不缺那点钱。后来我拿了个苹果手机,由于不喜欢,我一直没怎么用。至于别人拿什么东西我不清楚,我们之间不会进行交流,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我拿的最值钱的就是笔记本电脑。

  FW:你多久拿一次东西?在你行窃这段时间有没有想过收手呢?

  叶文坦:我一般在人少的时候下手。我不会天天干的,拿了东西要过几天看看动静,没事了再下手。我觉得在那种环境下,无论谁都会拿。大家都拿,我不拿白不拿。我们的这些行为跟工作氛围相关。也不是别人把自己带坏,都怪自己变了。自己如果能坚持不拿也一样照常工作。

  每次拿完后我都会后悔,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可过几天再去上班时内心又抵挡不住诱惑,就这样越陷越深。

  管理漏洞

  抱侥幸心理继续盗窃

  公司管理的缺失,导致丢了东西根本查不到具体是哪个业务员的责任。而顾客一般怕麻烦也不愿意去打官司。

  因为这些原因,分拣员们才都抱着侥幸心理,一步一步走向歧途。

  FW:你们工作时没有领导监督吗?

  叶文坦:快递公司北京中转站的主要负责人是站长,我们很少看到他。站长下面是主管,他平时在我们旁边转来转去,忙的时候也会来帮忙干活。组长、班长都得干活,组长会给我们分派工作;班长也有监察我们的任务,但起不到实质的作用,班长更换很频繁,谁干活多就可以当班长。

  FW:公司也有一些预防货物遗失的措施吧?

  叶文坦:有人会反映,说货物丢了。然后公司开始查,但是只能查到在哪个中转站丢的,具体人查不到。最多翻监控,但是监控太多了,摄像头有几百个,查起来并非易事。而且,我们拿东西时会避开摄像头。

  FW:公司是否有相关的惩罚内盗的条例?

  叶文坦:我知道拿东西如果被发现了会被罚钱或者开除。听说公司以前有同事拿了优盘之类的小东西,被公司发现罚了他两三千元。也只是听说而已并没真正看见,只见过一个被罚5000元的,他是故意损坏了箱子,不是拿东西。

  我在那里上班也没见过谁拿东西被罚的,一直抱着侥幸心理,总觉得不会抓到我。

  案发被捕

  我自己都不敢寄快递

  2012年10月23日,东窗事发。公司领导在查监控录像的时候发现了叶文坦换面单的画面,随后他被带到了派出所。同时,叶文坦的6个涉嫌盗窃的同事也浮出了水面。

  2013年4月,叶文坦被通州法院以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1000元。

  FW:被抓那天是什么情况?另外6个同事也是跟你一样情况被抓的吗?

  叶文坦:那天上班刚到公司,站长就把我叫了出去,他说:“跟你说了贴面单(偷换快递单)不是那么好贴的。”我的脑袋轰的一声,心里一沉,知道出事了。因为我们每周一开例会,之前开会时他说过要抓内贼,警告过我们了,但是我当时没在意。

  我们一起进来的同事有的是跟我一样情况被抓的,也有的是被举报的。我还有一个老乡,是我介绍他来这里工作的。

  我老乡这次被抓是因为给我挡摄像头。而且在那种环境下,他也拿了,我觉得是我害了他。

  FW:你同事们都偷了些什么?

  叶文坦:至于能偷到什么东西有时候得靠运气。我只知道有个同事偷了相机、手机、电脑、手表等,还用他偷来的相机把那些偷来的东西都拍了下来。其他的同事偷的东西应该都差不多。

  FW:你家里人知道你出事了吗?

  叶文坦:出了事以后我表哥特别着急,通知了我爸妈。随后,我爸妈立即从老家赶过来了,他们都50多岁的人了。我爸说:“做这种事自己心里应该明白,你应该懂事了。”他们虽然没骂我,但我自己很内疚。

  我表哥对我的行为非常诧异,他后来跟我说,没想到我竟然干这种事。其实,我以前从没偷过任何东西。

  FW:你被抓了,还有人在继续,你想对他们说什么,后悔吗?

  叶文坦:开始进公司的时候,我和同事们关系都还挺好,后来因为大家都干这个,彼此就疏远了。

  很多人偷了东西后也是放在家里,或者随便送人了,即使拿到中关村去卖,二手货也卖不了多少钱。

  其实,我们每个人的工资都够花了,不缺那个钱。我想告诉他们,偷东西都是贪欲在作怪,经常做那种事迟早会被发现的。

  我现在非常后悔,其实我很喜欢这份工作的。以后我再也不会干这种事了。

  FW:你觉得其他快递公司也有这种情况吗?

  叶文坦:我觉得所有的公司应该都是一样的,这基本上已经成为行业的潜规则了。

  另外,在快递公司内部,不仅是分拣员,装车员,送快递的员工都有盗窃公司货物的情况。我以前在电视上看到过快递员也有干这个的。

  我以前网上购物就比较慎重,在快递公司上班后,就更不敢再用快递寄或者网上买东西。我也告诉家人不要使用这样的方式。

  检察官分析

  行业管理混乱丢失多赔付少

  据了解,这次破获的案件只是冰山一角。据这家快递公司统计,从2012年年初至10月间,该公司总共有238个“病单子”,物品实际损失价值高达25万余元。

  通州检察院公诉一处副处长李莉向记者分析道:“目前,快递行业管理混乱,快递公司每天承运货物较多,像这样的中转站,它只会记录每天进出单子的总数,但是这些货物的具体情况负责人都不清楚,一旦出现问题,很难查出具体环节,给办案带来重重阻碍。”

  同时,李莉说,快递行业的赔付问题没有一个准确的标准。针对这家公司来说,普通快件物品实际损失高达25万余元,但是根据数据显示,该公司仅赔付了4万余元。

  “所有的病单子,无论货物价值大小,最高只赔付200元,而且这200元是赔付给上一家中转站,对于消费者来说,很多人就吃了哑巴亏。”李莉说。

  李莉还强调,目前,快递行业人员良莠不齐也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快递公司对于招聘的人没有背景、经历的审查,什么样的人都随便招进来,加上管理混乱,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这类盗窃案件的发生。

  2013年3月1日,新修订的《快递市场管理办法》正式生效施行。该《办法》针对快递验收、赔偿、野蛮分拣等消费者关心的问题,做出了明确的规定和处罚细则。

  在此基础上,通州检察院日前已向涉案快递公司发出检察建议,建议该公司从制度、管理、设施等方面完善公司内部管理机制,杜绝此类问题的再次发生。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