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震后回家志愿为村民发物资 被误解中饱私囊

2013-04-30 14:09:42  来源:法制晚报

  仁加村一组安置帐篷的入口处摆着几张桌子,放着方便面和水供村民食用,42岁的曹华穿着橘色的志愿者背心坐在边儿上。

  他常年在成都打拼,不是什么村干部,但地震后就第一时间赶回村里,现在400多口子村民的物资由他来发,几天下来,嗓子都哑了,即便如此,还有人说他是“贪官”私藏东西,他没有解释,说日久见人心。

  “原以为发东西很简单”

  曹华个子不高,瘦到说话时很容易看清脖子上的青筋。原本他在成都建筑队当头儿,家人孩子都在成都住着,地震后一点影响都没有,但他还是决定回来,跟表哥在一块做点什么。

  4月21日,第一批水和方便面送到了他们组,没有人主动发放物资,组长也有更重要的事儿要忙,曹华第一次扯开嗓子协调,“先数数多少东西……”

  不管怎么说,建筑队底下几十个人的吃穿住行、工资、干活儿都由曹华张罗着,他觉得分分东西这工作对他来说不算是难题,就这样,大伙儿没有选举,曹华当起了分发物资的负责人。

  “有人传我私自搬东西”

  曹华说物资只有水和方便面的时候街坊们挺谦让的,都是能吃饱就行,邻居们甚至还互相送,但东西一丰富,有油有米这种大件儿了,就不乏贪小便宜的人。曹华能感觉到,大部分村民都善解人意,但发东西的时候,总有个别人就站在物资里乱翻,见此情形曹华就立刻找两个人将此人拉开,自己变成“唐僧”开始教育说物资来之不易等。

  村民们有时候不服,看见有人多领了一件棉被,就围在曹华身边质问“凭什么他能多拿,我们也要”。他解释说不会再有类似情况出现,绝对保持公正。

  长此以往,得罪了一些人。渐渐组里有人开始传他私自往家里搬东西,把贵重的、好的都搬自己家了。事实上,在物资不够的时候,他和表哥自己就不要了,而且在村里,他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一直跟表哥吃住在一起。

  曹华有点委屈,心想自己的家都在成都呢,没有必要往回搬,怎么就成了私藏物资的“贪官”了。“我们家人都没在这儿,我搬这些东西也没用啊。”慢慢他也不怕流言了,说清者自清,日久见人心。再有人找上门质问,他偶尔也反问两句“不然您来发试试,我不管了”,一说到这儿对方就不往下接了,有人抱怨,但没人真想干这活儿。

  “真是不得不多长个心眼”

  每次一说发物资,村民们“呼啦”一下子就围过来了。像水、食品这种必需品按照人头发放。油、米,这些大件儿就按户发放,发前必须登记。

  起初,登记的人只问“家里几口人”,村民一开口就五六口,后来曹华发现,很多村民的家人根本没在老家,家里住着3人但报6人份。他也没直接说村民什么,让登记的“财务”下次问问题长个心眼儿,改成“几口人在家呢”。他让村民们互相监督,谎报的人就不好意思了,下次主动说,“6口人,3口在家”。

  还有为了多领一床被子而“分家”的。老人和儿子在发物资的时候就变成了两户,这样能多领一大件儿。这让曹华和表哥十分头疼,没别的办法,只能讲道理。一个多星期过去了,曹华已经基本上摸清了每户的“底细”。张三家有老人,李四家有个吃奶的娃,组上有十多个孕妇等他都清楚。

  后来,稀缺的物资他就直接发给对应的户,油就给老人,奶粉就给娃和孕妇。村上人都懂道理,这么分倒也没意见。

  “坐吃山空感觉很不好”

  曹华在成都还有一摊子事儿要做,留在老家帮忙发放物资是从心里头想让芦山老家早点能站起来。从一开始没有物资,到物资车每日两趟,现在又减少到一趟。曹华心里挺着急的。

  曹华不得不承认,地震发生后一些人只单纯地等着救济,有的吃有的穿就不干活儿了。随着物资库里的东西来得有限,他觉得是时候要生产自救了。

  作为一个发放物资的“头儿”,虽然偶尔有委屈,但基本上物资都能平稳发放出去,但他没办法掌控的是这物资什么时候来,能来多少,还能供应多久,“坐吃山空”的感觉可比发物资还恐怖。

  就在接受采访的前几分钟,他还跟表哥商量着晚上给大伙儿开个会,说说是时候回到田里种地的事儿了。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