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女歌手坠楼案开庭 父亲称其曾被商人逼堕胎

2013-04-30 14:58:50  来源:中国江苏网

  女歌手蹊跷坠楼

  去年5月23日晚,南京大厂医院住院部一名女病人神秘坠楼身亡。女死者名叫娜娜,曾是娱乐场所的驻唱歌手。网络盛传她因为感情纠葛被男友李某殴打入院,又被李某推下楼,更有传闻称她坠楼前曾遭性侵。但警方查明,娜娜被李某打伤是真,但她是自行翻窗坠楼,也不存在性侵情节。4月28日,李某因涉嫌故意伤害罪在六合区人民法院受审。

  案件回顾

  女歌手医院坠亡,网传男友是凶手

  警方调查死者系自行翻窗坠楼

  坠楼案发生在去年5月23日晚,起初并没有引起媒体关注。直到5月27日,各大门户网站陆续出现大批与此案相关的网帖,才进入公众视野。这些网帖称,南京美女歌手娜娜5月20日被男友李某打伤,入住大厂医院治疗,23日晚,在几乎没有意识的情况下从病房二楼窗户“神秘”坠楼,不治身亡。

  其中一则网帖直指李某是凶手,称李某经常殴打娜娜,还在家吸食毒品后,头脑出现幻觉,去医院把娜娜从二楼窗口推了下去。此后,又有网帖曝出娜娜在坠楼前曾遭多人性侵。

  不过,网上的这些传闻很快被警方否定。2012年6月7日,六合沿江警方向媒体公布初步调查结论。警方称,5月23日接到报警后,他们立即展开了调查取证工作,于5月29日对李某采取刑事拘留措施。经多方勘查,可以认定娜娜系自行翻窗坠楼,排除他杀可能。同时,调查中未发现她曾被性侵。另外,医护人员可以证实,娜娜坠楼前虽身体虚弱,但神志清醒,有独立行动能力。

  案件新进展

  男友被控故意伤害罪

  庭上否认殴打,称是阻止女方自残时“误伤”

  随着案件的进展,李某涉嫌故意伤害的事实愈加清晰。2013年2月,六合区检察院对他提起公诉。4月28日,六合区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此案。除双方家属外,数十名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及媒体记者旁听了案件。

  检方指控称,2012年5月11日,李某将刚做完人工流产手术的女友娜娜接至六合区住处休养,因怀疑打掉的孩子并非己出,李某多次与娜娜争执,进而持刀殴打娜娜,致其全身多处受伤。5月20日,李某将娜娜送至大厂医院就诊。娜娜全身至少有6处明显刀伤,还有2处骨折,经鉴定构成轻伤。

  李某对娜娜受伤住院及坠楼事实不持异议,但认为自己没有主动打人。李某称,20日,两人再次发生争执,自己非常郁闷,但还是去厨房下老母鸡汤面条给她吃,谁知做好后回房间,却发现她拿着水果刀自残,自己赶紧上前去夺水果刀,纠缠过程中刀划了她几下,并且令她两次摔倒在地板上。李某坚持认为,自己本意是阻止娜娜自残,就算伤到她也只是误伤。尽管旁听席上坐着前妻跟孩子,他还是两次表态说,内心很爱娜娜。

  然而,在庭审讯问笔录中,他明确承认过打人。“先用拳头打了娜娜的头部,她才拿水果刀自残,自己又抢过刀来划了她的右手,捅了她的左腿。”

  检方多媒体方式举证

  护工证实死者是自己跳窗,法医证明死者曾被殴打

  大约是考虑到受害人家属对案情仍有疑问,加之网络传闻影响太大,检方在举证方面下了很多功夫,不仅采用PPT和投影仪等多媒体示证方法,还申请了法医出庭作证。

  在多媒体示证中,记者看到护工的证词。她证实,案发之时,娜娜在卫生间洗脚,李某坐在1号床上,护工在卫生间服侍娜娜洗脚后,返回1号床放盆,就在此时,娜娜趁机从卫生间走到阳台上跳窗。经勘验,窗台附近有三处脚印和一处指纹,均为娜娜所留。该图同时展示了脚印和指纹的位置。检察官认为,护工的证词可以证明娜娜是趁人不备自行跳窗,脚印和指纹则进一步排除了他杀可能。

  娜娜做完人流手术出院时,身上还没有伤痕,跟李某回六合居住数日后,却带着一身伤到大厂医院治疗。很明显,这些伤要么是她自己造成的,要么是李某造成的。法医检验后认为,娜娜身上的伤具备他人形成特征。这也是检方指控李某犯故意伤害罪的重要依据。鉴于李某坚称娜娜是自残,检察官特意邀请了负责此案鉴定的法医和南京市公安局法医检验所的专家出庭作证。

  当事法医和专家都表示,娜娜的6处刀伤大多分布在肢体的外侧,比如左侧前臂,大腿外侧,损伤形态具有明显的抵抗防卫特征,这跟自伤有明显区别;另外两处骨折都是钝性暴力直接作用所致,也具有他人形成特征。另外,记者了解到,李某在案发后一度跑掉,过了好几天才去自首。

  她为何要轻生

  父母透露女儿生前

  被逼打胎

  如果娜娜确实是自行坠楼,她为何会选择轻生,这个谜大概永远也解不了了。庭审中,这个问题没有被提起和讨论。不过,娜娜父亲提到,娜娜并没有背叛李某,李某冤枉她逼得她打胎,令她非常痛苦。娜娜的母亲也当庭指责李某疑心太大,同时提到女儿生前过得并不幸福,因为跟李某在一起之后经常被泼脏水,还面临着来自李某前妻的威胁。4月28日,李某的前妻也出现在法庭上,她毫不掩饰对娜娜全家的厌恶,甚至不顾庭审直接开骂,其间多次被法官禁言。1969年出生的李某没什么文化,但生意做得不错,据称案发前在宁夏开有洗煤厂。他自称是在某娱乐场所结识娜娜的,此前有家庭。

  娜娜的家属当庭提出230万元附带民事赔偿要求,包括50余万元死亡赔偿金、60余万元被扶养人生活费和100万元精神抚慰金等。他们认为,李某的故意伤害行为是娜娜不幸去世的直接原因,李某应当赔偿他们痛失爱女的经济和精神损失。由于案情复杂,法官没有当庭宣判。

责任编辑: 艾萨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