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中国式过马路”怎么过

2013-05-03 07:21:28  来源:大公报

  近期,全国多地纷纷对“中国式过马路”亮出罚单。此举在引来一片叫好声的同时,也引起民众对城市交通硬件不配套、规则不合理的质疑。本报记者走访北京、广州等地发现,部分行人因从众心理作祟而无视交规,更多行人却是因“中国式马路”存在的诸多不规范因素导致“被迫”闯红灯的行为。\【本报实习记者步潇潇、陈若菲电】

  北京市社情民意调查中心近期对近千位市民进行的随机调查显示,超九成市民认为“中国式过马路”是由于市民素质不高;超过七成的人则认为是由于绿灯时间短,路口距离长造成的;另有近七成人认为是由于地下通道或过街天桥的规划设置不合理造成。

  闯红灯原因 从众心理导致人闯我闯

  在车流稀少的广州大学城,记者发现,“上下课时段,学生都是‘宁争三秒,不让一分’”,大学城中环十字路口,一名抱荇悒^匆赶去上课的中山大学学生说,踏茯龑O结伴而行“横过中环”是附近学生每日的必修课。“也有人其实不愿意闯红灯,但结伴的人已经过去了,自己也不好意思独自一人等待绿灯的到来”。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大三学生陈晓辉抱怨,虽然大学城的不少路口都设有红绿灯手动控制装置,但因宣传和维护不到位,少有人用,加上缺乏维修,现已损坏过半。

  记者在实地走访中发现,在一些道路较窄、车行缓慢或是没有信号灯的路口,行人一旦“聚众”成为主流和强势,从众心理成了行人闯红灯的主要原因。华南农业大学工程学院副院长王海林对记者表示,有实验发现,红灯亮时,第一个人(或车)和第二个人(或车)的行为关联度极大。第一个停止,后面都会停止,反之亦然,交通违法往往属于“跟风运动”,领头人的示范作用明显,人为因素影响极大。

  闯红灯原因 红绿灯时长设置不合理

  除个人守法意识外,华南理工大学土木与交通学院副院长靳文舟对本报表示,一些交通违法行为是城市规划设计不足所致的“被迫不文明”,通常表现为交通设施不完善,这就需要监管部门思考如何完善设施,堵住漏洞。

  在北京交通流量最大的路口之一崇文门路口,穿越东西向6车道的人行道,绿灯通行时间为40秒,但穿越南北向8车道宽的斑马线,绿灯时间仅30秒。由北向南过马路的行人必须提前“闯过”左转车道长达60秒的红灯,才可能一次性穿越马路。同济大学李克平教授曾在调查中得出数据:行人忍耐的等红灯时长上限为60秒,超过60秒,闯红灯几率就会大大增加。每天途经这一路口的严晓旋表示,“步子稍慢一点,就有可能停在路中,再等90秒才能过去。”

  闯红灯原因 信号灯与路口搭配不当

  在全长达7公里的平安大街上共有27个红绿灯,每两个十字路口之间都会设置一至两个手动信号灯供人通行。由于十字路口分隔了车流,因此经常会出现路人面对空马路等红灯的情况。除了信号灯自身设计时长,与路口搭配不当也成为行人为“抢效率”闯红灯的诱因之一。“现在没有车,为什么浪费时间不过呢?”这成为记者探访中最常听到的解释。

  闯红灯原因 配套不科学人车难分离

  由于在崇文门路口中央并未设置安全道和二次信号灯,严晓旋偶尔会选择更为安全的办法,即到路口西侧的地铁通道穿行,但这样要多走五分钟路程。她说,“能否赶早一班公交车决定了上班是否能早到十分钟”。在这个每天清晨分秒必争的十字路口,严晓旋通常经常没有耐心等待一个完整的红灯转绿。

  凡横穿环路、交通联络线的人行横道,都存在距离长、车道转向放行复杂的特点,行人过街尤为不易。每日横穿国贸桥下的白领陈先生,常常经歷和严晓旋类似的“险象环生”,“直行行人与右转车辆如果互不避让,经常会造成交通堵塞。”陈先生说。北京市今年即将重新梳理“国贸桥区”地上、地下的车行、人行、路口四角的交通规划,其目的就是要通过商场与人行交通对接,把行人引导致地下通行,彻底实现人车分流。

责任编辑: 李欢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