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帮结派“立家法” 恐吓官员“要脑袋”

2013-05-03 11:33:52  来源:三湘都市报

  集体文身、盟誓结拜、向基层组织渗透

  记者 李国平

\

  ■漫画/陈琮元

  永兴百姓说,为了包揽工程,他们竟然打电话威胁县委主要领导,“敢不把工程给我们做,你有几个脑袋?”永兴县人民医院一名外科医生说,以前每天接诊3-5个被打伤砍伤的人,涉黑团伙覆灭后,被砍伤的人快绝迹了。讽刺的是,涉黑犯罪组织的几个头目还是当地的村主任、村支书、镇人大代表。■记者 李国平

  涉黑组织还有公职人员

  以陈晓青、许以国、戴林辉为首的涉黑犯罪组织成员中,除50多名“两劳”释放人员外,还包括国家机关工作人员。

  他们组织严密,形成了一系列严格的组织纪律和规定。自1998年以来,该组织逐步网罗成员,壮大组织力量,并以盟誓结拜、集体文身等形式,巩固了犯罪组织。许以国自封为龙头“老大”,胸前文了一个“关公”图案,其他10人分别文了老虎、龙、豹子、老鹰、蛇等动物图案。

  该组织还有一系列不成文的组织纪律,如服从“老大”,有事随叫随到;打架要凶要狠,不能丢面子。组织成员一旦违反规定,则会被处以严格的“家法”。

  团伙向基层政治领域渗透

  2006年以后,涉黑组织头目陈晓青、许以国、戴林辉逐步开始拉拢腐蚀干部,并在他们的庇护下以各种暴力、威胁手段强行获取工程,插手城建、房产、公路等各种大型建设项目,获取巨额利益。

  为了获取生存、发展的经济条件,该组织还不断向各种经济领域渗透。据专案组调查, 上世纪90年代末,该组织主要靠敲诈勒索、帮娱乐场所和赌场看场子、帮人“了难”等途径敛财。组织发展中后期,则主要靠逐步建立起来的“威望”以软暴力威胁、参与煤矿入股和炒卖、工程转包等资本投资,获取更大的暴利。

  同时,该组织还通过暴力、威胁等手段向政治领域渗透。组织头目都曾担任村委会主任、村支书、镇人大代表等,在永兴县建立了复杂的关系网,以此寻求庇护。并通过向公益事业捐款等方式,掩饰自己的罪行,捞取社会荣誉。

  恶行昭昭

  到学校贴广告招马仔

  “案发后,陈晓青并未受到应有的追究,遂名声大噪,该组织在永兴的威信也与日俱增。”一位专案民警说,周围的地痞流氓认为陈晓青有后台,不少人开始投奔其门下。

  该黑恶组织为了进一步扩大他们的势力,竟然到学校门口贴广告,招收在校学生到赌场当马仔,并对招来的学生进行统一训练,利用这些无知的学生马仔干一些伤天害理的事。

  审讯过程中,该组织一个头目说:“我自己都不敢让孩子在本地读书,我们害了当地年轻一代。”

  残忍手段敲诈煤老板

  永兴县矿产资源丰富,随着煤矿利润的增加,该组织也盯上了煤矿老板进行敲诈,稍有得罪就进行砍杀,手段极其残忍。周某就是受害者之一。

  从2004年到2007年,由于牵扯周某所在煤矿股份调整等问题,该黑社会组织头目多次指使“小弟”骚扰威胁周某。2007年4月份某天,该黑社会组织将正在永昌兴宾馆办事的周某押至宾馆房间,在房间里对周进行殴打,要周拿7万元出来,在强行索要了3万元后,该黑社会组织又多次到周某的家中敲诈勒索。一连串的事件,让周某家人终日担心受怕,不得不背井离乡,举家搬迁到外地,至今不敢返回永兴县。

  各据山头

  三大头目相互借“兵”

  据了解,该涉黑犯罪组织一号头目陈晓青资格最老,手下有一批“小弟”;二号头目戴林辉原本是陈晓青的手下,后来随着势力壮大,开始自己做老大;三号头目许以国原本是戴林辉手下的成员,因做事心狠手辣,最后成为永兴县势力最大、手下最多的老大。三大头目平时各自扩充自己的地盘,打架时相互配合,在大行动时还会相互借“兵”。该涉黑组织横行永兴10多年,作案近200起。

原文发布时间:2010/12/8

关键字: 小弟 老大 关公 威望
责任编辑: 李欢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