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社科院专家:"巴楚事件"或改变新疆反恐形势

2013-05-06 14:02:32  来源:大公网
图:监控视频显示,暴徒持长刀、斧头追砍民警 央视画面

  记者 刘彦昆 尤蕾 郭菲儿

  内地警方4月28日宣布,造成21人死亡的新疆喀什巴楚县袭击案已侦破,25名“暴恐团伙”成员全部归案,其中6人被击毙,并透露涉案嫌犯预谋今年夏天在喀什市公共场所“干大事”。中央将此次事件定性为“暴力恐怖攻击”,背后动机直指分裂主义活动。

  新疆社科院社会学所副研究员吐尔文江•吐尔逊表示,暴力恐怖活动给维吾尔族群众造成了深刻的负面影响,罪犯施暴不分年龄性别和民族,“巴楚事件”或改变新疆反恐形势。在他看来,新疆并不存在分裂风险,希望公众能够客观看待新疆,走近新疆,才能使边疆与主流社会的隔阂消弭。

  不要把恐怖分子个体等同于整个维吾尔族

  被暴徒砍伤头部的艾合买提·吾布力是色力布亚镇派出所民警,他怎么也没想到,想要自己命的暴徒,竟然是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同乡。

  烈士月热古丽·买买提的女儿也告诉媒体,暴徒之一的老巴拉提与她母亲很熟,“他们孩子办户口的时候,我妈妈还帮过好几次忙,即使这样他们还这样做,他们不是人。”

  “憎恨”、“害怕”、“伤天害理”……等词汇是暴力恐怖事件发生后,被采访的维吾尔族民众使用频次较高的词汇。而提到在暴力恐怖事件中遇害的当地派出所所长,当地居民说 “他是英雄”。

  吐尔文江注意到,巴楚暴力恐怖事件,已经冲破了传统冲突,即民族对立,种族仇杀的格局,暴徒杀戮对象已无关民族、宗教。更为可怕的是,熟人也成为暴徒刀下冤魂。“杀戮对象不加选择性,可以看做巴楚事件最明显的新特征。”吐尔文江说。

  他在给媒体撰文中指出,暴力恐怖分子残杀的人员中包括维吾尔族社区及联防工作人员,他们所谓“争取民族利益”的说辞在血淋淋的事实面前被粉碎,彻底暴露出他们反社会、反人类的本性。

  “它改变了暴力恐怖事件的现状,也改变了维吾尔族人对恐怖活动的看法。”吐尔文江说。面对暴力恐怖活动,维吾尔族人心理上受到的冲击或许前所未有,从恐怖活动“与我无关”到“与我有关”的转变也在悄悄萌芽。

  恐怖主义造成的民族隔阂已经成为广大维吾尔族人心上的一把尖刀。吐尔文江说,暴力恐怖活动使得新疆和维吾尔族声誉受损,再加上新疆地处偏远,语言交流存在障碍等问题,始终难以摆脱被戴着有色眼镜审视的局面。

  “上世纪80年代之前,提起新疆,很多人的印象都是‘新疆人热情好客,能歌善舞’;现在,一提新疆,很多人眼里就浮现出‘新疆小偷’的样子。”吐尔文江认为,很多新疆孩子被操纵在内地实施偷窃已经严重地影响了新疆形象。

  “渐渐地,很多人开始排斥新疆人,有时候去住宾馆,问有没有房间,服务员热情地说‘有呢有呢’,一看身份证是新疆人,立马改口说没房了。”吐尔文江认为这反过来又伤害了新疆人的感情。

  对此,吐尔文江表示,不要把恐怖分子这个个体等同于整个维吾尔族。事实上,巴楚暴力恐怖事件的最大受害者恰恰是维吾尔族民众,恐怖主义更是维吾尔族的大敌。“今后,面对恐怖事件,维吾尔族一定不会无动于衷,更多的是会表现出愤怒和谴责”吐尔文江说。

  这种转变或许会带来一个积极效应。吐尔文江指出,有别于过度高压政策,指向性更明确的维稳与反恐,一定会得到维吾尔族民众更多的支持。

  恐怖活动20余年工具和手段未升级

  公开报道显示,乌鲁木齐7·5暴力恐怖事件平息之后的几年,仍发生了多起暴力恐怖事件。

  2010年8月19日上午10时30分,阿克苏市依干其乡,暴徒向协警员和联防队员抛出爆炸装置引发爆炸,致5人当场死亡,2人抢救无效死亡,14人受伤。

  2011年7月,近半月间,暴徒连续制造了3起暴力恐怖事件。7月18日12时许,和田,18名暴徒冲入和田纳尔巴格派出所,疯狂进行打砸烧杀。一名联防队员和两名办事群众被杀害,两名群众被砍伤,6名民众被劫持,纵火焚烧派出所。

  仅12天后,30日23时45分,两名暴徒在喀什市美食街路口持刀杀害1名司机,并持刀砍杀路边群众,造成6人现场死亡,28人受伤。

  次日,一伙暴徒冲入喀什市香榭街一餐厅,杀害店主和1名服务员并纵火。此后暴徒肆意砍杀周围群众,致12人受伤,4人死亡。

  2012年2月28日,喀什叶城县幸福路步行街,9名暴徒持刀砍杀无辜民众,造成13人遇害,多人受伤。

  2012年6月29日,从和田飞往乌鲁木齐的一架班机上,飞机起飞10分钟,6名暴徒试图用金属棒撬开驾驶舱门,最终被机组成员和乘客共同制服。

  连同此次4·23巴楚暴力恐怖事件在内,记者注意到,7·5暴力恐怖事件之后的4年内,多为团伙作案,多数作案工具仍停留在冷兵器时代。对此,吐尔文江分析称,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新疆20余年发生的暴力恐怖事件中,作案工具及手段并无明显提升。

  作案工具低端,在吐尔文江看来,一来是因为中国对于枪支和爆炸物管制严格。另一个原因则是,从事发后对暴徒的身份揭秘看,他们通常受教育程度低,在这些人群中,互联网普及程度也低,他们无从掌握更高端的作案手法。但是,吐尔文江也不无忧虑地表示,这并不意味着未来没有高学历者制造更高端爆炸物的可能。

  此外,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反恐中心主任李伟还公开列举了一些此次巴楚事件的明显特征,即在南疆地区近期的恐怖活动中,自杀恐怖色彩也更加明显。另外,家族式作案也是该事件的特征之一。

  “巴楚血案”恐有“余震”

  4·23事件发生地巴楚县色力布亚镇堪称南疆第一大镇,是南疆规模最大的巴扎所在地,而巴楚县是南疆交通枢纽和喀什地区东大门,古丝绸之路的重要驿站,属多民族聚居(以维吾尔族人口为主)地处南疆。巴楚身在暴力事件爆发频次较高的喀什地区,其敏感程度可见一斑。事实上,不仅是巴楚、喀什,整个新疆在历史上也经常触动国家敏感的神经。

  在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王逸舟看来,近年来中国西北部受到国际上“伊斯兰弧带”(北非-中东-中亚-南亚)冲突影响,恐怖主义活动短期内还有继续发生的可能。对此,吐尔文江也坦承,未来十年,甚至是二十年,暴力恐怖事件仍会存在。新疆大学特聘教授潘志平认为,“七五”事件是社会的大地震,“巴楚血案”这样的“余震”将会不断上演。

  尽管如此,吐尔文江仍表示,新疆不存在分裂风险,不应无限夸大暴力恐怖事件对新疆安全形势的影响程度。

  “新疆与内地更大的嫌隙,是与内地主流心理的冲击碰撞。”吐尔文江说,往往新疆一出现暴力恐怖事件,大多数人自然会将其归咎于民族对立和种族仇恨,得出新疆不安全的结论。这种固化思维模式对于不了解新疆的人来说已是常态。

  事实上,新疆和中国任何地区都一样,暴力事件的成因极其复杂。香港中文大学香港亚太研究所研究员石齐平就7·5事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指出,新疆发生严重暴力恐怖事件背后存在深层次原因。其一为社会矛盾,新疆民族构成、文化、宗教、语言等多元化,在这么大的差异下,出现一些摩擦、误会、冲突,恐怕也是在所难免。其二为经济矛盾,长期积累下来的社会贫富差距,难免会造成心理上的芥蒂,因经济上产生的矛盾也不少。

  2009年以来,中央陆续出台系列优惠政策支持新疆发展,并要求中东部19个省市对口支援新疆经济建设。在叶城2·28事件发生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副主席库热西·买合苏提与媒体座谈时也曾表示“经济发展了,社会不一定就稳定;但经济不发展,社会一定不稳定。”


早前报道:

巴楚恐怖案细节曝光 暴恐团伙预谋"干大事" 

巴楚恐怖案3名女干部被割喉 家属痛斥暴徒无人性

新疆发生暴力恐袭事件:15人遇害 6暴徒被毙 

新疆近年暴力恐怖案件:

2013年3月:新疆库尔勒市发生持刀杀人案致4死8伤  

2012年6月:新疆发生劫机案 6名歹徒被警方抓获  

2012年2月:新疆喀什暴力团伙砍杀民众致15死14伤

2011年11月:新疆暴力恐怖团伙劫持2人质杀害1警员 7人被击毙

2011年7月:新疆警方称和田袭击案属严重暴力恐怖事件  

责任编辑: 李欢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