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商户称凤凰旅游业下滑:表面热闹内在已近崩溃

2013-05-08 08:27:57  来源:南京日报

凤凰古城。

  凤凰古城。

  与网络上质疑凤凰当地政府收取门票的合理性不同,凤凰本地的居民却出现了赞同的声音,因为过度商业化已经让本地的居民不堪其扰

  凤凰困局,是中国旅游业发展的一个典型样本——景区商业化的潮流愈演愈烈,文化保护岌岌可危,外来资本的强势驻扎,让政府对整个旅游业态失去控制,导致“去商业化”积重难返。但是,凤凰目前实行一票制,让当地经营者忧心忡忡

  发自湖南凤凰古城

  “最少亏损一半。”“‘五一’之后就没什么人了。”“价格打5折,客人也赶不上往年的8成”……在凤凰当地,这样的节后抱怨不绝于耳。

  5月4日,刚过完小长假的古城显得有些疲惫,街上人流不再拥挤,商者的脸上也少了往年的得意,取而代之的是意兴阑珊的叹息。这是凤凰实行“门票新政”之后的第一场“大战”,然而“战果”却令人担忧。

  法治周末记者从凤凰县官方了解到,4月29日到5月1日期间,凤凰共接待游客10.21万人次,而旅游收入是7093.78万元人民币,据此跟去年同期相比,实行“门票新政”之后,凤凰县今年“五一”小长假的旅游人数和旅游收入都实现了增长。既然如此,为何还有如此多商户为之抱怨呢?

  “表面看起来依然热闹,内在却已经接近崩溃。”凤凰县苗江大酒店负责人腾先生对法治周末记者如此总结今年“五一”的旅游形势。“不光是酒店,整个凤凰的旅游业都在急剧下滑。”而这,还是在古城放松了长假期间对门票检查的情况下。

  究竟这场古城商业化的博弈是喜是忧,也许真实的凤凰能透露一二。

  “请游客主动出示门票或相关证件”的告示牌无疑是今年凤凰最打眼的风景。全城13个售票点,无一例外地竖立着这种醒目标识。

  但当法治周末记者以游客身份从古城西门进入时,工作人员却并未检查门票。随后记者观察数位游客发现,这并非一时疏忽,而是普遍现象,即使无票依旧放行。偶尔有游客主动出示门票,检查人员也只是匆匆一瞥。既然如此,所谓的“门票新政”所在何处?

  对此,凤凰县政府并未作出过多解释,而是采取了默认态度,称这是对散客的一种“人性化管理”。而凤凰县旅游局的一位工作人员对记者透露,由于门票收费所引发的各方反弹超出想象,目前,新政策正处于调整期。

  一位当地贩卖手工艺品的商贩告诉记者,由于门票政策出台之后,游客数量锐减,政府现在主要只针对团队游客收取门票,对散客查得不严,但效果却不尽如人意。

  记者顺着商贩手指的方向留意了几家稍显热闹的店面,发现其中多为手挥小旗,头带红帽的旅游团队,几乎难觅散客的踪迹。古城老店“刘氏姜糖”的店员告诉记者,以往“五一”长假前后,店门口游客几乎走不动道,其中多为散客。如今刚过“五一”,店里的游客至少降了一半,少的那部分几乎都是散客。

  对这种改变更为敏感的是餐饮业主。位于古城西侧的一家粉店老板张先生就是其中之一。在他眼里,凤凰已经失去了往日的生气。

  时值下午,店内没有顾客,老张与两个店员靠在餐桌边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这两个小伙子原本是他为了应付“五一”节假日专门请来的帮手,如今却成了店里尴尬的“摆设”。而储备充分的食材,如今仍剩余大半,长假已过,这些成本估计都只能打水漂了。

  “去年一天至少5000元的收入,到了节假日,更是翻倍。再看现在,节一过完,每天就只有千把元的收入,有时候甚至只有几百元。这个店不知道还能做多久。”说到这里,张先生叹了口气。

  记者了解到,去年游客火爆之时,张先生以每年逾10万元的价格租下这家二层小楼开店,原本预计半年之内收回房租,没想到,一张小小的“门票”堵住了他的财路。

  同样了无生气的还有古城内的客栈,几天前为了揽客而挂的“‘五一’不涨价”的招牌还没有拆下,而成排“今日有房”的告示更是显得有些尴尬。其中一家客栈老板许先生告诉记者:“往年‘五一’前后,古城里的客栈旅馆房价飞涨都供不应求,那怕是节后都不愁客源。同行们为了提醒游客才作出‘今日有房’的招牌,想不到今年已经全然没有用武之地了。”

  这些,无疑是散客流失带来的后果。“由于旅行团的购物都是在定点的地方,一般不会住客栈、吃路边摊,很多商户的主要消费人群只能是散客。如今散客都不来了,我们这些商户不知该如何是好。”许先生无奈地对记者表示。

  旅行团的怒气

  散客人数的骤减,把古城旅游收入的重担都压在了旅行团的身上。

  “毕竟此次门票改革,针对的主要群体就是旅行团,而看似坚挺的也是旅行团。但实际上,旅行团对此早已腹诽颇深。”一位凤凰当地导游悄悄地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旅行社带团的成本有很多,不方便一一透露,但光说带团去凤凰的成本差距,现在要148元的门票,以前最多25元就搞定了。”

  该导游给记者算了一笔旅行社的带团账:原来,游客报名旅行团的团费中,一般就已经包括了古城内9个景点的门票,这个价格往年大概25元左右。而如今新实行的“一票制”,让旅行团不得不为游客负责每人148元的门票钱。当然,这个价格对旅行社是有折扣的,大概实际每人100元左右。但旅行社却不便以此为由对游客涨价,否则会影响自身的价格优势。所以这份门票钱,就得直接从利润里扣。

  “由于每个游客的团费是固定的,所以游客的消费水平就成了旅行社和导游利益的增长点。而游客本来就很反感旅游消费和乱涨价,如果再把门票价格转嫁到游客身上,恐怕会引起更大的意见。”导游无奈地表示。

  为此,多家旅行社都已经开始转变带团模式。从之前的“进店”转为如今的“加点”。也就是从以前带游客去定点购物、用餐等方式,改为让游客自选,多游览几个景点,从而增加费用。这种模式消费固定,更受游客亲睐,但同时也让旅行团的消费能力进一步下降。这对凤凰古城的商户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但这还不足以体现旅行社的愤怒。记者从湖南长沙、岳阳等地的旅行团了解到,目前前往凤凰的路线已经日趋减少,甚至有部分旅行团已经开始抵制凤凰,转为运营周边诸如乾州古城、德夯苗寨、武陵源等景区,以此来表达自身的不满。究其原因,还是那高达148元的门票触动了旅行社的“利益蛋糕”。

  旅行社的抵制,受损最明显的是凤凰周边的酒店。

  “这么跟你说吧,今年的‘五一’还比不上清明。”凤凰天下游大酒店的伍经理对记者抱怨道。

  自从“门票新政”发布以来,凤凰天下游的入住率就日渐下降。一过“五一”,就基本没什么来旅游的客人了,客源损失超过一半。

  作为一个从张家界做到凤凰,有着十多年旅游业经验的酒店经营者,伍经理对此显得忧心忡忡。他的经验告诉他,凤凰正在走的路似乎并不陌生,那是湘西另一古镇——芙蓉镇曾尝试过的老路。而尝试的结果却是,如今的芙蓉镇,更像一座“死城”。

  伍经理对记者说:“所谓‘死城’,不是没有人,而是没有生气,没有游客,没有吸引力。虽然现在的凤凰还能靠着往年的余温吸引一些游客,但已经愈发有下滑趋势。”

  同样感到悲观的还有苗江大酒店。由于身处凤凰县沱江镇的黄金地段,往年的入住率从不令人担心。但今年,虽然入住率仍然维持在80%以上,但这一优异成绩的代价却是大幅的降价,门市价380元/晚的豪华客房如今已经降到180元/晚,而且还得依靠旅行社的团队入住才能勉强维持入住率。

  对此,酒店负责人腾先生表示,景区收费早已有之,但实行“一票制“实在是冲击太大,对商铺、酒店以及当地老百姓都是沉重的打击。不如效仿桂林,在酒店收取维护费,还可以接受。

  从旅行团锐减到周边酒店萧条,这根旅游“连锁链条“的日渐单薄,让凤凰古城的发展之路愈发艰难。

  逼出来的收费

  既然散客与旅行团均被限制,凤凰古城为何执意于“一票到底“呢?

  记者从古城当地了解到,与网络上几乎一边倒地质疑凤凰当地政府收取门票的合理性不同,凤凰本地的居民却出现了赞同的声音。

  这种声音多源于两点:第一,游人太多拥堵了交通;第二、游人太多抬高了物价。这两点让当地人积怨已久。居住在古城内的陈醒,因在古城外一家银行上班,对堵车和物价感触颇深:“几乎每天上下班都会在路上堵很久,物价更是涨得飞快。两三年前还只卖5元一包的扭扭糖,如今都涨到12元了。”

  当地出租车司机对此则显得有些矛盾。如今游客太少,每天份子钱都有些为难,但如果恢复当初游客爆棚的光景,路上拥堵,私家车过多,反而更加挣不到钱,简直是进退两难。

  对此,同属湘西景区的武陵源天都酒店负责人胡先生告诉记者,凤凰古城收费其实是“逼”出来的,几乎到了不收不行的地步。首当其冲的问题就是凤凰古城严重的人满为患,大大超过景区承载力,环境不堪重负。人满为患不仅是环境的问题,还影响古城居民的正常生活,甚至当地的物价、房价和社会治安等诸多问题。

  过于集中的人流,又导致了交通堵塞。而且古城内由于人流巨大,商户能从中得到巨大收益,因此,商户在古城内林立,而一旦商户林立,则必将破坏古城的原生态氛围,导致过度的商业开发。而在这个过程中,当前古城的管理却是以常驻人口来配置管理的(如环卫、公安配置等),巨量的流动人口让地方管理力不从心,从而倒逼古城收费缓解现状。

  而对凤凰当地官方来说,当地政府收取门票,考虑更多的是治理凤凰旅游高速发展所带来的乱象丛生。凤凰县委书记颜长文对媒体表示,古城保护困难、旅游秩序混乱、基础设施差,是凤凰古城当前面临的三大乱象。而这些都是凤凰不得不收取门票的原因。

  而点评此次大战的战果可以发现,“五一”小长假首日,凤凰全县景区共接待游客10419人,其中古城景区接待游客8475人,同比下滑幅度大概为15%。

  对这样的“成绩”,颜长文和凤凰县副县长蔡龙都表示“宽慰”。颜长文说,“今年全国旅游业的形势普遍不好,张家界、武陵源等国内其他景区游客接待量都有大幅下滑。和其他景区相比,我们还是感到一些安慰。”

  从4月10日实施门票制以来,来凤凰的散客人数下滑约30%,但蔡龙并不感到忧虑,他认为已经有了一个好的苗头,从首日的游客数据来看,散客买票人数超过了团队,大家买票的意识增强了,因为毕竟没有哪个景区可以一直免收门票。

  景区商业化困局

  的确如凤凰官方所说,凤凰并不是景区圈地收费的特例。济南将趵突泉、大明湖等“三泉一河一湖四园区”整合为“天下第一泉风景区”,4月1日起统一出售门票;5月1日,贵州梵净山景区也将实行“一票制”。此前,有“中国第一水乡”美誉的古镇周庄、秦始皇陵博物院、乌镇等景区,也开始售卖门票。

  中国旅游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委员周玲强告诉记者,“圈地收费”是各地景区牟利的常见手段,但比收取门票更让人无奈的,是圈地之后“提价不提质”的做派。如江西明月山景区,2004年之前门票是30元,大概是2008年,涨到了120元,可是景区仅仅修缮了大门。游客多花的90元,就花在了一个大门上。

  同样的情况正在凤凰身上显现。10年前,如果来到凤凰,花上30元就可以住进地地道道的吊脚楼,清晨,原住民们会邀你一起吃自家做的早餐。10年后,同样在凤凰,吊脚楼仍在,只是加盖了一层又一层,说着外地普通话的客栈掌柜会告诉你,今天客人多,房价比昨天又涨了。“现在因为一票制,市场不景气,最好的房间也就五百多,往年这个时候,临江的房子要七八百一间。”上述客栈老板许先生告诉记者。

  然而过度的商业化开发并未停止。如今,在约0.9平方公里的古城核心区,有68家酒吧,600多家旅馆和客栈,不计其数的旅游产品商店和小商贩。整个凤凰县,餐饮、娱乐、交通运输等直接从业人员超过3万人。2012年,与旅游相关的第三产业贡献了全县67.5%的GDP。

  这种走到极致的商业化,让凤凰进入了一个尴尬的困局。记者了解到,当地商户们常常抱怨古城里没有政府安装的垃圾桶,可事实上,从去年到今年县里装了3次垃圾桶,加起来几百个,可是第一天装上了,第二天就被商户们拆了扔了。“到处都是做生意的人,垃圾桶装在谁家门前,谁都不乐意。”各店主如是说。

  这只是凤凰过度商业化的一个缩影,却也是困局的真实写照。兴业证券旅游业分析师刘璐丹表示,目前在凤凰古城做生意的超过三分之二都是外地人。外来资本的进入和扩张,给凤凰带来了商业和时尚的元素。然而,古城的保护和文化的传承,却从来不是他们关注的焦点。于是,原本清澈的沱江满是餐厨垃圾,原本古朴的石板路充斥着进口啤酒和爆米花的味道,古城正在渐渐“变味”。

  而凤凰也并非唯一饱受“商业化”困扰的景区。此前,南京中山陵周边别墅群不断扩建引发争议,大理、西塘、周庄等古城古镇处处经商遭游客“吐槽”,更有名山被上市、寺庙被承包等新闻不断出现,其中最典型的莫过于有着世界文化遗产之称的古城丽江,如今已变为中国老百姓口中的“酒吧艳遇之都”。

  刘璐丹认为,在旅游开发和招商引资的名义下,中国不少历史文化名城名镇,正遭受着有史以来最为严重的破坏。

  在周玲强看来,凤凰困局,是中国旅游业发展的一个典型样本——景区商业化的潮流盛行多年愈演愈烈,文化保护岌岌可危,外来资本的强势介入与长期驻扎,让政府对整个旅游业态失去控制,导致“去商业化”的努力积重难返。在市场经济中,开发历史文化遗产背后的商机,既能为当地创造经济效益,又可繁荣国人的休闲生活,本也无可厚非。然而,文化遗产应当具有社会功能,不能单纯以经济利益论价值,也要兼顾文化和商业两翼,否则仅靠收费求涅槃,或许难使凤凰重生。(法治周末)

责任编辑: 李欢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