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红会代表谈中国红会:重获信任是渐进过程

2013-05-08 08:58:43  来源:人民网

  人民网5月8日电(记者 李叶)今天,是第六十六个世界红十字日,今年主题为“150年人道行动(150 Years of Humanitarian Action)”。人民网记者昨日专访了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东亚代表处主任范马丁(Martin Faller)。就红十字运动150周年的意义,中国红十字会遭受的信任危机,及其在芦山地震中的救灾表现,范马丁发表了看法。

  范马丁表示,今年是红十字运动起源150周年,因此今年的世界红十字日有特殊的意义。不仅仅是5月8日当天,接下来几个月都将有一系列庆祝活动,包括一些特别的展出。范马丁认为,人们应该看到中国红十字会历年来在救灾行动和社会救助中开展了很多专注并且专业的工作,特别是他们对受灾地区脆弱群体以及社会中弱势群体的帮助。所有的这些努力和工作成果如果完全被批评浪潮掩盖,那将是很大的遗憾。

  今年是红十字运动起源150周年

  记者:今年世界红十字日主题为“150年人道行动”,为什么要定这个主题?围绕这个主题,将举办什么重要活动?

  范马丁:5月8日是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日历上最重要的日子。这一天,我们举行活动传播庆祝我们的人道理念。每个国家的红会都会有自己的方式庆祝这一天,例如宣传、演出或其他形式的活动。尽管形式不同,一个共同主题是突出红十字志愿者所起的关键作用。我们在全球有接近1300万名活跃的志愿者,他们直接在各个社区开展红十字运动的主要工作,是各个国家红会的核心。是他们让我们与其他的人道组织有所不同。

  今年是红十字运动起源150周年,因此今年的世界红十字日有特殊的意义。不仅仅是5月8日当天,接下来几个月都将有一系列庆祝活动,包括一些特别的展出。世界上一半的红十字志愿者是年轻人。因此很多活动会突出青少年志愿者的工作和作用。中国红十字会也正在举办不同的青少年红十字活动,我们(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的工作人员也应邀参加了一些。我们想传递这样一个讯息: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是一个国际运动,中国红十字会是其中的一部分,这非常重要。

  国际红会将继续为芦山地震受灾民众提供各种帮助

  记者: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东亚代表处下一步在中国有什么重大工作安排?

  范马丁:现阶段,我们会继续在能力范围内为芦山地震受灾民众提供各种帮助。我们已经用救灾应急基金购买并发放了一批家庭包和卫生包。随着救灾转向恢复和重建阶段,我们希望能够继续提供相应的支持。日常情况下,我们将继续支持中国红十字会实施一些不同领域的项目,比如健康、减灾、生计项目等。尽管规模不大,但我们希望与中国红十字会密切合作,逐渐将这些项目复制和扩展开来。

  中国红十字会是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重要成员

  记者:国际红十字会和中国红十字会是什么关系?国际红十字会北京代表处日常会以何种方式参与中国红十字会的工作?

  范马丁:首先要说明的是并不存在“国际红十字会”这样一个组织。“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包括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IFRC),红十字国际委员会(ICRC)和187个国家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以下简称国家红会)。 这187个国家红会包括中国红十字会,他们都是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成员。中国红十字会的地位得到了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和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完全认可。有关“中国红十字会不是国际红十字运动成员”的说法是完全错误的。中国红十字会是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的一员,也是重要的一员。我们与中国红十字会之间有着紧密联系。作为一个成员组织,我们为成员提供支持,确定战略方向,尤其重要的是在灾害发生时帮助国家红会协调国际救援,但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对国家红会并不存在管理关系。

  我们在不同领域支持中国红十字会的工作,包括健康卫生、灾害管理、可持续发展、媒体传播和组织发展。我们的工作人员会定期与中国红十字会人员在以上工作领域开展协调工作。 当然,作为东亚代表处主任,我也定期与中国红十字会领导会面、协调并开展工作。

  中国红十字会与其他国家红会有很多共同之处

  记者:中国红十字会的组织结构模式和运行模式在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大家庭中,属于特殊类型吗?

  范马丁:因为不同的政治体制、社会制度和历史原因,我们的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包含了不同类型的国家红会。每个国家的红会都是结合自身环境开展工作。因此我们既有“中国特色”的国家红会,也有“德国特色”的国家红会。但是在基础的事务上,中国红十字会与其他国家红会有很多共同之处。

  中国红十字会的努力如果完全被批评浪潮掩盖,那将是很大的遗憾

  记者:您如何看待中国红十字会这几年遭遇的信任风波?你们和中国红十字会沟通过这个事情吗?

  范马丁:人们应该看到中国红十字会在救灾行动和社会救助中开展了很多专注并且专业的工作,特别是他们对受灾地区脆弱群体以及社会中弱势群体的帮助。所有的这些努力和工作成果如果完全被批评浪潮掩盖,那将是很大的遗憾。中国红十字会已经开始了重要改革来提升管理水平,提高透明度和加强问责机制。例如,他们发布捐款使用情况的详细信息,积极公开回应大家的所有质询,努力改进公众提出的工作欠缺。这些行动都是在朝更好的方向努力。我希望大家能够认可这些努力背后的决心。

  其他国家红会也遇到过信任危机并重塑公信力

  记者:出现信任危机后,中国红十字会也在通过各种方式积极谋求赢回声誉,但目前看来效果不大。据您了解,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红十字会组织是否也遭遇过类似窘况?对中国红十字会摆脱信任危机您有什么意见和建议?

  范马丁:在许多国家红会中,也遇到过类似情况,也需要努力重建公信力。我相信其中一些国家红会已经与中国红十字会分享过如何摆脱信任危机的做法和经验。但中国红会面临的情况也有与其他国家不同地方,例如社交媒体环境。而且每个国家的公众对不同事件的反应也有所不同。

  中国红十字会重获公众信任是一个渐进过程

  记者:中国红十字会邀请社会名流成立了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国际红十字会组织成员是否也有类似组织?您如何评价社会监督委员会?

  范马丁:像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这样的组织在其他国家红会肯定是存在的,特别是面对危机,需要重获公众信任的时候。有的国家,不是专门成立一个委员会,而是原有的一些机构行使监督职责。

  当公众提出各种针对中国红十字会的质询时,社会监督委员会做了很多重要的调查工作。相信这种方法和过程会有助于中国红十字会重新获得公众的信任。重获公众信任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不是朝夕之间就能完成的。但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红十字会管理层进行改革的决心。在此过程中我们会尽全力提供更多的技术支持。

  中国红十字会在灾难面前开展的各项工作显示其进步

  记者:您如何评价中国红十字会针对芦山地震的工作表现?

  范马丁:芦山地震后,中国红十字会反应迅速,立即向灾区派出了25支应急救援队,超过400名工作人员和志愿者进行搜救和紧急医疗救助,并分发了几千顶帐篷、棉被、夹克衫和上万件食品、水、药物和其他救灾物品。

  中国红十字会的各项工作,显示了汶川地震后五年内他们在救灾工作上取得的各项进步。各种专业的救援能力得到了发展。例如,2008年汶川地震中,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派出了很多支专业的国际救援队伍。中国红十字会在这个基础上建立了自己的专业救援队伍。他们也开展了新的专业行动,例如心理抚慰工作。未来他们还会继续开展恢复和重建项目。

  人民网网友参与监督红会工作是一种创新

  记者:芦山地震后,中国红十字会紧急采购2000万元粮食、油、卫生用品,用于援助芦山地震受灾群众。这是芦山地震后,中国红十字会第一次大额现金开支。对此次工作,人民网公开征集了三名网友参与监督,他们目前正在四川灾区开展工作,中国红十字会也非常配合。您如何评价这种来自民间的监督模式?

  范马丁:这种来自民间的监督是一种创新的、有建设性的方式。我们相信这种方式有助于中国红十字会重建公信力,而且可以作为一个很好的范例推广到其他国家红会。

  对赵白鸽和她的团队有足够信心

  记者:您如何评价赵白鸽?

  范马丁:我觉得不该由我来评价赵白鸽会长,应该是她来评价我的工作才对。但是我想说的是作为一个非常有活力、非常能干的领导,她正在推动中国红十字会进行重要改革。我们对她和她的团队有足够的信心。

  记者:从国际红十字会的角度,如何评价中国红十字会这两年的整体工作?对中国红十字会下一步的工作有什么具体建议?

  范马丁:中国红十字最近几年在透明度和问责机制建设上取得了重要进步。当然这是一个渐进的过程。项目活动方面,中国红十字会在志愿者管理、青少年工作上都有长足的发展。社区项目也从原来各自独立的项目到现在整体规划、协同发展。针对于不同需求的群体开展不同的服务,比如留守儿童关爱活动。这些管理结构、管理方式上的调整是整个组织发展的基石。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些是其重要改革的良好开端。

  媒体和民众应将中国红会救灾事实和质疑区分开来

  记者:现在很多中国媒体、中国民众都在关注中国红十字会,您对他们有没有想说的?

  范马丁:像我之前提到的,人们应该看到中国红十字会在救灾行动和社会救助中对有需要的人进行的帮助,并且把事实和质疑区分开来。我们定期与中国红十字会的人员沟通、开展工作,了解这个机构里有很多有责任心、有能力的工作人员。中国的人道主义事业正在经历一场变革。我们相信中国红十字会,基于自身丰富的经验,能够在其中发挥重要作用,与其他社会机构和民间组织一起更好地服务社会。

  资料背景:

  1、各国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家红会)

  全球目前共有 187个国家红会(塞浦路斯红十字会已经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认证,还未加入国际联合会)。国家红会是其本国政府人道工作领域的辅助机构,开展灾害救援、卫生和社会服务等活动。在战争期间,各国红会可援助平民,可为武装部队提供医疗支持。国家红会必须首先得到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基于一系列认可条件的承认,才能成为运动的一部分。得到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认可后,国家红会可加入各国红会的联盟组织国际联合会。

  2、国家红会、IFRC、ICRC之间的关系

  国家红会的身份须经过ICRC认证,经认证后加入IFRC。但三者之间并没有任何隶属关系。

  在紧急情况下,为了更好的协调整个运动的资源,提高救援效率,国家红会、IFRC及ICRC签订了塞维利亚协议(1997年11月),三个组成部分在不同的情况分别起主导作用:在战争或武装冲突中,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起主导作用;在自然灾害中,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起主导作用;在一些特殊情况下,国家红会起主导协调作用;在既有战争或武装冲突,又有自然灾害的情况中,一般由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主导协调。

  3、“国际红十字会”

  很多时候在新闻媒体报道中听到“国际红十字会”这个名词,但这是一个很模糊的概念,一般是指“红十字国际委员会”(ICRC)或是“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IFRC),视情况而定。一般在战争、武装冲突时,是指ICRC,而在和平地区灾害救援时多是指IFRC。但并没有一个机构正式名称叫作“国际红十字会”。

  作者:李叶

责任编辑: 张广强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