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警地震波:实战“保命”51秒

2013-05-10 10:11:47  来源:东方早报

  ■ 1140万建防震减灾体系 在芦山地震波抵达北川前51秒发布预警

\

  人物原型: 参与芦山抗震救灾的北川县公安消防大队的消防战士。

  “滴滴滴滴……” 4月20日早上8时许,一阵急促刺耳的手机警报声响起,四川省北川县防震减灾局局长陆桂全急忙掏出手机。 这是预示地震来临的警报铃声。 目光扫过手机屏幕,字幕显示:“雅安芦山发生地震,地震横波还有51秒到达本地……” 警报不停蜂鸣。 陆桂全说,发出预警信息的,正是“5·12”汶川大地震后,耗资1140万元重建的北川防震减灾体系。

  如果不是2008年5月12日那场大地震,陆桂全或许不会走上防震减灾的岗位。此前,他是北川县墩上乡党委书记。

  这场任职的背后,有一段故事让北川防震减灾人难以忘怀。

  地震办两工程师遇难

  在2008年5月12日之前,北川县并没有“防震减灾局”这个机构,只是在县政府下设置有北川县地震办。

  2008年5月12日上午,北川县委常委会议上通过决定,将地震办升格为县防震减灾局。当地震办的人们还沉浸在机构升格的喜悦之中时,一场毁灭性的地震悄然袭来。

  北川羌族自治县年鉴(2009)记载,震前,地震监测设施运行良好,但未发现微观和宏观异常情况,也未收到上级部门有关地震预报的信息。

  披着安全假象的5月12日,陆桂全恰好在县城公干。下午2点28分,北川县城地动山摇。剧烈的晃动中,陆桂全拼命往宽阔地跑,跌倒几次、摔掉4颗牙齿后,他为自己赢得了安全。

  但是,位于政府大院的地震办以及地震办的职员却没那么幸运。

  陆桂全说,据他后来了解到,“5·12”地震当天,由于起初的震动很小,在没有任何预警信息的情况下,北川县地震办主任、高级工程师刘太平和工程师杨敏(女)在地震发生后还赶回办公室监测、了解地震信息,但景家山塌下的上万立方米巨石却将他们无情掩埋。

  “两人的遗体,至今都没能找到。”陆桂全的语气变得沉重,“地震办一共才4个人,两个突然遇难,这个损失非常惨重。” 受此影响,北川县地震监测机构基本瘫痪,全县从震后至时年6月初,几乎成为地震监测盲区。

  曾经年年追着要经费

  “如果当时有目前这套预警系统,他们可能不会遇难。”北川县防震减灾局副局长肖明德说,“五年前,我们的预警系统太落后。”

  这种落后的窘境,他形象地描述说:“地震发生后,到底是本地发生,还是受外地波及?大家都像无头苍蝇,找不到北。”

  肖明德以前在四川省绵阳市安县从事地震监测工作,2008年汶川地震后,作为技术骨干被调任北川县防震减灾局。他赴任时,北川县的地震监测设施全部损毁。

  查阅相关材料后,他了解到,地震前,北川县在县委大院、禹里中学、坝底乡设有3个强震台,另有4套前兆观测设备(深水井位、水温、二氧化碳、FD-3017测氡仪)和气象三要素(气温、气压、降雨)观测仪设在县委大院。

  除此之外,北川县香泉乡拱桥村设深井水温观测点,擂鼓镇清真寺设浅井水温观测点。在县委大院内、魏家沟、擂鼓镇石岩村分别设有3个土氡观测场,以及其辅助设备等地震监测基础设施。

  “北川县震前这些监测工具,都是很早以前的监测手段,比较落后。”肖明德说。

  “和防震减灾设施一样落后的,还有防震减灾意识和重视程度。”在基层工作多年的肖明德如是说。

  在他的记忆中,那时候防震减灾的经费奇缺,每年都在向政府要钱,经常都是索要无果,只有运气好时才能得到一两万元钱。“没有经费支撑,防震减灾的宣传也基本停滞。”

  对此,曾任乡镇党委书记的陆桂全也深有体会。“实打实说,地震前,乡镇对于防震减灾工作重视程度的确不到位。”

  对于北川县地震办当时的工作状态,汶川地震中遇难的北川县地震办主任刘太平的儿子刘炯曾在《怀念北川地震办的父亲》一文中描述道:

  “爸爸的单位不是那么受人重视,总会有人误说成‘计生办’(四川话中‘地震办’谐音‘计生办’);经费总是那么紧张,他不是到成都找四川地震局领导,就是到绵阳市地震局要求给予资金上的支持;单位没有车,观测点有问题或出现异常,他总是骑上自行车到乡下的现场进行调查。”

  防震减灾震后纳入预算

  孱弱的防震减灾监测体系终究让8.0级的汶川大地震在毫无预兆下席卷北川,没能给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提供丁点儿预警信息,包括两名地震办工作人员在内的15645名北川人遇难,另有4413人失踪。

  两万多条生命换来的教训,让北川的防震减灾重建工作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

  北川县委、县政府将防震减灾工作纳入北川整体发展规划,抗震设防要求也被纳入基本建设管理程序。

  最让陆桂全、肖明德二人感到振奋的是——以后再不用跑部门要钱了。北川县将防震减灾经费纳入县财政年初预算,每年预算20万-30万元。

  此外,为了让防震减灾工作引起各个乡镇、部门重视,北川县还将防震减灾工作纳入年度目标考核。

  伴着政策重视而来的,是北川防震减灾体系灾后重建的巨额资金投入。这笔资金高达1140万元,据陆桂全讲,资金主要由北川国家灾后重建基金、四川省地震局投资以及山东省地震局援建资金构成。

  2008年下半年开始,北川县开始重建防震减灾系统。一年后,防震减灾系统的核心“一中心、九台站”开始建设。

  地震监测中心是核心的核心,陆桂全说,打造整个监测中心,北川耗资910万元。

  九个台站,包括五个强震监测站、两个地下水监测站,以及GPS监测站和测震监测站。

  和这套防震减灾系统匹配的,是14个地震烈度采集速报点。此外,北川县防震减灾局还建成地震宏观前兆观测网、灾情速报网、防震减灾网,组建由23名防震减灾助理员组成的乡镇防震减灾队伍,开展防震减灾业务工作。

  2010年5月6日,北川县地震监测网与四川省地震监测网联通,并与周边市县14个测震台监测数据实现共享,北川地震监测台网由此组建完成。

  陆桂全说,“一中心、九台站”的建立,形成了一套集地震监测中心、数据传输中心、震情汇商中心于一体的多层面防震减灾技术系统。 同时,“一中心、九台站”和地震预警、烈度速报系统的建立,也让北川实现地震监测“网络化”。

  去年,某自治区地震局官员在参观完北川地震监测中心后感叹说:“北川这套防震减灾系统,比自治区的设备还要先进。”

  在陆桂全看来,耗费巨资重建的北川防震减灾系统,在全国县级城市中肯定是一流的。

  下载手机应用接收预警

  有了一流的设备,陆桂全说,他们需要做的就是利用现有平台,在地震发生时,及时为政府应急部门和公众提供地震信息。

  北川这套防震减灾系统中,其中一个环节的功能是进行地震预警,这是北川防震减灾局与成都高新减灾所合作项目,主要是通过运用地震波与无线电波或计算机网络传播的时间差,在破坏性地震波(地震横波)到达之前发出预警信息。

  在这次雅安芦山地震中,北川防震减灾局的地震预警系统提前51秒收到地震信息,最初监测到的震级为5.9级。

  “公众享有地震信息知情权。”陆桂全说,地震发生后,防震减灾局都会及早将地震真实信息传递给老百姓,但在很多地方,这个预警信息被当成“秘密”。

  “预警信息主要通过手机和电视两个终端同时进行发布。”陆桂全说,只要是安装有地震预警系统的手机 都会收到预警信息。

  陆桂全说,地震预警软件目前支持iOS系统或Android系统手机,公众可在成都高新减灾研究所官方网站下载客户端,并申请成为地震预警志愿者获取用户名、密码。完成以上步骤后,地震预报软件会根据用户设定的震级发送预警信息。

  此外,北川有线电视用户,都能通过电视收到地震信息。目前北川有线电视覆盖人口达16万,而北川全县共有23万人。

  陆桂全说,地震震级达到3.0-4.5级,地震预警系统会自动在电视屏幕下方出现滚动字幕;超过4.5级,整个电视画面都将切换为预警信息字幕。

  “接到预警信息后,地震监测数据处理中心就会及时处理预警信息。在5分钟内,通过测震台计算出地震发生时间、震级大小、震中位置。”肖明德说,依靠监测网络上共享四川的省市地震监测数据,在地震发生20分钟内,能相对准确计算出地震烈度及震中大体损失情况。

  “4·20”芦山地震发生7分钟后,北川防震减灾局向北川科级以上干部、乡镇、学校、医院、企业法人等300人发送手机预警短信,为政府有效组织抗震救灾提供可靠依据。

  学生演练带动家庭防震

  北川县政府应急办主任杨昌军就是收到预警短信的300人中的一员,收到短信后不久,手机通讯网络就出现中断。

  但是,他第一时间赶往县委广场集合。杨昌军说,按日常防震减灾演练,地震或其他灾情发生导致通讯中断后,县委、县政府以及相关政府部门一把手,必须尽快赶到县委大楼前的广场集合。

  陆桂全说,经过汶川特大地震洗礼,北川县防震减灾局实现应急准备“常态化”,经常开展地震应急演练,全县40所中小学校实现应急疏散演练全覆盖。他说,此举是希望“通过一个学生影响一个家庭,一个家庭带动院落,一个院落带动一个片区”,让防震减灾意识深入人心,提高公众在地震灾害中逃生、自救和互救能力。

  “汶川地震后,我们也懂得了灾区需要什么。”陆桂全说,芦山地震发生20分钟后,他就联系上雅安市、芦山县两级地震局主要领导,对方需要的正是北川防震减灾局已备好的海事卫星电话和发电机。

  有过地震灾区管理经验的杨昌军在赶赴芦山地震灾区“芦中旧址安置点”后,根据以往的经验,为安置点每个灾民制作临时救助卡,保证救灾物资有序发放,且有账可查。同时,他还制定《安置点工作人员八项制度》,确保抗震救灾工作人员能针对性开展工作。

  和应急办一同赶赴芦山地震灾区的北川县公安、消防、卫生等救援力量,也都各自发挥汶川地震中总结出来的经验,各司其职开展救援工作。

  参与芦山抗震救灾的北川县公安消防大队指导员刘宵翌说,大队赶赴灾区的两个地震抢险分队,因为经常演练,在救灾过程中,救援时能带上最急需的破拆工具和生命探测仪,安置时,能及时帮助受灾群众搜寻贵重物品,保障灾区水源和防火工作。

  芦山7.0级地震,是重建后的北川防震减灾体系经历的最大考验。在这次大考中,北川防震减灾体系的预警系统、应急力量的救援行动,凸显着北川防震减灾人对汶川地震的教训总结。

  而今,北川总结的防震减灾经验和重建的防震减灾体系,已逐渐被其他地方政府学习、借鉴。

  早报记者采访期间,陆桂全还接到四川省广元市朝天区防震减灾局的电话。

  “是咨询我们地震预警(系统),他们也要搞。”陆桂全有些自豪地笑着说。

责任编辑: 宋代伦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