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捍卫中国社会最后的基础?

2013-05-10 10:18:01  来源:观察者网

  刚过完五一节,中国人舌尖上的百种美味又消失了一道。据媒体报道,多家知名的连锁火锅店被查出“掺假羊肉”,那些看起来红白相间、听起来纯净新鲜的“新西兰羔羊肉卷”,其实是来自山东未经检疫的死狐狸、死老鼠肉与明胶、胭脂红、硝盐等化工配料的混合物。

  消息一出,哗然也还哗然,但表示激愤者已然不多了,深感惊讶者几乎绝迹。只要一直都是地球人,没人再对这类新闻产生反应,就像又听说一个濒危物种灭绝了,不再有痛心和追悔,只有淡淡的一闪念:下一个轮到谁?

  中国人的舌尖美味,大多来自老祖宗们的创造发明,广义上,也属于中华文化遗产的一部分。在海外,洋人不一定知道长城故宫文物古董,但一定知道广东早茶四川火锅,可见,中华美食是文化遗产中一个很重要的部分,甚至还承担着很大一部分对外“软实力”方面的任务。

  虽然如此重要,但却又不像长城故宫文物古董,政府有强制性的保护措施,毁坏者被判违法;中华美食这部分基本上是由民间自行管理,发扬光大也好,自毁长城也好,属于民间自己的事,政府只在食品安全方面承担一定的监管责任。

  若对应到长城,就好比政府只负责确保城墙不倒、城楼不塌,至于城墙上的砖石是否早已被偷换成了木头块、塑料筒、废纸卷,就只能听之任之了。因为这都归“市场”了,据说市场能够很好地自律,比行政权力更知道如何配置资源。

  但无论市场如何神奇,现实是,木头城墙和塑料城楼早晚是要整体垮塌的。众所周知,在食品安全监管这个阵地上,政府实际上已经失守。曝光“掺假羊肉”的电视节目里,主持人最后以一个质问句结尾:如果连我们的记者都能轻易揭穿火锅店里的黑幕,政府的监管部门干什么去了?

  对政府来说,长城依然绵延万里,但谁都知道,古老的城砖差不多都已经被偷换完了。人们走在“中华美食”这座外观仍不失壮丽的长城上,已经毫无安全可言了,今天一群人陷进泥巴糊的烽火台,明天一批人掉进树枝搭的城门洞…,悲哉我古长城,早已不是抵御外敌的坚固堡垒,反成了残害同胞的没顶沟壑!

  想像一下那些每天在脏水里剥死老鼠、用旧皮鞋制作明胶、最后合成各种“羔羊肉卷”的工人们,他们是在一种什么样的心理状态、精神状态下从事这些工作的?人们通常只说“无良商家”、“黑心商人”,真的只是良心缺失这点事吗?不觉得这里面有着明显的反社会行为吗?这些“食品加工厂”也有领导,也经常开会吧,领导在会上说什么?他们不说“吃的人吃死活该”这句话吗?领导和工人不凭这句话互相支持吗?一个公开的秘密是,很多农民自家吃的菜“单种一垅”,卖到市场上的菜都带着剧毒农药,如此“行规”,不也建立在“吃死活该”这一共识之上吗?

  这已经就是一场无形的“食品战争”了,无数条无形的战线横穿在每个城市的每个市场,无数次无形的战斗发生在穷人和富人、农村人和城里人之间。

  市场终将吞噬社会,只提哈耶克不提波兰尼的学者们,有意无意地忘了这个七十多年前的警世恒言。

  食品、水、空气,构成了支撑社会大厦的最后一层基础。现实是,在市场吞噬社会的一场场无形战争中,中国人实际上一直都在撤退,从文明礼貌、公共秩序、环境卫生、教育程度、医疗保障、社会福利等等“高层”的社会建构上一级一级退下来,一次次放弃最后的捍卫和坚守之后,就退到了这个已经不算社会学范畴、基本上属于生物学领域的“地下室”了。这是社会大厦最后的基础,没有任何华丽的装潢和布置,只有一根根裸露着的维生管道。而战斗并未停止,甚至愈发激烈,进攻者正在动用各种兵器切割这些管道,而防御的一方则一如既往地龟缩一团,除了一遍遍惊呼大厦将倾或干脆四散逃命,完全不知如何起身捍卫。

  羊肉卷还不是“刚性”食品,大不了从此再也不吃了,少了个解馋的玩意还死不了人。但等到“分支管道”都被切割完了,大米白面等“主管道”成了最后的目标,中国社会还能守住什么?

  向政府呼救作用不大,政府也正在“市场派”的压力之下精简机构,新一届政府宣布还要“壮士断臂”,自砍三分之一行政职能。社会的事社会自己管,这是新的基本原则,要不你们自己和市场去商量商量,让它手下留情?

  中国二十多年市场经济,没有人在捍卫社会,整个社会一直在退却、在沉沦、在龟缩,这是个惊人的现实。在社会大厦最后的基础垮塌之前,再次提出这个问题,但愿不会太晚!

工人正在翻醅

责任编辑: 宋代伦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