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综述民国时的中国梦:武官不怕死文官不贪钱

2013-05-10 17:56:58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网

  【中国新闻周刊网5月10日综合报道】民国是一个意气张狂的年代,一个动乱的年代,也是个有着一批富有魅力的知识分子的年代。如果向当时的人们征集他们的“中国梦”,会有些什么样的内容呢?

  恰巧,历史上有这样一份能满足我们好奇的资料。

  胡愈之主编的《东方杂志》在1932年11月1日向全国各界知名人物遍发通启约400余份,征集“中国梦”。到12月5日截止时,共收到答案160余封。在1933年元旦,《东方杂志》刊登了去年11月征集来的142个人的244个未来梦想。(梁漱溟和朱自清等人行动太慢,过了截止日期才将梦想送到,没赶上刊登,只好来了个“梦想补遗”。)

  加上两个迟到的,在144个做梦者中,身份地位各有不同,其中算得上知识分子的至少有107人,占75%以上——大多是大学教授、作家、新闻工作者等知识分子,如柳亚子、郑振铎、巴金、郁达夫、林语堂、邹韬奋、周作人、马相伯、张君劢、周谷城、俞平伯、章乃器、茅盾、顾颉刚、杨杏佛、施蛰存、傅东华、叶圣陶、谢冰莹、夏丏尊、徐悲鸿、老舍、楼适夷、周予同、孙伏园、冯自由……即使是官吏、实业家、银行家几乎也都是知识分子出身。

  他们回答的是这样两个问题:

  先生梦想中的未来中国是怎样?(请描写一个轮廓或叙述未来中国的一方面。)

  先生个人生活中有什么梦想?(这梦想当然不一定是能实现的。)

  民国知识分子的中国梦是个什么范儿?

  民国人设想了怎样的一个未来中国?

  1931年,日本侵占东三省。1932年初,日军又进攻上海。面对外敌入侵,国内并无万众一心之景象,军阀割据,内战不断,独裁专制,贪污腐败……在贫穷落后的中国里,民不聊生,中国正处在一场噩梦之中。这个时候,人民更能直接体会到“国家”的意味,一方面能否使国民在外国人面前有自尊感,一方面,国家的行为是否“天下为公”。民国的知识分子对一个什么样的未来中国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富强的国家林语堂只希望有一小片净土

  《现代杂志》主编施蛰存:“一个太平的国家,富足,强盛。中国人走到外国去不被轻视,外国人走到中国来,让我们敢骂一声‘洋鬼子’。

  教育部的戴应观:“几十年后的中国,完成孙中山先生的建国方略,铁路、公路、航海、航空、教育、科学都有巨大的发展”。

  林语堂则说:“我不希望有全国太平的天下,只希望国中有小小一片的不打仗,无苛捐,换门牌不要钱,人民不必跑入租界而可以安居乐业的干净土。”

  天下为公梦郁达夫想中国人个个都不要钱

  面对外敌的入侵,中国却仍在私利的斗争中动荡,国家应是大家的,知识分子对于国家有着这样的梦想。

  上海市政府参议武育干:“那时的中华民国是一个真正名符其实的‘民’国,不是实际上的什么‘军’国,‘匪’国,‘官’国,‘×’国。”

  郁达夫:我只想中国人个个都不要钱,而只把他们的全部精力都用到发明、生产,互动,与有意义的牺牲上去。将来的中国,可以没有阶级,没有争夺,没有物质上的压迫,人人都没有,而且可以不要“私有财产”。

  《时代画报》编辑章克标:“一切的梦想,一切的梦,是一种超越的飞跃,所有界限和藩篱,须是完全撤除,国家这种界限,在任何人的梦想中或梦中是不配存在的。”

  北大教授李宗武:“中国的军人不要只能内战,不能抗外”;“军事当局不要只知剿共,不知御侮”;“学者们不要相率勾结军阀,联络要人”;新闻记者“不要成为御用的宣传者”;“中国民众能监督政府,使政府不为少数军阀所私”等。

  上海银行张水淇:“……没有靠了枪杆压迫无武装的人民贡其膏血的英雄。……政治之设施决之于国民的公意,公意一决,个人不拿阴谋鬼计来破坏。”

  《东方杂志》文艺栏编辑徐调孚梦想“未来的中国没有国学,国医,国术……国耻,国难等名辞。”

  光华书局编辑顾凤城梦想中的未来中国“是没有阶级,没有种族,自由平等的一个大同社会。”

  世界梦柳亚子:没有民族阶级的大联邦

  弱肉强食的世界令国人饱尝辛酸,而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中国文化,也体现在民国人的世界梦中,中国如今的和平发展道路,对和谐世界的构想,早在当时已初见端倪。

  柳亚子梦中是一个“大同世界”:“打破一切民族和阶级的区别,全世界成功为一个大联邦”,“没有金钱,没有铁血,没有家庭,没有监狱,也没有宗教;各尽所能,各取所需;一切平等,一切自由。”

  女作家谢冰莹:“一个没有国家,没有民族,没有阶级区别的大同世界。”

  铁道部一科长吴嵩庆:“废除军备,国界,种族而臻于大同。”

  民国人的民生梦周谷城:人人有机会用抽水马桶大便

  制度不能真正解决一切问题,循着中国传统的人治思维,解决民生问题,也许先要一批圣贤出来,但圣贤难成,科学可以帮忙吗?想象中的具体的生活又呈现了什么样的画面?

  国立上海商学院教授俞颂华梦见“中国出了一位大科学家,能够改造国人的生殖细胞,使得未来一代新国民都富于创造冲动,没有占有冲动。

  中学生杂志编辑叶圣陶对民生梦有个抽象的构建:“个个人有饭吃,个个人有工作做;凡所吃的饭绝不是什么人的膏血,凡所做的工作绝不是充塞一两个人的大肚皮。”

  法政学院教授钱啸秋则具体得多了:“吃饭不是各办各的,而是持票赴农村公共食堂去吃。”

  暨南大学教授周谷城:“未来中国首要之件便是:人人能有机会坐在抽水马桶上大便。”

  社会科学研究所的姜解生梦想“全国的人民都住在庄严伟大的公共住宅。他们底工作每天只有四小时或六小时。等到全国的电钟放出了上工的声号,他们已一秒钟不差地到达各人群底工作地点。”

  《生活周刊》主编邹韬奋梦想的中国“连现在众所公认为好东西的慈善机关及储蓄银行等等都不需要,因为用不着受人哀怜与施与,也应不着储蓄以备后患。”

  林语堂说得却不是未来,更直指现实:“我不做梦,希望内地军阀不杀人头,只希望在杀头之后,不要以25元代价将头卖与死者的家属。”“我不做梦,希望全国禁种鸦片,只希望鸦片勒捐不名为‘懒捐’,运鸦片不用军舰,抽鸦片者非禁烟局长。”

  南京国立编译馆的刘英士:“未有人民不健全而国家不衰弱者!未来中国的命运不决定于我们的‘梦想’,而决定于我们的行为。……未来中国的国家身份,仍旧是和它的构成分子的知识,能力,和道德相称。”

  说了那么多理想,读者金丁则直指现实的问题:“人人都能享受香水汽车电灯跳舞书报。香水、汽车、电灯、跳舞、书报,……为什么甲能享受乙不能享受?未来的中国是不该如此的!”

  对当官的有何期待?

  外交部长罗文干:“武官不怕死,文官不贪钱。”

  苏州振华女学的王季玉:大小官长有诚实和牺牲的品格。

  林语堂:“我不做梦,希望监察院行使职权,弹劾大吏,只希望人民可以如封建时代在县衙门击鼓,或是拦舆喊冤。”

  “我不做梦,希望贪官污吏断绝,做官的人不染指,不中饱,只希望染指中饱之余,仍做出一点事情。”

  “我不做梦,希望政府保护百姓,只希望不乱拆民房,及向农民加息勒还账款。”        

责任编辑: 书丹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