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官正夫人:工作调动后差点没给孩子上成户口

2013-05-11 14:53:04  来源:人民网

  编者按:五十年前,他是清华大学的理工翘楚,获校长颁发优秀毕业生奖章;十年前,他是党和国家领导人,位居政治局常委;现在,他已然是一位作家,写随笔、写散文,还写小说。近日,吴官正最新作品《闲来笔潭》出版,讲述了一位领导人的心灵随感。人民网读书频道独家首发《闲来笔潭》精彩书摘,再现吴官正的人生哲理和为政之道。书中同时收录了吴官正夫人张锦裳的回忆文章《相伴五十年》,讲述了夫妻五十年相濡以沫的岁月真情。

  相伴五十年(三)

  张锦裳

  他工作十分卖力,技术也好。平时在工厂里转,没有故障时,就坐下来看书、设计、做实验,晚上常在值班室睡觉,一旦新上的技术系统出现故障,就立刻赶过去。有一次,氯化聚醚车间一台近万个元件的测温设备出现故障,技术人员和工人处理不了,一天未找到原因,到晚上只好请吴官正来。他问了一下情况,考虑了一会儿,接通电源,很快找到了原因,使设备正常运转,车间恢复了生产。葛店化工厂的职工说,吴官正的脑子转得快,就像挂在墙上的算盘。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他在寝室和工作间看书、设计、做实验,给工人同志传授技术。与蒋伯雄等同志一起搞了近二十个项目,其中有几个项目达到全国同类企业先进水平。

  1974年7月的一天,校长找到我说:“张老师,组织上调你去武汉,去年调令就来了,你教物理,咱们缺物理老师,没有人接替你,就没有告诉你,今年学校已接收一名大学生教这门课,你可以走了。”想到十五年的两地分居生活即将结束,我非常高兴。调我的事,他没有向组织提出申请,是武汉市委的决定,他也是后来才知道的。

  搬家前,最大的麻烦是孩子的户口问题。我们当时没有经验,给大儿子、二儿子随爷爷奶奶上了农村户口,只有三儿子跟着我上了城市户口。迁户口时,大队、粮食局、县里的领导都不同意两个儿子转为城市户口。我说:“我们夫妻俩都是城市户口,孩子户口应该可以改过来吧!”工作人员说,落什么户口就是什么户口,不能再改了。我只好给吴官正写信。他回来后,我们一起步行到余干县城办户口,找了乌泥村一个在县城工作的干部,他也说帮不上忙。因为假期快结束了,我们只好带着二儿子、三儿子先去了武汉。

  到了葛店化工厂,吴官正就把我们三人托给了他的同事,自己马上搭车返回市里去落户口。到了公安局,民警看他穿一身旧工作服,口音很重,问他哪里来?干什么?他说:我从江西来,上户口。工作人员看有两个孩子是农村户口,说要改户口可不行,除非有上级领导讲话。他老实说,上边没有人说话。工作人员又瞟了一眼介绍信,忽然问,你就是葛店化工厂的吴官正?他回答“是”。工作人员连忙请他坐下,把我和三个孩子的户口都上了。原来,因为吴官正技术和工作出色,市委领导有过交代,要把吴官正家属迁移的事办好。

  他回来高兴地说,户口办下来了,全家人高兴得不得了。这事虽然花费了很多精力和口舌,我们也理解工作人员的难处,因为当时户口迁移的规定很严格,改户口和迁户口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

  我们在离工厂几里远的农村租了一间房,屋里很简单,一张床、一个灶、一张桌子,吃住都在里面。因为回来接我们,耽误了几天工作,官正上班后不分昼夜,连续工作了三天三夜,全身浮肿。厂里的书记郑仲衡强行把他送了回来,命令他睡觉、休息,对我说:“小张,你要把小吴看好。”

  我分到葛店化工厂子弟学校教书,二儿子上子弟学校,小儿子上幼儿园。因为舍不得用电,家里点的灯泡光线昏暗,影响了孩子的视力。我们吃不起水果,武汉有个同学是工程师,请我们到他家做客,端上来苹果,我看他爱人把皮削成长长的一条,至今印象还很深刻。

  有一次,小儿子生病,吴官正又去市里开会,不在家。我把孩子带到葛店化工厂医院,因为缺钱,只住了几天院,还没有治好,我们就把孩子带回了家。还有一次,二儿子在学校被楼上扔下的拖把砸中了头,鲜血直冒。我当时正在上课,得知后立刻把孩子送到厂医院,缝了好多针。因为我晕血,送到医院后,我也昏倒了。

  1975年4月,湖北省委决定破格提拔吴官正任武汉市科委副主任。离开葛店化工厂时,买了两张床,带了两把竹椅和一个塑料袋。又过了一段时间,我攒了一点儿粮票,用粮票换了两把藤椅。有人说,你怎么能用粮票换?我说,实在没有钱,怎么办呢?粮票是攒的又不是偷的。现在,这两把藤椅还在江西。


相关阅读:

吴官正:退休了就是普通老人 不管事少说话

吴官正新书谈用人:武大郎开店 比他高的不要

吴官正新书:喜欢走极端的民族易走向毁灭

吴官正:明年到外地过年以免给领导添麻烦

中纪委原书记吴官正:早退晚退都要退 晚下不如早下

责任编辑: 艾萨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