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会社监委:经费由红会提供并未影响独立

2013-05-14 07:40:22  来源:新京报

  新京报讯 昨日,知名爆料人周筱赟的一篇帖子再引红会风波,质疑红会社监委并不独立于红十字会,就是红会的公关部。其中,帖子列出社监委多个问题。

  网友质疑社监委

  昨日上午,周筱赟微博的帖子大致内容为:社监委的资金无法独立;社监委新闻发言人王永的公司与红会有过商业合作;王永公司涉嫌以社团名义营利;王永作为社监委新闻发言人,为红会常务副会长赵白鸽颁奖等。

  昨日,一位社监委委员表示,6月9日社监委将召开年中会议,届时全体委员不仅要讨论社监委成立半年来的重大事项,还要对社监委的制度细则进行讨论,完善社监委的监督机制和管理机制。

  “在6月9日前,全部16名委员被要求不得以个人或委员身份接受任何采访,对外接待将由社监委秘书处统一协调。”该委员解释。

  王永暂不管理微博

  周筱赟称,社监委的新闻发言人王永,在管理社监委官方微博期间,发布的内容多数未经其他委员同意,擅自发布为红会辟谣“说好话”的言论。

  对此,王永昨日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己已不管理微博,目前由秘书处专职秘书管理。王永称,按照社监委的工作流程,接到网友的有效举报后,社监委就会展开调查,“由于调查结果显示,谣言确实远多于事实,所以容易给网友留下”辟谣“的印象”。

  关于官方微博的管理问题,一名社监委委员表示,王永有时未经其他委员同意,擅自在社监委官方微博上发布一些信息,比如重查郭美美事件。所以在6月9日开会前,官方微博的管理暂时不再由王永管理,经会议讨论细则后再决定。

  对于周筱赟质疑社监委资金不独立,社监委秘书长黄伟民称,按照规定,社监委的办公条件和经费都应由红会提供,“但如果这就影响我们独立,也太小看我们了。”

  ■ 回应

  1 社监委经费是否独立?

  周筱赟质疑:红会常务副会长赵白鸽说“红监会的运作经费全由委员自筹”,王永也说红监会完全独立于红会,所有工作经费都由一位委员捐赠。真相是:红监会运作就是靠红会经费养着,因红监会章程24条明确规定,红会应为其提供必要的经费保障、办公场所和设备。

  王永表示,红会承担社监委的活动经费完全合理,并不影响社监委独立、客观地履行监督职责。不能将红十字会承担社监委的工作经费混淆为“红十字会养着社监委”。目前个别委员通过红会向社监委捐赠部分工作经费,至今工作经费支出不大,用的是捐赠款项。

  周筱赟质疑:如果王永提及的委员捐款打到私人账户,以募捐名义却用私人账户接受捐款,这就属于小金库,涉嫌非法集资。

  社监委秘书长黄伟民表示,委员捐赠属于私人问题,“他不想公布就不公布,我也不清楚捐到哪里了。”

  王永表示,这笔捐款是通过红会捐赠给社监委,钱汇入了红会账户,专门用于社监委工作经费,红会对捐款只是代管,经费使用决策权在社监委,与红会无关。

  周筱赟质疑:红监会的常设机构秘书处就设在红会,红监会秘书处工作人员,就是红会工作人员。那还独立监督什么?

  王永称,目前,红会为社监委秘书处聘请了一名专职秘书,她在社监委秘书长领导下负责日常工作,办公场地由红会提供,同时,红会还指定专门部门和人员负责和社监委的沟通。这种安排有利于社监委秘书处和红会的日常沟通和工作衔接,且并不影响监督工作的独立性。

  社监委秘书长黄伟民称,按照社监委章程规定,红监会的办公条件和经费都应由红会提供,“但如果这就影响我们独立,也太小看我们了。”

  2 王永是社监委掌权人?

  周筱赟质疑:中国红十字会社监委实际就是红会公关部:红监会的核心人物王永作为发言人,听命于赵白鸽,绑架了其他委员,以红监会名义控制官微,未经委员投票表决,为红会辟谣、澄清、辩护、解释。

  王永表示,周筱赟或许觉得红会有些地方做得不好,需要监督。在周筱赟眼里,社监委是红会的辟谣机构和公关部,而他又是社监委的新闻发言人,相对来说发出的声音又较多,所以容易被周误解为王永是社监委的控制人。“我觉得我被质疑是被误伤了。这个说法不符合常理,实属高估我的能力。”

  3 王永和红会涉利益交换?

  周筱赟质疑:王永一再宣称,他和红会没有任何利益往来。我掌握的确凿证据表明,王永和红会涉嫌商业利益交换关系。收钱的商业活动“中国品牌节”曾请红会当主办方。

  王永表示,这是2007年的事,那时他还不是社监委委员,而且当时活动没有收取红会一分钱,红会也没收取其作为主办方和支持单位的管理费,“我们与红会没有任何利益往来。”另外,当时一些参与了“品牌中国与企业社会责任”的爱心企业向红会捐赠了一些实物和现金,都是由企业直接捐赠给红会的。

  周筱赟质疑:王永让自己的公司给监督对象赵白鸽颁发“中国十大品牌女性”,一个涉嫌和红会存在直接商业利益交换的人,怎么有资格去监督红会呢?

  王永坦言,因为他是社会监督委员会委员,有机会近距离了解赵白鸽的工作思路和工作状态,了解她为红会改革所付出的种种艰辛,承受的种种压力,所以在评选中,他向评委会做了推荐。但王永强调,他只是评委之一,并不能左右最终评选结果。赵白鸽在郭美美事件以后临危受命,以扎实务实的姿态为这家百年老店“号脉”并大胆改革。评委会讨论认为赵白鸽符合当选的标准。“我们在这次评选活动中和红会也没有任何利益往来。”

  4 品牌中国联盟是否NGO?

  周筱赟质疑:红监会的实际控制人王永,是“品牌中国产业联盟”秘书长。品牌中国不是其宣称的学术性NGO,而是一家商业公司,公司全称是“品牌联盟(北京)咨询有限公司”。

  王永表示,品牌中国产业联盟是在香港特别行政区依法注册的社团,品牌联盟(北京)咨询有限公司是其独家授权执行机构。为什么要去香港注册?因为他希望能独立自主地开展工作。而在国内,没有挂靠,是不能注册带“中国”字样的机构,这点曾和民政部民间组织管理局沟通过多次。

  王永称,2007年时,北京市民政局民政执法大队队长郭卫东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称,国家没有出台境外非政府组织管理的相关法律法规。对于香港批准非政府组织在内地活动,是否要到当地部门登记,没有硬性规定。

  “我们不是国家机构,没有拨款,做活动需要费用。达沃斯论坛、博鳌亚洲论坛,没有一个是不收费的,论坛收费并无不妥。”

  ■ 红会社监委

  公开资料显示,2012年12月7日,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在北京成立,是第三方独立监督机构,由15名委员组成。所有委员和中国红十字会均无隶属关系,也不从红会领取任何形式的报酬。

  主任委员:迟福林(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

  副主任委员:俞可平(北京大学中国政府创新研究中心主任)

  秘书长:黄伟民

  委员:王永 邓国胜 王振耀白岩松 吕红兵 刘妹威 陆正飞 张勇 杨团 金锦萍 郑静晨 袁岳 黄伟民 翟晓梅

  委员应避免与红会合作

  基金会中心网理事长、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徐永光指出,如何保证社监委的独立公正,需要看其整个监督工作,是否是由社监委进行独立决策,也就是看社监委的决策机制是否受红会影响。

  至于王永及其品牌中国在2007年与中国红会的合作关系,徐永光认为,那时王永和红会之间没有监督与被监督的关系。但现在做了红会的监督委员会委员,就最好不要有这种合作。“哪怕是纯粹的公益性合作,因为容易有利益牵连,会对其监督带来不公正判断。”如果评选赵白鸽为“十大品牌女性”时王永已是社监委委员,王永的机构又推动这样的评审,就易引起社会对王永作为社监委委员的公正性产生疑问。“合作最好避免,更何况给人荣誉?不过如果是评选十大杰出女性,我也会投赵白鸽一票。”

责任编辑: 李欢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