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称刘铁男被举报后曾主动向纪检部门写材料

2013-05-15 07:00:33  来源:河南商报

刘铁男发改委副主任职务被免

这是刘铁男在2012年全国“两会”上

国家发改委网站“领导栏”昨天的前后对比显示,刘铁男名字已被撤下

  国家发改委网站“领导栏”昨天的前后对比显示,刘铁男名字已被撤下

  要处理好政府与市场、政府与社会的关系,把该放的权力放掉,把该管的事务管好;最大限度减少对生产经营活动、一般投资项目和资质资格等的许可、审批。

  5月13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国务院机构职能转变动员电视电话会上做出上述要求

  昨天,国家发改委网站的领导栏中,刘铁男的名字被抹掉。

  据中央组织部有关负责人证实,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党组成员刘铁男涉嫌严重违纪,中央已经决定免去其领导职务。

  最新媒体报道显示,原本积压了大批能源项目的刘铁男,在其卸任前3个月突击审批了多达50个项目。更有媒体将矛头直指行政审批,称刘铁男的腐败是发改委系统腐败中最为隐秘,难以查处的一种“海外投资审批寻租”。

  刘铁男的“最后岁月”

  A

  细节1

  刘铁男与妻在发改委被带走

  知情者告诉记者,刘铁男与妻子是在5月11日下午在国家发改委大院被中纪委工作人员带走的。当天晚些时候,国家发改委党组即向全委司局级以上干部做情况通报。

  而在5月12日上午,官方媒体即已发布刘铁男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的消息。

  知情人士称,从被举报到正式接受调查的5个月时间,刘铁男一直在工作岗位上,并仍掌握实权,并且在离职之前审批了一大批能源项目。

  有分析认为,刘铁男被举报是导火索,与审批项目有关的寻租行为或是纪检部门调查的主要内容。在国务院转变职能的大局下,刘铁男时代能源局严控项目审批行为备受诟病。

  细节2

  其在能源局工作不被业内认同

  刘铁男自2010年12月接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在两年有余的时间里,其个人秉性和业务能力并不为内部人士认同。

  国家发改委一位内部人士称,刘在能源局的口碑并不好,此人虽不善言辞,但作风极为严厉,对下属常常大声训斥,司局长也不例外。司长们多小心翼翼。“从他几次会议讲话判断,个人业务能力有限。在脱稿讲话时常常逻辑混乱,与前任局长无法相比。他在任时我们就是这样认为的。”

  在能源行业管理能力上,2012年刘铁男提出在能源结构调整、能源体制改革、提高能源效率等方面实现“三稳三进”工作目标。但实际上,能源体制改革除电煤市场化之外没有新突破。

  细节3

  被举报后,主动向纪检部门写材料

  刘铁男遭实名举报后,先后有四次公开活动。除此之外,不再出席外事活动;与内部司局长甚至也很少会面,其秘书也被调回发改委产业司。

  内部人士称,在这一期间,刘铁男已经主动向纪检部门写过材料,纪检部门也就举报问题进行调查核实。

  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能源局与电监会重组,组建新的国家能源局。刘铁男未能继续担任局长,也没有由能源局系统内的人选来接任,而是由系统外的原国家电监会主席吴新雄接任新的能源局局长。在3月18日能源局召开的干部大会上,吴新雄在就职演说中,对于前任局长刘铁男只字未提。

  被举报前后,反差极大

  B

  被举报前

  “不做工作不画圈” 导致大批项目积压

  一位发改委内部人士说,能源项目的上马主要取决于刘铁男点不点头。“项目单位不做工作他是不会画圈的,因而在他手里积压了大批项目。”

  地方能源项目迟迟得不到批复,使得能源局与地方省份之间积怨甚多。据知情者回忆,在一次能源项目会议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一位领导直言不讳对刘铁男说,“就你和能源局的工作作风,如何适应得了新疆跨越式发展的形势?”而在今年1月召开的全国能源工作会议上,一位西南省份地方能源局负责人更是公开放炮:“我们这个省一没政治地位,二经济状况差,你们就拖着项目不给批复,什么道理?!”

  被举报后

  突击审批 至少50个项目获准上马

  与平时积压大量项目不批迥异,刘铁男在被举报后,能源项目审批的步伐节奏明显加快,在卸任局长前夕更集中签发一批项目。

  国家发改委官方网站信息显示,自去年12月到今年2月底,即刘铁男在能源局长任上的最后3个月,新审批的能源项目不完全统计在50个以上,涉及水电、风电、煤矿、热电厂、油气管道、电网输送项目等。当中也有地方政府的规划项目。在一些电网项目,尤其是交流特高压项目的可行性上,业内专家乃至能源局内部都有许多不同意见,但这也没能挡住刘铁男审批的步伐。

  刘铁男落马,剑指行政审批

  C

  权力知多少

  刘铁男腐败在最隐秘一环

  按罗昌平的举报材料,刘铁男的腐败,是发改委系统腐败中最为隐秘,难以查处的一种“海外投资审批寻租”。按照正常的境外投资审批手续,国内企业的对外投资必须经过国家发改委的批准才能取得资质,这使得寻租成为可能。被贴上“小国务院”“大总管”“第一大部”标签的国家发改委,到底掌握多少权力?可供参考的是,该委在2012年4月19日至2013年3月21日审批或核准了近1500个项目(含同类项目)。

  权力“收”与“放”

  发改委被质疑“管得过多过细”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公共政策研究部主任余晖认为,国家发改委很多权力不是法律授权的,靠文件、靠行政惯例来的,这些权力“比较隐蔽”。

  国家发改委投资研究所研究员张汉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其实很多事国家发改委不想管,但在高层要求下不能不管。在政府习惯于通过行政手段来对经济进行干预活动中,国家发改委只是执行机构。

  除了上面“派下来”,还有一些权力是从地方“收”上来的。2010年6月18日,国家发改委发出通知,称在国家出台明确的产业政策之前,煤制天然气及配套项目由国家发改委统一核准,各级地方政府不得擅自核准或备案煤制天然气项目。这种基于产业结构调整的权力上收,让国家发改委受到“管得过多过细”的质疑。

责任编辑: 李欢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