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刘铁男落马始末:目中无人者遭退休干部联名举报

2013-05-17 10:29:18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刘铁男

刘铁男事件始末

  原题:刘铁男落马

  同在国家发改委共事,同为部级官员,他们缘何举报刘铁男

  本刊记者/杨中旭

  北京市西城区木樨地北里,复兴门外大街路南,一北一南两个“部长楼”楼群相邻而居。北面的“部长楼”,建于计划经济时期;南面的部长楼,则在2010年方才落成,原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原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即居于此。

  2013年5月10日起,这个名为“木樨地公寓”的小区展开东、西门改造施工。仅仅一天之后,5月11日,周六夜11时,中纪委办案组自武警站岗的西门而入,旋风般带走刘铁男及夫人郭静华。刘铁男被带走的地点,并非某媒体所报道的国家发改委办公大院。周日上午,刘铁男被“双规”的消息传遍天下。

  5月14日,中组部有关负责人向媒体证实,刘铁男涉嫌严重违纪,中央已经决定免去其领导职务。

  中组部对该案的处理,在某种程度上是对实名举报的回应和支持。

  自此,这一起始于媒体报道,高潮于媒体人实名举报,落幕于中纪委收网的反腐大戏,终于暂告一段落。

  此前,《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获悉,国家发改委部分部级退休高官,在获取刘铁男涉嫌贪腐的部分证据之后,向中纪委实名举报。而中纪委对刘铁男的调查,亦早在2012年5月即已开始。其后,刘铁男接连遭遇仕途滑铁卢,并在2012年年底为千夫所指。

  2013年1月22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上发表了著名的“老虎苍蝇一起打”的讲话。苍蝇如何引出老虎,民众开始密切关注。

  2013年春节之前,刘铁男之子刘德成失去人身自由,给了这位高官致命一击。1月30日,刘铁男在央视《新闻联播》中露脸,其憔悴之相,为世人所知。接近刘铁男的人士称,自那时起,他已知在劫难逃。

  刘铁男,汉族,1954年10月出生,山西祁县人,北京市出生。197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研究生学历,经济学硕士,东北大学工学博士,曾获名古屋市立大学“修士学位”(涉嫌伪造),副部级干部。在案发之前,其仕途一度被外界看好,外界甚至一度认为他有可能出任正部长级的一把手。

  高官举报
 

  2011年11月21日,《财经》杂志刊出《中国式收购:一名部级高官与裙带商人的跨国骗贷》(下称《中国式收购》)一文,详细报道了浙商倪日涛涉嫌透过海外并购,向中国进出口银行和民生银行骗贷两亿美元未果的前前后后。

  其中,2003年在加拿大卑诗省注册成立的加拿大绿色资源有限公司(CGR Investments Inc.,下称CGR),倪日涛占股90%,郭静华占股10%,双方共同担任公司董事。彼时,郭静华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处级外事公务员。长期从事跨国业务的君合律师事务所提供的注册文件显示,她于2005年12月将股东及董事的身份变更为其子刘德成。报道还称,郭静华的丈夫、刘德成的父亲,在国家发改委担任要职。

  一位国家发改委副部级官员后来对《中国新闻周刊》回忆:普通人当然很难知晓,郭静华和刘德成究竟是谁。但在发改委内部,消息却传播得非常迅速,“因为没有人不知道,郭静华是刘铁男之妻,刘德成系二人之子”。

  彼时,刘铁男的身份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感受到巨大压力的他,次日即派出国家能源局一位司长亲往《财经》杂志编辑部斡旋。

  随后5个月,风平浪静。距离十八大召开已近,刘铁男成为发改委系统后备干部中的一员,有消息称,他将在十八大后更上一层楼。

  就在此时,一些已退休的发改委高官谈及此事,意见不一。有人认为,既然媒体已经揭开了冰山一角,中纪委不会捂盖子。意见相左者认为,事态已经平静,中纪委或许也没有留意到。

  2012年5月,部分发改委退休高官联名签署了对刘铁男涉嫌贪腐的举报信,这封信直抵中纪委。旋即,在这份举报信上签名的发改委退休高官,均被中纪委约谈。彼时,中纪委对刘铁男涉嫌贪腐的调查已经启动。

  《中国新闻周刊》获悉,实名举报信中,既未涉及到刘铁男后来被曝出的情人反目问题,也未涉及发改委内部意见较大的刘铁男工作作风问题,而只是就事论事,对刘铁男与倪日涛涉嫌官商勾结,透过海外并购,试图骗取国家巨额“走出去”信贷一事进行了举报。

  热锅蚂蚁

  在被实名举报之后,刘铁男的仕途之路,急转直下。

  国家能源局和国家粮食局、国家林业局、国家统计局等“国家局”一样,一把手为副部级(如果是总局,则为正部级)。按照惯例,在党代会换届之际,新的“国家局”局长将成为中央候补委员。

  发改委部分退休高官的“狙击”目标正在于此。一位在实名举报信上签名的高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们担心刘铁男被“带病提拔”。

  举报之后半年的十八大上,刘铁男未在中央委员或中央候补委员之列。这也意味着,他即将卸任国家能源局长。彼时,距离他出任这一要职,尚不足两年。

  而在发改委内部,部分退休高官已经提前获悉,刘铁男并非是“落选”,而是连中央候补委员的候选人名单都没有进入。

  一位副部级官员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按照组织程序,副部级及以上官员的任命,首先需经政治局常委集体通过。刘铁男未能进入中央候补委员的候选人名单,起码已经表明,决策层杜绝了“带病提拔”的可能。

  中央候补委员既已无望,十八大前,进入全国政协成为刘铁男仕途最后的机会。一位刚刚卸任的全国政协委员表示,本届政协委员,在面向副部级官员之时,年龄卡在1950~1957年之间,比这年纪大或小的副部级官员,或退出,或不选,而1954年出生的刘铁男恰在入选之列。

  由于“远离”中央委员会,刘铁男升格为正部已经无望。2012年十八大召开之际,他已经年届58岁,还有两年就要退休,依照惯例或可进入政协任职。因为刘铁男贪腐一事尚未坐实,国家发改委党组经过讨论,仍按照惯例程序,将刘铁男报入全国政协委员的推荐名单。

  然而,就在2012年十八大召开前的半月,国家发改委人事司一位副司长在前往中组部领取发改委系统全国政协委员候选名单时获知,刘铁男又不在其列。这位副司长当即询问中组部官员:铁男没进政协,我回去怎么说啊?中组部官员当场回应:这件事已经和你们主任打过招呼了,你回去问张平主任(时任国家发改委主任)吧。

  接近刘铁男的人士表示,彼时的刘铁男,已经非常紧张。往日较为高调的他,变得沉默寡言起来。

  自知即将离开国家能源局的刘铁男开始加快审批项目的进度,以博地方政府的同情分。

  就在此时,2012年12月6日上午,《财经》杂志副主编罗昌平突然连发三条微博,实名举报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涉嫌学历造假、骗取“走出去”信贷、包养情人,引起轩然大波。

  彼时,刘铁男正以国家能源局局长的身份,陪同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已当选中央纪委书记的王岐山出访俄罗斯,出席中俄能源谈判代表第九次会晤并签署相关合作文件。

  国家发改委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刘铁男第一时间透过越洋电话,命令国家能源局新闻发言人立即联系媒体“辟谣”。在罗昌平举报当日,国家能源局新闻发言人通过《新京报》表示,举报内容纯属造谣,正在报案、报警。将采取正式的法律手段处理此事。

  这一回应,当即受到广泛质疑。舆论发问:举报内容是否属实,应由中纪委给出答案。国家能源局只能配合调查,无权否认。

  彼时,刘铁男在中央候补委员和全国政协委员两项角逐中均已出局,其在能源局生涯似已进入倒计时。

  进入2013年,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提出“苍蝇老虎一起打”,震动官场。旋即,刘铁男之子刘德成被限制自由接受调查,接近刘铁男的发改委人士表示,刘铁男本人已经接近崩溃,一度在办公室里输液维持。

  2013年全国“两会”之后,刘铁男不出意料地卸下国家能源局局长一职,保留发改委副主任一职,原电监会主席吴新雄接任国家能源局局长。

  刘铁男内心的煎熬,最终在5月11日结束,不过不是好的结束。这一天是周六,夜11时,中纪委办案人员进入武警把门的木樨地公寓,将刘铁男夫妇一并带走。

  次日,《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获悉,刘铁男的办公室和住宅均已被封。

责任编辑: 李欢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