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王长江:民主已成洪流 执政党需事先挖好泄洪渠

当前是党的政绩最突出、民众得实惠最多的时期,也是党的公信力处于挑战和考验的时期。有学者对此提出质疑,认为党内需要强调建立在共同价值观和理想信仰上的集中统一而不是民主。大部分与会学者认为,发展党内民主是当今深化改革,提升政党公信力的一个切入点。

  当前是党的政绩最突出、民众得实惠最多的时期,也是党的公信力处于挑战和考验的时期。在最近召开的“党内基层民主理论与实践”研讨会上,王长江教授指出造成这一问题的深层次原因在于民众希望自己做主的意愿特别是对民主的诉求日益强烈。因此,摆在执政党面前的责任和选择只有一条:发展党内民主,以党内民主带动和促进人民民主。

  王长江认为,市场经济的发展使民主成为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洪流。执政党的关键不在于筑起堤坝抵挡这一洪流,而在于在洪水来临之前事先挖好泄洪渠。发展党内民主就是挖泄洪渠,是执政党代价最小、成果最大、最容易推动改革的有效路径。发展党内民主需要双轮驱动:一轮是顶层设计,另一轮是基层探索。一方面,要有发展党内民主的理念、决心、远见、勇气和智慧;另一方面,中央在改革的进程中更多承担的是指明方向、划定范围、提供平台、制定原则的作用,以减小改革的风险,真正的实践探索还要靠基层,坐等中央制定一个详尽方案也是不现实的。

  有学者对此提出质疑,认为党内需要强调建立在共同价值观和理想信仰上的集中统一而不是民主。解决公信力下降这一问题的关键不在党内民主,而在于人民民主,要靠发展人民民主来监督政党。

  大部分与会学者认为,发展党内民主是当今深化改革,提升政党公信力的一个切入点。发展党内民主至少具有以下五方面的好处:一是保障党员权利,二是调动党员积极性和创造性,三是选好干部、制约好干部,四是确保决策的民主化、科学化,五是使党组织有公信力、认同感。也有学者担忧在转型国家发展党内民主有很多失败的案例,究其原因,党内民主是一个建构的过程,但在实践过程中解构的东西更多。在缺乏民主传统的国家发展党内民主,一旦新的东西建立不起来,就容易出现失败。因此,改革的过程不一定会提升政党的公信力,甚至有可能会加剧信任危机。这就要求上层一旦下决心要推进党内民主,就需要有顶层设计,为改革进程制定规范,同时要考虑到最坏的结果,并敢于承担后果。 

  从改革开放初期至今,党内民主有四个基本的发展逻辑:一是恢复党内民主生活,二是从运动式建党向制度化建党发展,三是民主选举,四是对党员权利的认可和党务公开。前两个逻辑是内部主动规划的,后两个逻辑来源于外部压力。还有学者从功能角度分析党内民主具有择优、教育、约束和纠错四个功能,但在实践中都面临新的问题:择优功能需要中央进一步加强制度供给、权力变现、利益奖赏和精英推动;教育功能在内容上不仅应该注重大局意识、纪律意识,还应该强调民主沟通、协调和博弈,在范围上不仅限于党内,还应该在社会普及;约束功能应该是对人、权力和政党的整体约束,但目前更多体现为对人的约束;纠错功能基本没有得到发挥。还有学者总结基层民主发展的成果比较丰富但推广不足,基层创新是一个持续的过程仍有待深化,基层民主中还有许多假民主、为政绩而创新、为创新而创新的现象需进一步解决;顶层设计的理论创新研究不足,统筹协调的权威机构缺位,对基层创新经验的提炼不足。 

  下一步党内民主如何发展,与会学者也发表了自己的见解。有学者提出在中国这样一个大国,可以用分领域、分层次的方法来解决目前的问题。一方面,区域之间的差异允许不同的实践;另一方面,分层治理可以在高层保持不变的情况下,改变基层的治理模式,即党内民主可以先在基层探索、尝试。就党内民主的重点发展环节,学者们的关注点主要集中在以下五个方面:一是保障党员的主体地位,特别是加强党务公开,确保党员的知情权,权力部门放权,落实党员的选举权和罢免权;二是完善党代会制度,与公推直选制度有效衔接;三是完善党委会、常委会决策制度,规范闭会期间的民主决策程序;四是完善权力监督机制,划清责权边界;五是加强民主教育,培养民主文化。

  此次会议于近日在江苏省南京市高淳区召开。来自中央党校、全国各省级党校、清华大学等单位的近20位党建领域的专家参与了研讨。        

  • 责任编辑:艾萨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