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贵州警方欲跨省追捕人大代表 遭属地人大否决

“六盘水警方竟然用一纸复印件就来申请抓人大代表,程序显然不当,这不仅是对我们人大常委会的不尊重,也是对公民人身权利的不尊重,更是对法律的不尊重。被六盘水警方提出抓捕申请的是娄底市下辖涟源市人大代表王腾云和娄底市人大代表王乐贤父子,王腾云的另一个身份是湖南涟源腾云煤炭经营有限公司董事长。

  “六盘水警方竟然用一纸复印件就来申请抓人大代表,程序显然不当,这不仅是对我们人大常委会的不尊重,也是对公民人身权利的不尊重,更是对法律的不尊重。”5月7日,湖南娄底市人大主任易春阳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

  被六盘水警方提出抓捕申请的是娄底市下辖涟源市人大代表王腾云和娄底市人大代表王乐贤父子,王腾云的另一个身份是湖南涟源腾云煤炭经营有限公司董事长。2009年该公司在贵州六盘水多个煤矿的转让被当地警方以“合同诈骗”立案,六盘水警方多次向湖南娄底市、涟源市人大常委会提出对上述二人的逮捕申请,但均被否决。2013年4月19日,涟源市人大常委会做出决定,不审议贵州六盘水警方申请刑拘王腾云的申请。

  根据《代表法》规定,对各级人大代表采取法律规定的其他限制人身自由的措施,应当经该级人民代表大会会议主席团或者人大常委会许可。而这正是这场矿业风波带给各方的启示所在。

  事发“合同诈骗”

  2005年,经贵州省毕节市威宁县政府招商邀请,民营企业家王腾云来到威宁,先后投资收购了当地6个小煤矿,并按当地政府有关安全生产、探矿、采矿方面的有关规定,对些矿山进行了重组,并在重组后定名为拖猫山煤矿。

  此后,贵州省煤矿设计研究院编写了《托猫山煤矿地质普查报告》,贵州煤炭管理局、发改委、国土厅等六部门据此下发了托猫山采矿许可证。至2008年,由于当时煤炭市场价格上涨,该矿的评估价值已经超过1亿元人民币,并接到了来自各方的收购要约。

  2008年3月,王腾云遭遇特大车祸,住院8个月,无力管理托猫山煤矿。河北商人何东良主动找到王腾云,两人最终商定以3928万元的对价收购拖猫山煤矿的全部股权,并于2008年8月18日以拖猫山煤矿与何东良控制的贵州佳顺矿业投资公司的名义,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保本卖了就可以,没有精力开发了。”王腾云回忆起卖掉煤矿时的想法。

  然而,从该协议签订后的2008年9月开始,煤炭行情急剧滑坡,煤炭价格也急速下跌。此时,双方交易仍在进行,部分收购款项则通过贵州六盘水某账户进行转账。六盘水警方内部资料显示,2008年收购方何东良向六盘水警方以受到王腾云“合同诈骗”报案,六盘水警方随即立案。并成立“114”专案组,经侦支队队长张压西任组长,2009年1月14日,六盘水市公安局成立专案组正式介入“王腾云、王乐贤合同诈骗案”。

  随后,六盘水经侦支队以“普查造假”逮捕了贵州省煤矿设计研究院的工程师肖扬、托猫山煤矿的相关工作人员。同时,因转让合同为王乐贤受父亲王腾云委托签署,王腾云、王乐贤随后被六盘水警方网上通缉。

  申请异地抓捕

  六盘水警方在湖南抓捕王腾云父子时,发现他们是人大代表。为此,六盘水警方向娄底市、涟源市人大常委会递交了逮捕申请。

  2009年年中,娄底市人大常委会和涟源市人大常委会先后收到了六盘水公安局的报告和申请,要求许可对王乐贤、王腾云实施逮捕,其理由是两人编造虚假探矿资料,将无煤可采的拖猫山煤矿包装成资源丰富的煤矿,对贵州佳顺矿业投资公司进行了巨额合同诈骗。

  收到申请报告后,两级人大高度重视,根据六盘水警方提供的案件证据材料,分别召集了本级的公安、法院、检察、矿探等部门负责人的会议,并邀请有关法律专家和探矿专家到会发表意见。当地人大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两级人大召集的会议都一致认为,六盘水公安局办理此案,程序明显违法,事实明显错误,法律依据不足。据此,两级人大分别作出正式决定,不予许可对王乐贤、王腾云采取限制人身自由的刑事强制措施。

  涟源市公安局一负责人告诉记者,看了六盘水公安局提供的材料后,涟源市公安局召集有关资深警官探讨,大家一致认为,该案是六盘水警方不当地以刑事手段插手民事纠纷的违法办案。

  涟源市人大内司委主任唐振指出,六盘水公安局还存在明显的程序错误,因为该煤矿的股份转让行为发生在毕节市,合同签订、股权转让履行、主要付款都不发生在六盘水市,六盘水市公安局突兀管辖此案,明显不当。

  娄底市人大常委会委员、曾担任多年中级法院主管副院长的沈裕辉也认为,六盘水市公安局办理此案,存在管辖权的明显不当以及实体方面的严重问题。

  今年4月13日,时隔4年,六盘水警方再次来到娄底市和涟源市,提请批准对王乐贤和王腾云两名代表采取刑事强制措施。不过,涟源市人大发现,六盘水警方的申请不符合公文规范,娄底市人大有关人士则称,在娄底市人大,六盘水警方甚至只拿出一份申请书的复印件。

  最初侦办负责人受贿

  相关法律规定,各级人大常委会有权审查对本级现任人大代表的人身强制申请,但在实践中,全国各地人大常委会对于办案单位的申请,只要证据确凿、事实清楚、程序合法,基本上都决定予以许可。

  在全国范围内而言,不予许可的情形十分罕见。这也令湖南娄底人大方面承担较大的压力,因为2010年,《代表法》修订之后的三十二条第三款规定:“人民代表大会主席团或者常务委员会受理有关机关依照本条规定提请许可的申请,应当审查是否存在对代表在人民代表大会各种会议上的发言和表决进行法律追究,或者对代表提出建议、批评和意见等其他执行职务行为打击报复的情形,并据此作出决定。”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王磊认为,《代表法》之所以这样特别规定,是为了凸显保护代表依法履职,杜绝对代表的打击报复,突出强调是否存在追究发言和打击报复的内容。这一新规定并没有规定人大常委会“只审查”前述内容,并未排除人大常委会对其他内容的审查权。

  娄底市两级人大在思考人大审查权时,六盘水市公安局也陷入进退两难的地步。该局办公室负责人向记者转达了领导的看法——该案还在侦查之中。对于案件细节和相关内容,该局拒绝向记者提供。

  时过境迁,记者了解到,最初负责“合同诈骗”专案组组长、六盘水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原队长张压西,其于2010年因非法插手民事纠纷收受巨额贿赂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王腾云案系其中案件之一。

  来自六盘水市中院的一份不公开判决书显示,张压西在任专案组组长期间收受托猫山煤矿何东良55万元贿赂。        

  • 责任编辑:艾萨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