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张维迎:高层领导人若只操心房子 这很危险

张维迎在“江湖”沙龙上回答观众提问时说,改革一般是危机导向的,如果领导人短视,只操心房子、猪肉、黄瓜,反而会导致很危险的状况。

张维迎

  昨日(19日),张维迎在“江湖”沙龙上回答观众提问时说,改革一般是危机导向的,如果领导人短视,只操心房子、猪肉、黄瓜,反而会导致很危险的状况。他表示,自己不关心三年之内的事情,同时建议领导人只有看得长远才会知道短期如何作为。

  以下为部分文字实录:

  问:您刚才反复提到改革,也曾经写过这样一句话——或许未来的改革只有在真正的危机出现之后才能发生,这是我们不大愿意看到的,但是历史经验告诉我们我们只能如此、只有等待。

  您是否还赞同当时的这样一个判断?您能不能具体阐述一下什么是您所谓的真正的危机?这个词我虽然不知道真正是什么,但是听着很恐怖,改革是不是唯一避免它的路径,倘若真正的危机到来,改革是否可以让它安然渡过?最后一个问题是,这个真正的危机什么时候到来,或者它是否已经到来?

  张维迎:改革一般是危机导向的,我们人类的认知能力有限,人有侥幸心理,只要混得过日子就不去改革,慈禧太后满清帝国这么躲那么躲不改革,原来以为的修修补补就能躲过去,最后改革来不及了,慈禧太后早十年改革也许完成了君主立宪,但是太晚了,过了三年她就死了,没机会了,最后彻底垮台。如果这个过程有一些人有一定的先见之明,更早看到危机说服大家去改革,这样更好,如果没有这种情况的话,最后这种危机一定会来。危机来了,现有的体制主导改革可能变得非常困难,出现社会乱象。

  至于什么叫危机?这个东西很难讲,一个偶然的事件可能诱发危机。危机什么时候来到,无法预测,我们这个国家,我写过一篇文章《语言腐败》,我们说的话和灵魂是完全分离的。我们相信什么、不相信什么和我们说的话不一样,现在很多领导人讲话大家不激动,为什么不激动,听语言很美,但是激动不起来,我们知道他心里想的不是这个东西。这种体制下很不可预测,这种体制出问题出危机不可预测。

  平时在虚假语言的把装下来运作,齐奥塞斯库的问题,他可能突然之间数十万人的大会高呼万岁,突然之间打倒了,突尼斯的问题对一个小商贩引起这么大,这个真的不好预测。我们这种体制真的危机不好预测,所以我们才需要有英明的人能够事前认识到这些问题,然后往前走。

  我相信一点,包括刚才任总(任志强)、潘总(潘石屹)都说你应该开微博,我们的听众早上喜欢听什么,中午喜欢听什么,晚上喜欢听什么。坦率讲,三年以内的事我不是很关心的,三年已经能解决的问题我不关心,我关心短期的三年到十年,中期的十年到二十年三十年,长期三十年,我在想中国三十年后应该是什么样的,会是个什么样,而且我也说过我们的领导人只要能看出三十年后中国是什么样的才知道现在应该怎么做,每一步走到哪儿。

  像一个企业有愿景,没有愿景每天就是发工资、招人,我们企业不要说三十年了至少三年之后五年以后有一个想法,没有的话企业肯定要垮台的做不好的。中国的问题不要想得太近,普通人过日子今天菜价涨了没涨,房价涨了没涨,如果高层领导人心思精力花在这个房子那个猪肉那个黄瓜上,我觉得这是很危险的,他要看到国家三十年之后会是什么样,应该是什么样。

  • 责任编辑:方乐迪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