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退休领导人出书:朱镕基语录掷地有声 乔石谈民主

【中国新闻周刊网5月21日综合报道】退休的国家领导人出书已不鲜见,最近李瑞环和吴官正更是有新作面世,此前,李鹏、朱镕基、李岚清等都曾出过书。李岚清趣谈特区“突围”往事图说:2009年10月14日,在德国法兰克福国际书展上,李岚清所著的《突围——国门初开的岁月》英文版举行首发式。

  【中国新闻周刊网5月21日综合报道】退休的国家领导人出书已不鲜见,最近李瑞环和吴官正更是有新作面世,此前,李鹏、朱镕基、李岚清等都曾出过书。很多书记载的虽是领导人的个人生活和经历,却能让人从中窥见历史的一面和政坛高层的真实生活。

  一、吴官正聊童年谈政途 文笔细腻

图说:吴官正

图说:吴官正(资料图)

   “父亲煮了一锅菜粥,桌上放了一碗咸芥菜,也没放油。母亲对我说:‘你都十多岁了,家里人多,几亩地又打不到够全年吃的粮食,你爸爸也忙不过来,不要再去读书了,好吗?’我没做声,放下碗,倒在床上哭。父母心软了,让步了,又说:‘是同你商量,你硬要读就去读,反正我们穷。’”

  该段摘要节选自吴官正新作《闲来笔潭》。吴官正,中央政治局原常委、中纪委原书记。在这本书中,理工科出身的吴官正用细腻的文笔、真挚的感情谈童年生活、说从政经历、聊晚年感悟,引起了不少普通人的共鸣。

  据了解,这本书的作品来源于吴官正退休后“闲时走走、看看、想想、议议”而记录的40余本随感笔记及画作,很多篇章流露出对当今社会现实的思考和贪腐现象的批判,书名虽冠以“闲”字打头,书中所说内容、所蕴含的哲思,却绝非闲来之笔。

  吴官正,男,汉族,1938年8月出生,江西余干人,1962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68年4月参加工作,清华大学动力系热工测量及自动控制专业毕业,研究生学历,工程师。曾任山东省委书记,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等职务。

  本书收录了吴官正同志离开领导岗位后创作的随笔、散文、杂记、小说、对谈等文学作品及部分画作。既有青少年时代的生动回忆、工作后的难忘经历以及退后所思所悟等写实之作,又有寄实于虚、寄虚于实、虚实结合的虚构篇章。

  摘录:

  自己动手装电视

   在市科委任副主任兼科协副主席时,我的月工资是72元,爱人是38元,一家七口靠这些工资过日子,还要接济一些老家的亲戚,手头拮据得很,酷热的夏天我们也从没买过一个西瓜吃。市科委行政处有个小张,看到我儿子穿着旧衣服,背着破书包上学,我长年穿着那几件褪了色的布衣,脚上穿解放鞋,十分感叹:“真没想到吴主任这么穷!”有年夏天,他给机关买西瓜,车过家门口,抱了两个给我的孩子们吃。看着孩子们高兴,我很感动,孩子们把西瓜吃了,剩下的西瓜皮,爱人用它做菜吃。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全家总忘不了他这个情。

  1983年3月,我当了市长,家里还是很穷。爱人当时在学校教书,总是下课回家时,到菜场去买便宜的菜。下午五点后去菜场,一角钱可以扒一堆,吃不完就用绳子挂在阳台上吹干做咸菜。我家的门从不上锁,因为实在没有什么可偷的东西,懒得防盗。

  用现在年轻人时髦的话说,我们那时是货真价实的“月光族”。夫妻俩的工资几乎每月都花光,一般在月末买一次肉吃。为了节约,儿子读书的灯是15瓦的,因此小孩眼睛高度近视,想到这事至今仍感内疚。

  当时,孩子们很想看电视,又没钱买,于是凑钱买零部件,自己动手装了一台黑白电视机。虽质量不好,图像声音不稳,但总算有了一件“像样”的家电。这台电视机至今还放在老家,也算是一件“古董”吧。

  苦难童年

  1950年深秋,我母亲到亲戚家赊了头小猪来养。大约过了不到十天,亲戚家的掌门人来到我家,对母亲说:“我是来看弟弟的,顺便来收你赊的猪崽钱。”母亲说:“现在确实没钱,等筹到钱一定给您送去。”这位掌门人没有说行还是不行。接着,她指着我家的破屋说:“我的亲戚现在住的都不错,就是你还住牛栏,这么破,这么矮,狗都跳得过去。”晚上,父亲知道了,大发脾气。好像猪崽也听懂了似的,不停地叫。父亲骂母亲没骨气,怨亲戚无情,也恨自己没用,坚决要把小猪送还人家,宁愿饿死,也不低三下四。

  母亲没办法,要我同她一起在小猪脖子上绑了根绳,牵着赶回亲戚家。

  已是凌晨二时许,秋风瑟瑟,细雨绵绵。我在前面牵着小猪,母亲在后面吆喝。快走到村西两棵大樟树旁时,想到这里曾枪毙过一个恶霸、一个反革命,那个恶霸被步枪打穿了胸脯,血肉模糊;那个反革命被手枪打碎了脑壳,脑浆迸溢。因曾亲眼目睹,感觉十分恐怖。顿时我双腿发软,走不动了,吓得哭了起来。母亲也难过地哭了,安慰我说:“不要怕,哪里有鬼?就是有鬼,也不会吓我们这样的穷人,我活了四十多岁,受过人的欺侮,没有受过鬼的欺侮!”我心里好像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安慰,又好像吃了一颗壮胆药。再往前走了约一百米,又看见村里一个被邻村杀死的人放在棺材里,并用砖垒了一个小屋,说是报了仇才能下葬。我又害怕起来,但还是硬着头皮,牵拉着小猪往前走。这家伙不停地叫,好像是为我们壮胆,为我们叫苦,抑或是抨击人情太薄。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 责任编辑:艾萨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