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易锐民:港人的政治包容性低

黄毓民及其“同党”陈伟业,于2011年7月1日晚上曾带领示威者堵塞中环马路,上星期裁定非法集结等罪名成立,今日判刑。无论如何,正如香港中大政治与行政学系高级讲师蔡子强指出,激进民主派虽然靠个别政治人物作号召及发展,但未能组织化及制度化,对未来发展存在隐忧。

  每日都吵吵闹闹的香港,近日似乎在变本加厉。

  中总及厂商会就联合刊登广告,狠批泛民有意发动的“占领中环”行动,强调“我们不赞同以违法及抗争行为来表达诉求,这不但破坏本港经济与营商环境、扰乱社会秩序、更冲击香港赖以生存的法治精神”。

  去年因“反国民教育科”而成名的学生议政团体“学民思潮”刚宣布,下周三将游行至中联办抗议,要求“平反六四”。“学民思潮”还扬言不会向警方申请“不反对通知书”,摆明要“违法”。

  不过,若论刺激程度,“占中”及“学民”都不及激进民主派“人民力量”似乎已出现“内讧”。近几年一直带领社运人士冲击议会内外的黄毓民,昨日突然宣布退出“人民力量”立法会党团、执行委员会及“民主倒梁(振英)力量”。

  在香港,黄毓民几乎无人不识,讨厌他的长者认为黄的形象似“烂仔”(恶霸);但跟随他的年青人则认为,黄敢于挑战权威,而且论政水平高。

  黄毓民及其“同党”陈伟业,于2011年7月1日晚上曾带领示威者堵塞中环马路,上星期裁定非法集结等罪名成立,今日判刑。他上周自行求情时,以《圣经》的《哥林多后书》第4章6至9节作总结,一度哽咽。

  该章节写道:“我们四面受敌,却不被困住,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遭逼迫,却不被丢弃。打倒了,却不至死亡。”

  到底黄毓民的“退出”,是真的感到“四面受敌”;还是正如更多人所相信的他是因为与“人民力量”主席刘嘉鸿不和有关?黄毓民没有明言,而陈伟业也只能以“事出突然”来形容。

  无论如何,正如香港中大政治与行政学系高级讲师蔡子强指出,激进民主派虽然靠个别政治人物作号召及发展,但未能组织化及制度化,对未来发展存在隐忧。

  但蔡子强相信,激进民主派的立法会议员,在议会内仍会跟泛民继续合作,至于“真普选联盟”希望凝聚泛民力量,则似乎是一厢情愿的想法,未来在跟北京进行香港政改谈判时,很难有统一方案。

  另一方面,可能是香港的激进民主派包括“人民力量”、“社民连”等,近年表现太抢眼,经常搞激烈抗争,以致外媒误把所有港人都看成是“最不欢迎外来种族”的一群。

  美国《华盛顿邮报》早前引述国际学术组织“World Values Survey”的调查结果指出,超过七成受访港人表示“不愿意与其他种族为邻”,这其实是错误翻译,调查结果刚好相反。

  据悉,在同一调查中同样被指“种族歧视严重”的孟加拉国,也有国民发现,该国的数字也是出错倒转,引起孟加拉社会激烈反响,而《华盛顿邮报》也已更正,但就是没有更正有关香港的错误报道。

  老实说,香港人对外国人甚至“强国人”的包容性不算低,笔者在公共屋邨内,经常见到土生土长的港人小孩,跟新来港的大陆人子女,已经跟来自印度或巴基斯坦的小孩一起玩耍,完全没有隔膜。

  然而,香港人在政治上的包容性确实不高,很难做到政治的协商或妥协。不但建制和泛民阵营经常水火不容,各自阵营内也是充满矛盾,甚至同一个政党,也是各有山头,经常各走各路。

  这样下去,港人想通过政治手段向北京争取更多权益,将会很难很难。

  • 责任编辑:郑萌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