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谭浩俊:“国企病”的病根在哪里?

在市场体制还不够完善,法律意识还比较淡漠,监督机制尚不太健全的情况下,哪种所有制企业都难免出现这样或那样的问题,感染这样或那样的疾病。“国企病”作为众多中国企业病种中的一个,显然病情要比其他企业危重,而且很难得到社会的宽容和同情。

  在市场体制还不够完善,法律意识还比较淡漠,监督机制尚不太健全的情况下,哪种所有制企业都难免出现这样或那样的问题,感染这样或那样的疾病。所不同的是,由于病菌不同,产生病菌的原因不同,有的病是致命的,有的病是不伤及生命的,有的病是能让患者得到他人同情的,有的病则很难让患者得到他人同情。


  “国企病”作为众多中国企业病种中的一个,显然病情要比其他企业危重,而且很难得到社会的宽容和同情。因为,患者是掌握着庞大社会资源,又被称作国民经济支柱与保障的国有企业,特别是事关国计民生的国有企业。


  眼下,一系列的负面消息,不仅再次将国企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而且让“国企病”再一次暴露在公众面前,且病情是那么的危重。


  先是国企占据了2012年企业亏损榜的前十位,让舆论哗然。接下来,媒体披露的中国铁建股份有限公司2012年报中“业务招待费”一项高达8.37亿元(人民币,下同),不仅引起了社会的强烈关注,还引发了舆论对其他国有企业、特别是央企“业务招待费”的关注。


  关注的结果是,五大建筑央企2012年一年的“业务招待费”共计22亿元,占1720家公布了“业务招待费”企业总量133亿元的16.5%,而五家央企占全部企业的比重则只有0.29%,两者相比,相差近57倍。就算央企的块头大些,也不该差距如此之大。


  紧接着,中国国家审计署公布的十户央企和三家国有银行2011年度财务收支审计结果显示,不仅未批先建工程超过了600亿元,而且诸如滥发福利、滥设开支项目、不按规定对项目公开招标、随意更改招标结果、违规发放贷款,以及以“健身卡”之名滥发福利等现象也是大量存在。


  虽然按照审计署的说法,相关涉案企业已经按规定进行了整改,并对相关责任人也进行了处理。但是,却没有提供如何根治“国企病”的办法和措施。也就是说,面对这些企业暴露的“国企病”,仍然采取的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甚至头痛医脚的方式。谁也无法保证,在下一次的审计中,这些病还会不会重发。


  事实也是如此,自从中国成立了审计机构,并对国企进行年度审计以来,“国企病”就一直没有根治过。不仅没有得到根治,而且病菌还在不断异变,滋生出许多新的“国企病”,如此次中移动以健身卡之名滥发福利的行为,以及中国出版集团所属新华书店总店、中华书局有限责任公司等单位,2009年至2011年存在部分古籍特藏书和善本下落不明等。


  旧病未除,新病又至,困扰国企的各种病菌、病情频繁发作、不断繁殖,确实让社会公众十分痛恨又十分担心。因为,国企担当的不仅是企业责任、员工责任,更担当的是社会责任、国家责任、历史责任。国企很大程度上体现的是国家形象、社会形象,代表的是国家利益、人民利益。如果“国企病”不除,甚至还在恶化、变异,显然对国家安全、人民安全、社会安全是相当不利的。


  对此,虽然相关企业及其职能部门已迅速作出回应,表示将积极整改,并欢迎社会各方面加大监督力度,帮助国企医治“国企病”。但是,到底如何医治、如何整改、如何监督,似乎仍停留于过去口号式的老套路,没有新举措与办法。如果这样,“国企病”将无法得到根治和解决。


  必须注意的一个事实是,尽管“国企病”病种很多、细菌繁殖很快,且出现了一定变异,然而,仔细诊断则不难发现,病根基本一致,那就是体制和机制僵化、陈旧、不合理带来的病菌繁殖土壤过于肥沃,滋生病菌的营养过于丰富,是最核心、最关键的问题。


  也正因为如此,如果在回应和处理“国企病”过程中,仍然局限于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老套路、老办法、老手段,那么,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我心依旧”,该来的照样来,不该来的也会接踵而至。这也是为什么会出现“屡审屡犯、屡改屡犯”的主要原因之一。


  最有效的办法,也是最根本的医治措施,就是找出“国企病”的体制和机制病根,通过深化改革的方式和办法,将国有企业改革成真正的市场经济主体,使其病情不再恶化,并得到根本性救治。

  只有改革国企才能更公开更透明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反复强调,改革是最大的红利。而国有企业改革,如果能够改出效果、改出水平、改出质量,不仅能够释放巨大红利,而且能够直接对其他方面的改革形成强大的带动力和推动力,使各项改革的红利都得到充分释放。


  面对国企暴露的种种问题,前国资委主任李荣融也表示,国企应该比上市公司更公开、更透明。这个“更公开”、“更透明”如何实现,办法也只有一个,就是改革。


  对国企如何改革的问题,中国社会各方面也是意见不一、观点纷杂。著名经济学家张维迎就一直坚持,应当让国企全面私有化。这当然是不可取、也不现实的。在政体不可能根本改变的情况下,这样做的结果,只会更加糟糕、更加危险。前苏联以及东欧国家的教训,中国是必须充分吸取的。


  但是,螺丝壳中做道场,对国企的改革,如果只停留于小打小闹、小动小改,也是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特别是垄断国企,必须走根本性的变革之路,按照市场经济要求,对国企来一次体制和机制方面的变革,能放给市场的放给市场,能通过市场方式解决的通过市场方式解决,能不由政府主导的坚决不由政府主导。


  一方面,将民营资本的“活泥鳅”大量输放到国有企业当中,特别是国有高度垄断的领域之中,将国有企业这团死水搅活,达到根治“国企病”的目的;另一方面,政府不要再成为国有企业的“保护伞”,不要再为国有企业的病菌繁殖提供土壤和营养,为包括国有企业在内的市场经济主体创造环境、制定规则、完善秩序,而不是制造不公平。最核心的问题,就是不要再用行政手段对国有企业实施管理,尤其是经营者的选配,应当充分交给市场,让市场来决定,而不是政府来任命。


  在此基础上,建立完善的监督机制和约束机制,更多的让社会来对国有企业进行监督,让市场来对国有企业的运行、管理和运作进行监管,让国有企业不再围着政府转,而是围着市场转、围着社会舆论与公众转。同样是国有企业,新加坡的淡马锡能够十分规范地运行与管理,为什么中国的国有企业就不能呢?


  总之,中国国有企业不是不能搞好,也不是没有规范的办法,而是没有找到病根,没有对症下药。这其中,政府的不开明、不放权,是最主要的病根之一。

  • 责任编辑:方乐迪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