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易鹏:简政放权可以稳中国经济增长

2013年作为中国习李体制的开局之年,从当前各种数据来看,实体经济体现出复苏乏力。保就业、稳增长成为了当前中国经济需要直面的问题,但目前越来越需要尝试从之前的靠政府投资、政策刺激的老路走向靠改革,简政放权的新路来稳增长。

  2013年作为中国习李体制的开局之年,从当前各种数据来看,实体经济体现出复苏乏力。保就业、稳增长成为了当前中国经济需要直面的问题,但目前越来越需要尝试从之前的靠政府投资、政策刺激的老路走向靠改革,简政放权的新路来稳增长。


  当前实体经济复苏乏力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经济先行指标明显回落。4月份,中采PMI从50.9降至50.6,显示经济的恢复境况仍非常疲弱。二是生产价格指数持续下滑。4月份,PPI同比跌幅扩大至2.6%,同时PPI环比下降0.6%,连续两个月出现负增长,呈现出旺季不旺的反常特征。三是各行业工业企业利润率全线下滑。去年第四季度,工业企业利润总额月均增速20%,而近期各行业利润全面下滑,3月份增速仅为5.3%。


  与之伴随的压力之一就是2013年中国的大学生毕业生就业情况并不乐观。今年中国教育部公布的2013年全国高校毕业生总数达699万,这是建国64年以来,高校毕业生最多的一年。而来自用人一方的数字显示,招聘岗位与往年相比下降大概15%。这一增一减,使得今年的就业形势变得更加严峻。放眼一线城市,北京就业率不足三成,上海不足三成,广东不足五成。为此,5月14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天津调研大学生就业时指出,就业是民生之本,解决就业问题的根本要靠发展。


  实体经济复苏乏力,大学生就业形势严峻,两边挤压下,对于稳增长的压力不小。但就在前一天的13日国务院部署国务院机构职能转变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明确表示要实现今年发展的预期目标,靠刺激政策、政府直接投资,空间已不大,还必须依靠市场机制。


  李克强这番话的背后蕴含了两层意思,一是经历过金融危机的4万亿刺激政策,M2当前已经过百万亿的情况下,中国政府刺激政策的子弹打得差不多了,新一届政府可回旋的政策空间日益有限。另外就是靠走政府直接投资这条老路已经明显不可持续,如果继续这样走老路,打造中国经济升级版很有可能成为一句话空话,新四化可能成为水中月。从这些困局来看,当前必须依靠市场机制来激发中国经济的内生活力。这也符合李克强作为主管中国经济的总理一贯以来的强调市场经济配置资源的基础性作用的价值观。


  那么要依靠市场机制的力量,当前最重要的就是要处理好政府与市场、政府与社会的关系,把该放的权力放掉,把该管的事务管好,激发市场主体创造活力,增强经济发展内生动力,把政府工作重点转到创造良好发展环境、提供优质公共服务、维护社会公平正义上来。简言之就是要用改革释放出来的红利来稳增长,具体到这方面就是要用简政放权释放出来的红利来稳增长。


  当前中国经济是有一些下滑的压力,一个大的环境是中国经济的潜在增长率在下降,再回到金融危机前那种靠投资驱动的10%之上增长是很困难了。但要清楚的明白中国经济经历长期的高速增长之后,增长速度已经不是最重要的,质量日益重要,能够解决就业维护社会稳定更加重要。换言之,只要对就业有足够保障,那么经济速度可以不再需要保持高速。事实上,通过经济结构的优化是可以达到让经济速度不快,就业承载力反而提升的。那就是进一步扩大服务业占经济总量的比重,服务业对就业的拉动能力远超第二产业,尤其是日益信息化的工业。而且,现代服务业更需要有一定知识背景的大学生,可以帮助破解大学生就业难的中国结构性就业难问题。


  当前中国的服务业占中国经济的比重一直在50%以下,比起西方国家的70%比重,差距巨大。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是多方面,既有统计口径将部分服务业计算到第二产业的原因,也有中国发展阶段在制造业有比较优势的原因,但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国政府对于服务业的管制程度要超过制造业,限制了服务业的发展。中国的制造业绝大多数已经进入到充分市场竞争领域,产能过剩成为一个主要标签。但中国的服务业,尤其在教育、医疗、金融、通讯、文化等领域,政府管制过多,国有比重过高,最终导致了这些领域竞争不充分,影响到资源的聚焦和生产率的提升,最终也影响到了服务业的发展。事实上,这些年的中国信息消费这一服务业领域,由于政府管制不多,或者说政府不懂新技术管制延后,导致市场化程度很高,近几年快速发展,2012年中国网民人数已经达到5.6亿人,电子商务规模超过8万亿元,今年一季度达到2.4万亿,增速高达45%,远远高过社会消费品零售额的增速。从这两个方面的案例可以明白,通过简政放权来激发社会和企业的创造活力,增强经济发展的内生动力、从而实现中国经济长周期的稳增长完全是可以的。


  在确定这种通过简政放权可以来稳增长的共识后,还必须厘清一个误区:有人认为通过改革、简政放权来稳增长有点远水救不了近火。其实一定要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经济发展有个预期管理。当企业尤其是民营资本感觉到未来要强化市场配置资源的基础性作用,会进一步加强各种所有制公平参与竞争的制度建设,那么其必定会未雨绸缪的提前布局,而不是事后诸葛亮般的错失先机。这种预期的作用,往往会将改革和简政放权的效果前移。


  此刻,最关键一点的是中国政府给外界传递出改革的信心一定是坚决的。新一届班子上任一个多月内,取消和下放了133项行政审批事项,应该说开了一个好头。但要想更好的激发社会、企业对于改革的信心,需要进一步展示出足够的改革的勇气,锲而不舍的坚持下去,对更多关键的行政审批事项予以取消或下放。同时一个重要点必须要及时向社会公开这种进程,让各界实实在在的感觉到政府时刻朝着改革的方向在行动,从而提振信心,激发出活力,最终达到打造中国经济升级版的目的。


  作者是中国城市和小城镇中心研究员

  • 责任编辑:方乐迪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