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短评]破坏法律信仰的不仅仅是公民

5月21日《人民日报》对此发表评论,称之为“极短时期内高涨的权利意识”呈现出的“某种‘初级阶段’特征”,告诫民众既要有“权利意识”,也要有“法治观念”。权利绝对化、权利意识膨胀,无法构建现代公民人格,而权力绝对化、权力意识膨胀,更是法治社会的大敌。

  飞机航班延误,冲上跑道拦飞机;发生医患纠纷,把棺材花圈抬到医院;网上讨论辩论,动辄粗口相向,乃至暴力威胁……一些人为了维护个人权益,无视他人权益,罔顾公共利益,甚至更进一步,把他人权益、公共利益当作讨价还价的筹码,以实现个人利益最大化。

  上述现象在现实生活中远非鲜见。5月21日《人民日报》对此发表评论,称之为“极短时期内高涨的权利意识”呈现出的“某种‘初级阶段’特征”,告诫民众既要有“权利意识”,也要有“法治观念”。

  在“权利”一词耳熟能详,人人都知维护自己权利的当下,提醒“任何个人权利的行使,都必须在法治的轨道上,不得侵犯他人的合法权利,不得损害社会的公共利益”,其及时性和针对性毋庸置疑。“没有什么权利是绝对的”,同样,自由也只是“做法律所许可的一切事情的权利”,类似的法治常识宣讲应该坚持不懈。

  “在一个多少算得上是文明的社会里,一个人所能够拥有的一切权利,其唯一的来由是法律”,人民日报评论所引述的这句西方法学家的名言意味深长。而正是从这句名言里,我们可以尝试探讨目前社会中“权利意识”和“法治观念”失衡的原因。

  “有了利益诉求,就能够理直气壮地去冲撞底线、挑战规则、突破边界”,此种极端行为之形成,一方面如人民日报评论所指,是权利意识过分膨胀的产物,另一方面,有无法纪不彰的影响?习近平总书记和最高法院院长周强最近都在强调“加强宪法和法律实施”、痛斥“司法不公”,此中道理不言自明:如果法律无法帮助一个公民成功主张自己的合法权利,也无法制约其眼中的强势人物和强势群体时,他对法律的失望乃至蔑视就会油然而生。

  因此,完整的法治社会的概念显然包括三个方面:公民必须守法,政府依法行政,司法机关公正司法。这也就是习近平总书记所指出的,“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必须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活动,任何公民、社会组织和国家机关都要以宪法和法律为行为准则,依照宪法和法律行使权利或权力、履行义务或职责。”

  以上三个方面出现任何偏差,公民乃至社会的法治观念都将有动摇的危险。一旦出现动摇,不同的视角难免产生不同的解读,当我们感叹一些公民只注重享受权利却不知敬畏法律时,有人是否会以一些政府部门公然违法的行为为例,认为政府不守法才是导致社会的法律信仰无法建立的最大原因?

  权利绝对化、权利意识膨胀,无法构建现代公民人格,而权力绝对化、权力意识膨胀,更是法治社会的大敌。“要有法治观念”,类似告诫任何时候都有意义,只要它是一个“交响曲”。 

  • 责任编辑:方乐迪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