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卢麒元:关于苍蝇和老虎的思考

用苍蝇和老虎形容腐败分子,有些侮辱动物,为了便于说明,权且使用吧。经历了三十余年的制度退化,公职人员几乎全部异化成了苍蝇,只要给一丝机会他们就一定会腐败一下的。经历了三十余年的逆向淘汰,各级领导几乎全部异化成了老虎,不占山为王进行有组织地腐败就惨遭淘汰。

  用苍蝇和老虎形容腐败分子,有些侮辱动物,为了便于说明,权且使用吧。

  苍蝇型腐败分子,属于游击性腐败,无独立山头,无组织体系,无稳定营收,偶一为之,见好就收;老虎型腐败分子,属于盘踞性腐败,有独立山头,有组织体系,有稳定营收,长期操作,前仆后继。

  想听真话吗?

  经历了三十余年的制度退化,公职人员几乎全部异化成了苍蝇,只要给一丝机会他们就一定会腐败一下的。

  

\

    文_卢麒元

    经历了三十余年的逆向淘汰,各级领导几乎全部异化成了老虎,不占山为王进行有组织地腐败就惨遭淘汰。

  所谓苍蝇和老虎一起打,意味着将全体公职人员和各级领导全部痛打一遍。听上去很过瘾,实际上极难做到(相当于来一次文革)。再说了,去打公务员的公务员该由谁去打呢?这种狗咬狗的螺圈游戏有意思吗?

  反腐败从来就不是一个简单的政治问题;反腐败一向是一个深刻的哲学问题。

  套用厉老师教导的语言范式:腐败是政府公司化的最大红利。政府公司化搞得越彻底,官员的红利也就越大,腐败也就最大化。只要允许政府公司化,苍蝇和老虎就必然存在。都是厉老师、吴老师、茅老师的好学生,请你们不要说你们不知道什么是政府公司化!政府公司化就是行政权力的私有化(股份制)和市场化(可交易)。难道不是吗?领导们已经把地盘都划分完了。很神奇,林老师竟然将政府公司化总结成“中国模式”了,而且试图通过世界银行向全世界推广,甚至林老师可能因此而荣获诺奖。有趣的是,没有那个国家敢学“中国模式”,毕竟没有那个国家愿意大规模放养苍蝇和老虎。

  既然反腐败是一个哲学问题,就必须辩证思考了。反腐败,就是反政府公司化。其实,反政府公司化方法很简单,山寨德国政府的机构、职能、管理就行了。德国人反政府公司化是全球最成功的,概而言之就是权钱彻底分离。什么叫做彻底,就是权力交给议会,钱还留在政府。只要剥夺了财权,官员即便是占了山头,也只能默默地为人民服务,他们还有兴趣去做老虎吗?至于公务员,见不到黄白之物,一群在白纸黑字上穿行的天使,为什么一定要变成苍蝇呢?

  笔者为什么想要谈苍蝇和老虎的问题呢?因为这恰好属于笔者的专业领域。中纪委和监察部既没有杀虫剂也没有武松,难道他们可以用苍蝇老虎去对付苍蝇老虎吗?解决苍蝇和老虎的问题,是一个经典的财政制度建设问题。现代财政制度有三个经典特征:第一,财权归于议会(总理以下公职人员绝无法外财权);第二,刚性预算约束(领导无权扩大地盘和扩充职能);第三,行政高度透明(政府一切行政行为全部公开透明)。有了这三条,苍蝇和老虎就没法活,他们会全部变成焦裕禄。不抓财政制度建设,所有反腐败的高谈阔论都是假的。当然了,如果仍然有表演的需要,还是可以保留“专门反腐机构”的,偶尔示众一批苍蝇和老虎还是很有娱乐效应的。不过,不要本末倒置,不要搞历史倒退。

  作为一个财政专家,你会对现实感到绝望。你很清楚,不会有杨子荣打虎上山的好戏。但是,转作哲学家和历史学家,你就可以略感乐观了,诺大的中国当然不会只有苍蝇和老虎两种动物。毛主席说的很清楚,苍蝇和老虎照例是不会自己跑掉的。至少,你不能指望他们自己会去搞财政制度建设。然而,谁也不能低估了老百姓的力量,毕竟左翼已经崛起了。左翼可不是什么动物,他们是天吼地怒的暴风骤雨,他们是可以横扫一切的暴风骤雨。时候到了,一切都将会被横扫,包括呜呜洋洋的苍蝇和张牙舞爪的老虎。谁也不喜欢暴风骤雨,暴风骤雨会失控成灾的。不过,有时候,不折腾一下,天下是不会干净的。

  • 责任编辑:宋代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