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雷政富不雅视频事件全纪录:09年调查后被封存

2012年11月20日,一段重庆北碚区原书记雷政富与赵红霞的性爱视频被放诸网端。一年后,肖烨离开广安前往重庆发展,注册成立重庆华伦达服装公司,即永煌公司前身,重庆不雅视频风暴由此开始酝酿。

雷政富事件桃色架构示意图

  雷政富事件桃色架构示意图

  2012年11月20日,一段重庆北碚区原书记雷政富与赵红霞的性爱视频被放诸网端。视频不足一分钟,引发的强震却余荡至今。这是一场精心策划的“仙人跳”迷局,最终引重庆21名厅局级官员入彀。重庆市北碚原区委书记雷政富为其中最著名的一个,也是目前已知唯一因此落马后被追究刑责的当事官员。

  南都记者获得的信息显示,在重庆司法系统内部,这实则为一桩旧闻。2009年11月,在重庆市公安局原局长王立军的主导下,这些后来看起来有些匪夷所思的荒唐故事已经被还原了全部细节,而后被迅速封存。至于原因,目前仍待解封。重庆市公安局在雷政富与赵红霞不雅视频被曝光后第三天即再次启动调查,迅速将肖烨、赵红霞等人归案查办,全案大部分情节得以显现,却依旧未能穷尽所有的内情。

  “不雅视频案”并非赵红霞一人的独角戏,“雷政富们”的罪与罚也需清晰地披露,这也是该案引发涟漪效应的最大动因。相比起赵红霞被移送起诉的公开与神速,雷政富及重庆官方公布的其他20名涉案官员究竟深陷怎样的迷情?目前停留于“立案调查”阶段已有时日,对于关注此案以及中国反腐败进程的公众而言,此案仍有太多的疑惑和隐忧。

  南都记者以重庆警方移交检方的案件卷宗为基础,通过“色诱”、“交易”、“曝光”三个层面,力求对这场著名却并不复杂的“仙人跳”迷局进行还原。这绝非司法意义上的案情定论,我们只是借当事人口供或询问笔录的互相印证,细腻呈现迷案的各方环节。通过他们的“口述实录”,管窥这起不雅视频窝案背后的种种生态。

  ·色诱篇:三次开房“捉奸”雷政富

  2008年2月14日情人节这天,雷政富应约来到重庆金源酒店。这是他与一名叫做“周晓雪”的年轻女子第5次见面,第三次开房。二人进入酒店房间不久,即被张进、严鹏及肖烨三人“捉奸”在房,50岁的雷政富从此陷入一场被精心布局的“仙人跳”迷局。

  2008年2月14日情人节这天,时任重庆北碚区区长的雷政富应约来到重庆金源酒店。这是他与一名叫做“周晓雪”的年轻女子第5次见面,第三次开房。后来发生的事情显示,这一天雷政富过得并不浪漫。二人进入酒店房间不久,即被张进、严鹏及肖烨三人“捉奸”在房,50岁的雷政富从此陷入一场被精心布局的“仙人跳”迷局。  南都记者获得的资料显示,本案2009年曾在王立军主导下被警方侦破,但无疾而终。2012年11月20日,自称人民监督网记者的朱瑞峰将雷政富与“周晓雪”的性爱视频通过网络公布后,重庆警方立即启动了第二次侦查程序,并最终将相关嫌疑人抓捕归案。

  重庆市政府在2013年5月7日对外公布,包括雷政富在内重庆共计有21名厅局级高官深陷不雅视频,并对他们予以不同方式处理。根据重庆警方移交的卷宗资料,除雷政富与周天云,目前尚无法确定以犯罪嫌疑人肖烨为主的永煌公司共拍摄过多少视频及具体涉及到哪些官员。但透过雷政富及周天云的沦陷过程,不雅视频的起承始末,还是可以窥见一斑。

  2008年2月14日,情人节。晚上9点半左右,两名男子来到重庆金源大酒店2506房间门口。敲门。一名年轻女子打开房门,二人先后进入,冲着屋内的中年男子与开门女子张口就骂。首先进入屋内的男子张进,32岁,随后进入的男子叫严鹏,41岁,开门女子“周晓雪”,26岁,屋内中年男子雷政富,50岁,时任重庆北碚区区长。

  卷宗信息显示,现场气氛一度紧张。张进以“周晓雪”男友自居,上前推了她几下,大骂“居然背着我做出这样的事情,和别的男人开房”,接着又骂雷政富,“居然搞我女朋友,乱搞男女关系”。雷政富上前解释二人只是朋友,“周晓雪”开始哭泣。这时自称张进雇佣的私家侦探严鹏拿出的MP4,向雷政富播放一段视频。视频很短,内容为雷政富与“周晓雪”前一次开房时发生性关系场面。雷政富接受警方询问时证实了上述内容,并称从背景看视频拍摄地点应为蓝剑宾馆。

  综合张进、严鹏及“周晓雪”供述,看完视频后雷政富脸色苍白,一言不发,显得非常害怕,“完全失去一个区长的气度”。雷政富还曾试图抢夺严鹏手中MP4,未果。雷政富后来向警方承认,“很害怕他们公布性爱视频,一旦公布,我会受到党纪政纪处分,会影响前途,所以非常害怕。”此时张进仍旧一副“手舞足蹈、凶神恶煞”要算账模样,一直在哭泣的“周晓雪”告诉雷政富,张进刚出狱,只听公司肖总的“招呼”,雷政富便让“周晓雪”打电话让肖总过来。

  肖烨在接到电话后20分钟左右赶到酒店。肖烨供述,开始他装做不了解情况,首先将雷政富拉进房间卫生间询问情况,雷政富称自己是北碚区区长,随后,肖烨当面呵斥张进并让其与严鹏、“周晓雪”一同离开。之后,肖烨递给雷政富一张名片,并让雷放心,“这个事情我会处理好”。肖烨供述,雷当时表示,非常感谢肖过来处理这个事情,如果有需要可联系他,并递给肖烨一张名片。

  雷政富向警方陈述的过程与肖烨大体相当,只是他称当时跟肖烨讲的话主要是“你的员工太不文明,这个事情你要处理好”。

  随后,肖烨让雷政富离开。雷政富称,“心虚,就立即离开酒店”,走在半路,雷接到“周晓雪”电话,称肖烨埋怨雷政富不打招呼就走。结合肖烨、“周晓雪”的供述,此时二人是同时离开酒店,“周晓雪”听到肖烨接到雷政富的电话说了句,“要得,大哥我们到那里坐一下。”张进称,此时他与严鹏一同打车离开,回到肖烨位于重庆花卉园的别墅,张进向严鹏询问中年男子是谁,严鹏回答,“不要多问。”严鹏则供述,当时他是自己一人回到公司,周晓雪与张进一个多小时后一同回来,此时他已经睡下了。

  肖烨、雷政富等5人陈述,整个过程持续时间不长,始终没有出现暴力因素,张进入室后推搡“周晓雪”的动作以及“周晓雪”哭泣的举动都是假装,“周晓雪”的名字也不足取信,她的真名叫赵红霞。

  通观整个过程,雷政富与赵红霞的性爱视频是击垮雷政富的致命一环。

  赵红霞供述,之所以愿意拍摄不雅视频,最开始她是被肖烨的花言巧语所欺骗,心甘情愿想对他好,为他付出,明知这样做违法,她也愿意去做,这其中有她对肖烨的个人感情,还有经济利益的驱使,“肖烨承诺赚了钱提成,给钱,跟我结婚,”于是她选择听肖烨的话,放任肖烨的违法行为。这与后来参与此案的谭琳玲、郑某梅等人的表述大体相当。

  卷宗显示,在赵红霞、谭琳玲等在永煌公司期间,她们名义上与肖烨都是男友朋友关系。

  赵红霞于2007年10月进入当时的华伦达公司,此前已与肖烨相识。2007年农历八月初六自己生日这天,赵与肖烨等人一起喝酒,一杯啤酒即不省人事,醒来时发现自己与肖烨同躺在一家宾馆床上,“肖烨强行与我发生性关系”。一个月后,肖烨再次约见,得知赵当时待业后肖烨让许社卿给其5000元,赵颇为感动。当晚二人再次发生性关系,此后确立恋爱关系。之后,赵红霞便到肖烨的华伦达公司上班,肖烨让其隐瞒二人的男女朋友关系。

  赵红霞这一供述与谭琳玲以及另一名曾在永煌短暂工作过的郭姓女子表述相似。据二人表述,她们均是在与肖烨吃饭时醉酒,再次醒来便发觉“与肖烨发生性关系”,尔后与肖烨确立男女朋友关系后到公司上班,但均被告知要隐瞒这种关系。

  卷宗显示,在公司内部,肖烨的形象被许社卿、王建军、严鹏等人描述为“老家在香港,以前结过婚,老婆和娃儿都出车祸离世,现在单身,人很聪明能干,事业心强,家庭条件很好”。许社卿供述,他当时负责为肖烨的公司招聘女孩,只选漂亮、能喝酒的。女孩上班后许会按照肖烨指示跟女孩谈心,肖烨也跟女孩“谈心吹牛谈人生谈未来,让女孩崇拜他”。“现在的女孩都喜欢有钱的老板,肖烨就把自己包装成有钱单身的老板,一般都会和他耍朋友。但也有些不上当的。”

  这个说法得到肖烨妻子柴偲的证实。现有资料显示,柴偲是肖烨第四任妻子,比肖烨小18岁,二人于2007年结婚。2008年怀孕期间,柴偲看到肖烨的手机短信有跟别的女人的暧昧内容,二人经常吵架,肖烨后来告诉柴偲,跟别的女人暧昧是因为要利用那些女人给公司“应酬”一些事情,“肖烨以将来公司找了钱就跟那些女人结婚为诱饵,来控制那些女人心甘情愿为他做事,叫我不要跟他闹。”

  柴偲为肖烨生下儿子后回到公司,为掩盖二人夫妻关系,肖烨让柴偲以其“干妹妹”的身份上班,肖烨亲自带柴偲到人事部门报到,介绍柴偲姓“肖”。柴偲临时起意,为自己化名“肖蔡”。因为是肖烨“干妹妹”,私底下赵红霞与谭琳玲等人均多次问及肖烨身世,柴偲的回复与许社卿等人一致。“我这样做是肖烨教的,他这样做目的是让她们死心塌地做事。我是肖烨的妻子,和他已经有孩子了,早就是一个家庭了,所以决定为他做这件事。”这些在许社卿、王建军、严鹏的供述中均有体现。

  到华伦达公司上班后,肖烨经常向赵红霞陈述企业经营艰难。赵红霞供述,不久后的一个周末,肖烨在办公室向其播放一段视频,严鹏在场。视频内容为一男一女的性爱视频,严鹏称视频中女子是其妻子,拍摄性爱视频后现在有自己的实业,“有车有房,过得很好”,并称肖烨也不在乎自己的女朋友这样。卷宗显示,许社卿、王建军等人也在多个场合向赵红霞阐述上述说法。

  肖烨此后明确,“作为他的女朋友更应该帮他,为了我和她的将来也应该这么做”。不久,赵红霞答应了肖烨的要求。谭琳玲供述,肖烨对她也有类似举动,她开始并未答应且打算离开,肖烨得知后大怒,“称以前杀过人,要杀我全家”,肖烨的这个说法当场得到许社卿、郑某梅等附和,“吓得我不敢走”,谭琳玲最终留在公司并答应肖烨要求。

  在2009年5月一同离开肖烨后,赵红霞、谭琳玲被许社卿等人告知,他们给肖烨做了很多事情,肖烨没有给他们好处,也没得到什么钱,并说肖烨都是通过和女孩子喝酒,在酒里面下药与女孩子发生性关系,她们与肖烨刚认识时所喝的酒中均被下药。郭姓女子称,就她所知道的还有陈、许、苟、刘等4人有此经历。2011年之后为肖烨开车的万姓司机称,在肖烨向其介绍的身边朋友中,有邓、姜、童、夏姓等9名女子为肖烨女朋友。肖烨与许社卿在接受警方询问时未提及上述内容。

  答应肖烨之后,赵红霞即以“周晓雪”的名字出现在雷政富面前。

  综合雷政富与“周晓雪”供述,双方第一次联络的时间大约是2007年10月。“有个自称晓雪的女孩多次打电话给我”,雷称,“晓雪”自称是香港华伦达重庆公司推销运动服装展示的推销员,曾多次在重庆五洲酒店见过我,并称想与我见面等。

  此后三个月,“晓雪”多次联系雷政富,雷自称都没有理她。直到2008年1月中旬一天,“晓雪”再次打电话约见雷政富,雷答应在渝中区大世界酒店七楼的茶楼见面。时间是当天下午5点左右。见面后,她自称周晓雪,是重庆工商大学毕业的学生,老家在开县,父母都在深圳打工,在重庆华伦达公司工作。

  这一说法与赵红霞供述略有差异。赵红霞称,她第一次主动给雷发短信即得到回复,此后双方联系紧密。第一次见面是雷政富主动电话约她,她当时正在重庆观音桥耍。双方第一次见面仅是喝茶聊天,便各自离开。第二次见面是2008年1月下旬的一个下午,相隔第一次见面大约一周。这一次周晓雪打电话约雷政富到江北大石坝的博客歌厅唱歌,雷政富于当天晚上8点多到达,当时只有两个人在场,唱歌大概一个小时。

  雷政富称,周晓雪唱歌的过程中告诉他,和他在一起很开心,雷政富便说二人可以做男女朋友,周晓雪应允。唱完后各自回家。

  大约又过一周,双方第三次见面,雷政富称,依然是周晓雪打电话相约,电话里,“她说很欣赏我的歌声”,并再次邀请雷到博客歌厅唱歌。唱歌中,周晓雪向雷提出歌厅太吵,就约雷到蓝剑宾馆开房。雷同意后,周晓雪便先去蓝剑宾馆客房,后打电话通知雷前往房间。雷政富说,进入房间后,周晓雪已经洗完澡躺在床上,并喊雷上床,雷就上床与周晓雪发生了性关系。对这一次见面情况,赵红霞的供述则为:当时雷政富拿了1000多元让她去蓝剑宾馆开房休息,赵用自己身份证开房,后将房间信息告知雷,雷接到信息后到宾馆,二人发生性关系。

  赵红霞供述,到房间后她便将装有密拍设备的包包放在面对床左边的床头柜上,并启动了拍摄键。卷宗显示,这也是赵红霞、谭琳玲等人的标准做法。赵红霞这次密拍的视频事后证明不够清晰。

  发生关系后,雷政富称准备离开,周晓雪以一个人孤单为由挽留,他还是坚持离开。双方第四次见面是在2008年春节正月初一的下午,雷接到周晓雪的电话称家人都在南方,她一个人在重庆很孤单,希望雷能陪其半天,雷答应了周晓雪的要求。双方这次见面的地点是江北区金源大酒店,房间依然为周晓雪所开。

  根据重庆警方调查,赵红霞以自己的身份证在重庆住宿登记记录共计为32次,其中在金源大酒店两次,2月7日,即农历正月初一这一次赵红霞入住酒店1620号房间。雷自称这一次上去就直接与周晓雪发生了性关系,聊了一会就离开。离开前,雷给了周晓雪2000元的购物卡,雷称最开始周晓雪推辞不要,后来半推半就接受了。赵红霞供述,当时雷政富给了她5张面值1000元的购物卡,她只拿了其中两张。

  2008年2月14日晚上8点半左右,赵红霞再次入住金源大酒店2506号房间,这个与雷政富及赵红霞分别陈述的双方第五次见面时间吻合。雷政富称,当天为情人节,周晓雪致电称想在情人节见面,双方约好晚8点在金源大酒店负一楼的茶馆见面。聊了一会天后,周晓雪在酒店开好房间,手机短信通知雷房间号,双方再次发生性关系。洗完澡后穿好衣服聊天,有人敲门,周晓雪前去开门,两名男子随后进入,接着便发生“被捉奸”一幕。

  2008年秋天,56岁的周天云走马上任重庆市地产集团董事长,不久即遭遇雷政富类似的经历。当年11月份的一天,周天云收到一个陌生短信,大意是想认识一下,一起出去喝茶。周天云主动回了电话,对方是女孩子的声音,自称“谭林”。此后一个月左右,双方在周天云的办公室聊过两次,第三次见面的地方在重庆江北新世纪背后的月友宾馆,这里距永煌公司所在的金岗大厦仅一步之遥。

  周天云接受警方问询时称,这一次双方聊天十几分钟后,“便有了和她发生性关系的欲望”,周天云最终如愿。双方在半个月后又相约在月友宾馆见面。在进入房间十几分钟后,严鹏等人敲门而入。严鹏依然扮演私家侦探,所不同的是,谭琳玲的“男朋友”是王建军,许社卿以王建军朋友身份前来“轧场子”,肖烨则依然是那个最后时刻出现控制局面的“肖总”。

  这些场面张扬而情节类似的“捉奸案”,按照重庆警方的侦查,先后已经发生多次。重庆市政府新闻发言人在今年5月7日称,包括雷政富在内重庆共有21名党员干部涉及不雅视频。卷宗显示,除去参与“捉奸”雷政富的张进,肖烨、严鹏、许社卿、王建军、赵红霞、谭琳玲以及郑某梅是其中大部分事件的策划和参与者,他们都属于重庆永煌集团公司。在公司内外,除肖烨外,他们相对应的化名分别是周波、许海龙、王县长、周晓雪、谭平安以及张丹。

  卷宗显示,他们最早开始拍摄官员不雅视频为2006年左右,重庆警方在起诉意见书中认定的时间是2007年底。肖烨供述,他在2006年的时候就以这种方式捉奸过一个领导,当时参与的女性包括赵某梅、谢某、王某凤等人,被捉奸的男性官员他未透露。当时严鹏与许社卿已经在永煌的前身重庆华伦达公司上班,王建军在2007年10月进入该公司,赵红霞与王建军进入公司时间相仿,郑某梅比赵红霞早几个月,谭琳玲在2008年下半年进入永煌公司。

  肖烨供述,利用不雅视频要挟官员的做法由许社卿最早提出,原因是许曾在2007年下半年丢过公司服装,为了弥补公司损失,许就提出了这个建议。许社卿则称此做法由肖烨提出,严鹏、王建军、赵红霞等人认可许社卿的说法。按照肖烨等人的供述,许社卿主要负责获取领导干部的联系方式及招聘年轻女孩,严鹏主要负责购买密拍设备、培训女孩使用,王建军负责在捉奸时扮演女孩子的男朋友,肖烨则是负责善后,充当“能搁平捡顺”的角色,赵红霞、谭琳玲等人则是具体联络领导并密拍与领导的性爱视频。

  肖烨供述,平时和这些领导都没有什么交往,只有采取这种方式才可以接触到这些官员,把他们的性爱视频资料掌握在手里,抓住他们的把柄,他们才能听话,从而为公司获取利益。肖烨供述,最开始只想通过此来获得工程,并未想过直接敲诈领导,“因为这是犯法”,而获得工程等做法则是“踩着法律的红线游走”。

  南都记者获得的资料显示,这是一个精心筹备的过程,每个人都分工明确。

  严鹏供述,从2006年开始,他便帮助肖烨购买密拍设备。设备共有两套,主要由一个针孔摄像头、一个手提包及MP4构成,在重庆朝天门及解放碑雅兰电子城购买。MP4烟盒大小,一端可连接买的摄像机,把摄像机安装在女式提包里的时候,只要把MP4连接好就可以拍摄。购买回来后,严鹏先在办公室试了试拍摄效果,后来还在宾馆教赵红霞等人使用,主要是如何打开设备,放到什么位置才能拍到人面部等。

  肖烨供述,第一次录制性爱视频的工具由一名华伦达股东“发明”,不知从何处获得,是一个视频摄像头与一个MP4结合体。谭琳玲称自己使用的密拍包是仿LV提包,颜色较杂,深色为主,高约30厘米,长30厘米,厚10厘米。提包的侧面有一个黄豆大的孔,看起来不是很规整,像是后来剪的。这与赵红霞的供述类似,不过赵称自己用过两个不同的密拍手提包。

  许社卿先后提供两本政府领导通讯录,一份是2005年版本,一份为新版。通讯录由当时仍在重庆市市级机关事务管理局工作的郭华提供。郭华2005年由军队转业,2011年退休。郭华在接受警方询问时称,当时因为缺钱,曾向许社卿借过3万元高利贷,月息12%,并由此与严鹏结识,前后向许社卿提供七八十页的A4纸复印通讯录。

  许社卿当时告诉郭华,自己公司很强大,想通过官员找关系做工程,如果郭华能联系还可得到提成。郭华称自己并未从中获得好处,反倒是因为未能及时还钱还被许社卿带人殴打过,至今仍欠其3000元。许社卿供述称二人是朋友关系,他曾借给过郭华2万元钱。

  赵红霞、谭琳玲等人供述,在得到通讯录后,肖烨口述短信让她们按照通讯录名单发送短信。短信的内容通常是:“××领导你好,我是××,在××地方见过您,对您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刚从大学毕业,没有在以前的单位上班了,也没有在模特队培训了,现在在华伦达集团上班,希望您有空出来吃饭”,等等。不管回复不回复,肖烨都会安排赵红霞等人周末再继续发,内容则是“××领导您好,又是一周过去了,您工作忙吗?”

  赵红霞等供述,只要领导回复的就保持联系,发了几次都不回复的领导就不用再联系。凡是周末、节假日、或者天气突然变化,肖烨都会安排给领导发短信,周末、节假日就是问候语,天气突然变化就是“天气突然转凉了,请注意及时添加衣服”等。针对领导的选择并不特定,但局限于政府和事业单位以及区县领导班子的一二把手,要有实权。

  领导回复短信的概率并不高。赵红霞供述,当时雷政富明确回复:有时间再约。此后双方短信联系频繁,第一次见面后,赵红霞按照肖烨指示又给雷政富发出短信。资料显示,赵红霞、谭琳玲等用以向领导发送短信的手机与手机号码均为专用,谭琳玲用的是一部淡蓝色的山寨手机,500元。赵红霞称第一个手机为灰色诺基亚平板手机,不好用,她第一次给四十几名官员发信息均是一个一个发送,而且每个人分配到的领导不会重复。

  谭琳玲供述,肖烨教导她们,与领导见面后,只聊生活琐事,少谈工作。在与官员前几次见面不能发生性关系,要让对方感觉自己是正统女孩,第一次见面时要带密拍包,让对方对包有印象。开房时不要一起进酒店、上楼进房间。平时也要从网络上搜集领导信息,包括照片。赵红霞供述,她第一次在KTV唱歌即认出雷政富,正是此前已经上网搜过雷政富照片。与领导拍完性爱视频后通常就不再联系。

  成功与领导取得联系后,下一步即是拍摄性爱视频,策划“捉奸”。

  确定捉奸的时间要具备两个条件,一是拍摄视频的效果要好,二是再次约定好开房时间。肖烨供述,赵红霞第一次与雷政富开房时拍摄的效果不好,第二次开房就没有捉奸,而是等第二次偷拍得到满意的视频后在第三次捉奸。

  赵红霞等供述,通常在拍摄性爱视频之后,要马上赶回办公室交给肖烨,肖烨通常会放在一个深棕色的男士公文包内。肖烨在得到视频后,会在第一时间交给严鹏处理,严鹏则会让侄子严川江进行编辑处理。严川江是肖烨与严鹏的二哥严宗礼儿子,毕业于重庆联合职大计算机专业。

  严川江接受警方问询时称,他从2006年就开始为肖烨等人编辑视频,当时视频中的男女都不认识,编辑一张,刻录一张。2008年9月之后,一个月内帮助编辑过四五次,为赵红霞、谭玲琳等人与官员的性爱视频。严川江于2008年加入永煌集团公司,后成为股东。

  每次编辑视频都在肖烨家中,用同一台电脑。严川江称,严鹏让其将视频最前面和最后面图像不稳的地方删掉,再把剩下的部分保存到MP4里,每次都是在密拍设备上进行编辑,然后存在密拍设备上,原始视频删除,之后还要刻成光盘,“幺爸(严鹏)说这个事情要保密,不要跟别人说”。刻录四五次之后,因担心在电脑上留下太多痕迹,也怕流传到网上,后来严川江就将电脑格式化,重装了系统,“视频被恢复的可能性很小,这些向肖烨做了说明。”

  雷政富的性爱视频是在2008年编辑,刻录两张光盘,一张给肖烨,一张给严鹏。严川江称,编辑时看到视频每次都是一开始有抖动,接着女主角先出现调整视频角度,跟互联网上偷拍视频效果差不多,应该是在对方不知情的情况下拍摄。每次都是一男一女的性爱视频,视频里的男主角不认识,女主角后来在公司见到过,就是公司的赵红霞、郑某梅、谭琳玲等。

  肖烨供述,光盘主要作为日后与官员联系时使用,要把这个光盘交给涉事官员,也是在暗示对方,原始视频在我们手上,给不给光盘无所谓。

  在完成这些步骤之后,便进入“捉奸程序”。为能让大家相互明白自己的角色,现场相互配合,要提前搞演习。肖烨供述,“搞雷政富的时候就提前搞过”,内容就是熟练使用秘拍设备,调试机位、台词、出场顺序等,在宾馆和公司都搞过演练,“不能穿帮,保证成功”。“捉奸”雷政富时张进因为演得“又狠又凶”曾被肖烨表扬。

  卷宗显示,王建军曾参与六次捉奸,所扮演的主要角色都是女孩子的男朋友,女主角三次为赵红霞,三次为谭琳玲,许社卿扮演最多的是王建军的朋友,具体次数不详。谭琳玲与四名官员发生性关系并密拍性爱视频,包括周天云及时任重庆合川区区长韩树明,赵红霞已知有六次,包括时任重庆市北碚区区长的雷政富、时任重庆市江北区常务副区长的范明文、时任重庆市政府金融办公室主任罗广、时任重庆合川区区长的韩树明、时任重庆市建设投资公司副总经理、重庆渝开发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粟志光、时任重庆市教委主任彭智勇。郑某梅的次数不详,已知的包括时任重庆市政府金融办公室主任罗广。

  卷宗显示,除赵红霞、郑某梅、谭琳玲外,至少还有赵某梅、马某、易某某、郭某兰等四人参与不雅视频密拍,但涉案官员不详。

  肖烨每次都是扮演“和事佬”的角色,次数不详,“捉奸”现场则包括金源酒店、和府酒店、渝通宾馆、东和酒店、果岭时尚酒店和蓝剑酒店等。

  肖烨认为这个局设计很周密,被算计的人应该看不出其中的缘由:在现场播放视频,是要让对方知道有他们的把柄,让其害怕;有人冒充女孩子的男朋友是为了让领导知道有人不依不饶;冒充侦探则是为了不让领导发觉视频的来源是赵红霞等人,让领导不会发现是故意整他,而所有人都是化名,则避免日后被找上门或打击报复。

  所有这一切都是为肖烨扮演的和事佬出场做铺垫。“从现场看,对方相信我是可以控制住局面的。”肖烨供述,这本身是设计好的场景,让对方知道我是消除视频威胁的好人,而不让对方觉得是我设计陷害他们,进而成为朋友,等在心里上彻底消除疑虑后,就开始让他们办事。

  卷宗显示,雷政富被“捉奸”第二天,肖烨便让其“办事”。

  这天下午开始,雷政富不断接到赵红霞电话,赵在电话中称自己已经怀孕。赵红霞供述,按照肖烨的指示,她告诉雷政富要把小孩生下来,要和他结婚。雷政富证实上述说法,并立即致电肖烨,要其解决。此刻肖烨与赵红霞正在一起,“他又打电话来了”,肖烨称,就是要这样的效果,让他绷紧弦,“主动来找我”。

  2008年2月16日中午,雷政富接到肖烨电话,称事情已经处理好。二人当晚见面,肖烨将光碟交予雷,雷当场砸碎。肖烨告诉雷,他已经将性爱视频砸碎扔到了河里,并称与张进搞房地产的父亲是老朋友,现在对方有个项目要启动,需要500万元的启动资金,希望给予帮助。雷政富接受警方询问时称,当时并未答应肖烨要求,但肖要得很急。

  肖烨提出自筹200万元,雷政富后答应想办法筹资300万元,吃完饭后各自分手。

  肖烨在供述中承认借钱事实,但强调只是借款300万元。雷政富称,并不相信肖烨已经将光盘销毁,但表面上又不得不装做相信的样子。肖烨开口借钱,即明白肖烨是在用捉奸及性爱视频相要挟,“一下子明白整个过程被人设了圈套”。但如果不答应,肖烨即可能曝光性爱视频,“完全是没有办法”。

  肖烨向警方承认,给雷光盘,事实上就是告诉其视频的原始资料还在他手里。雷作为北碚区长被捉奸的事情是他摆平的,手中有雷的把柄,雷必须借给他。不掌握雷的把柄,雷是不会理他的,“平等谈话的资格都没有”。他是在用借钱来掩盖敲诈的事实真相,他就是要挟,实施一种“软暴力”。

  回家后,雷政富给北碚区的勇智集团的老总明勇智打电话,称有朋友需融资300万元,明勇智随即答应雷政富的要求,约好肖第二天在五洲酒店面谈。见面后雷政富介绍双方认识并提出肖烨需融资300万元,明勇智随即答应。肖烨称借款时间为半年,到时连本带利归还,整个过程只有几分钟。雷政富表示,具体借款细节及过程不清楚。大约一年半后肖烨归还明勇智100万元,另200万元至今未还。

  雷政富表示,找明勇智借钱,“就像我请客吃饭,明勇智来买单一样”。明勇智2007年开始在北碚做BT项目,二人彼此很熟悉,有些事情需要雷政富出面解决。雷称自己在一定程度上有决定权,如果明勇智当时不做这些工程,也不会开口找明勇智出借这笔钱。明勇智这个工程最后由政府提前回购。

  明勇智后在接受警方调查时表示,借钱也是对雷政富给公司帮忙的回报,就是完成雷政富交办的事情,按照吩咐做就可。他没有主动权,否则不会没有抵押担保借钱给不相识的人。因为当时雷政富是北碚区长,自己企业在北碚,企业生存或多或少都要依赖政府,“区长是实权,做生意的都明白这个道理”。

  明勇智从未向雷政富提及借款归还一事。欠款到期后,也未走法律程序。“钱还不还不重要,雷政富、肖烨、我之间是心照不宣,我认识雷政富这个人,就当是交朋友”。

  2009年八九月份,周天云在办公室里与肖烨谈妥200万元的借款事宜。与雷政富的经历相似,肖烨以企业经营困难为由,要周天云帮忙借款200万元。周天云最后让自己内弟胡忠仁及邓燕夫妇的“汇恩拆迁公司”帮助完成了肖烨的借款。肖烨当时给胡忠仁、邓燕夫妇留下的印象是“全程不说话,很傲,跟人借钱还这么不客气”。尽管签订了借款协议,欠款到期后,肖烨并未按时归还,邓燕夫妇及周天云均未向肖烨提出还款要求,也未走法律程序。他们甚至没有留取肖烨的联系方式,这笔200万元的借款也至今未还。

  在成功向雷政富“借款”300万元之后,肖烨让柴偲取出4万元交给赵红霞。肖烨接受警方询问时表示,当时给钱是因赵红霞父亲病重。赵红霞供述,父亲在2008年7月左右才查出病重,只在医院待了一周就回老家。父亲过世时,肖烨去过,把打牌赢的5000元给赵,赵父在重庆新桥医院治疗以及从检查出肝癌到去世,肖烨没有拿过一分钱给她。

  赵红霞称,她从未签过卖服装的单子,所谓50%的提成只是幌子,她知道这4万元是“色诱”雷政富之后的报酬。在她的供述中,她自始至终只得到这一笔收入。肖烨供述,赵红霞、严鹏、许社卿、王建军以及谭琳玲等人因拍摄不雅视频并未获得太多额外好处。卷宗显示,这些人在永煌期间每个月的固定薪酬为2000元,谭琳玲称,只有一次肖烨曾给其2000元与王建军等一起花销。

  2009年5月,赵红霞、郑某梅、许社卿、王建军、谭琳玲等一起离开肖烨公司。谭琳玲称,当时许社卿、王建军、赵红霞来找到她,称肖烨不只是和她一个人耍朋友,赵红霞当时也是肖烨的女朋友,公司有很多女娃都跟肖烨有关系,“许社卿和王建军说他们俩跟肖烨很久了,肖烨找了钱买了房子车子,对他们的承诺却没有兑现”。许社卿供述,肖烨未能兑现给其10%公司股份,“答应在2008年春节给其宝马730的事情也没兑现”。

  卷宗显示,离开之后,在许社卿建议下,谭琳玲等人将一张肖烨名下的信用卡取现8万元,赵红霞与谭琳玲各分得3万元,郑某梅分得一万元,许社卿与王建军各5000元。谭琳玲供述,这样分是因为她与赵红霞付出最多。分完后,二人向肖烨归还银行卡并称,许社卿等人已经告知肖的作为,肖烨当即表示“不要相信许社卿挑拨离间,不要离开公司”。

  肖烨与许社卿之间的关系一直较为微妙。严川江在接受警方询问时称,许社卿离开公司前,曾有一次让其帮忙破解一款试用软件,这是一款远程控制软件,严川江在破解时发现许社卿已经通过这款软件控制了公司大厅内的三台电脑。在此前后,严川江在肖烨家用于编辑性爱视频的电脑上也发现该软件。柴偲称,前不久许社卿来时用过这台电脑。谭琳玲供述,曾在肖烨电脑上发现很多领导干部通讯录扫描件,肖烨特意叮嘱不能让许社卿知道这些信息的存在。

  卷宗显示,肖烨在知道视频是许社卿给朱瑞峰后曾向身边人员表示,许社卿这样做是因为他之前透支了肖烨8万元的信用卡被辞退,另一原因则是因为永煌这些年的发展要好一些,许社卿是仇富心理。不过,肖烨也很担心雷政富“整”他,“雷政富一定会认为是我做的”。

  南都记者获得的信息显示,这些人离开肖烨后即加入许社卿的永博投资咨询有限公司。这是一家在各方面均与肖烨的永煌公司相类似的公司,法人代表是郑某梅。公司的地址在观音桥中信大厦23楼,离永煌公司不远,主要员工有许社卿、王建军、易某某、郑某梅、郭某兰等,员工平时均用化名。赵红霞称,许社卿曾请她与谭琳玲前往公司培训,主要内容是教女员工色诱并密拍性爱视频,她猜想许社卿是看到肖烨以此赚到钱后便效仿。许曾邀请她加入,被拒。许社卿在供述中承认以上事实。

  在永博公司短暂工作过的郭某兰称,她是被许社卿从永煌挖到永博公司,许社卿承诺跟着他可以“找到钱”。她对警方表示,许社卿让她与郑某梅、易某某等人发一些信息勾引一些领导官员,把他们约出来睡觉,然后用摄影器材录下来,这样就可以控制他们,帮助自己做业务,如果不答应就威胁他们。许社卿称如果需要器材就通知他。

  康玉展是许社卿河南老乡,2011年9月许以在重庆做工程为由将其带到重庆,后成为许社卿注册的港航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法人。据他所知,永博公司做工程也卖虫草,2012年5月许社卿曾带他到位于北碚的两个工地视察。王建军则称永博公司主要从事贷款、建筑咨询业务,2012年11月初许社卿还向其展示一份200万元的装饰合同书。

  严鹏最晚离开肖烨。他称,最开始加入公司是因为肖烨欠其30万元无力归还,只有帮其“找到钱才可以拿到欠款”。他最终未能讨要到肖烨的欠款,曾威胁如不还钱则公布偷拍的性爱视频,肖烨未予理会。2010年10月,严鹏利用手中光盘让雷政富“解决下生计问题”。严鹏称,“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肖烨害的,于是我就有了整垮肖烨的想法,想通过雷政富去查他的公司。”

  招聘女孩 公司招聘女孩只选漂亮、能喝酒的。女孩上班后许会按照肖烨指示跟女孩谈心,肖烨也跟女孩“谈心吹牛谈人生谈未来,把自己包装成有钱单身的老板,让女孩崇拜他”。

  “洗脑”教育 肖烨通过和女孩子喝酒,在酒里面下药与女孩子发生性关系,她们名义上与肖烨都是男女朋友关系。之后向女孩们陈述企业经营艰难,承诺赚了钱给提成,并与之结婚,以此让女孩选择心甘情愿地“付出”

  短信“钓鱼” 在得到通讯录后,肖烨口述短信让她们按照通讯录名单发送短信。赵红霞等供述,只要领导回复的就保持联系,发了几次都不回复的领导,就不用再联系。

  拍摄视频 成功与领导取得联系后,下一步即是与上钩者开房,拍摄性爱视频。

  编辑视频 赵红霞等供述,通常在拍摄性爱视频之后,要马上赶回办公室交给肖烨。肖烨在得到视频后,会在第一时间交给严鹏处理,严鹏则会让侄子严川江进行编辑处理。每次编辑视频都在肖烨家中,用同一台电脑。

  再次开房 确定捉奸的时间要具备两个条件,一是拍摄视频的效果要好,二是再次约定好开房时间。

  提前演习 为能让大家相互明白自己的角色,现场相互配合,要提前搞演习。内容就是熟练使用密拍设备、调试机位、台词、出场顺序等,在宾馆和公司都搞过演练,“不能穿帮,保证成功”。

  正式捉奸 在完成这些步骤之后,便进入“捉奸程序”。

  • 责任编辑:宋代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