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副秘书长成腐败高发区落马:是秘书也是领导

近几年,副秘书长这一职位似乎突然成为腐败高发的“重灾区”。截至去年年底,有媒体盘点了近年来落马的副秘书长,仅省委、省政府一级就有8名,其中最高受贿金额达4700余万元。

\

  近年落马的副秘书长

  点子递了,责任就可能落到身上来。“有功肯定是领导的,有过我们当然得顶着。”刘建树说,副秘书长这个职位还是比较“虚”,表彰什么的很少会落到他们头上;然而出了问题,他们得“身先士卒”。

  近几年,副秘书长这一职位似乎突然成为腐败高发的“重灾区”。截至去年年底,有媒体盘点了近年来落马的副秘书长,仅省委、省政府一级就有8名,其中最高受贿金额达4700余万元。

  这些数字使副秘书长这一岗位趋于“妖魔化”。但值得指出的是,由于案件查办的滞后性,大多在副秘书长岗位上落马的官员,其贪腐事实往往发生在上任之前。将副秘书长与贪腐直接划上等号显然是一种误读。

  事实上,他们是一个低调的群体,外界能说清楚他们工作的人不多。曾有一些群众到某级政府上访,见来接访的是副秘书长,就不满地说:“你是秘书,我找市长。”搞得副秘书长煞是尴尬。

  他们却颇有影响力。“也不能太低调。”一位去年才上任的市政府副秘书长笑言,政府主要领导已经多次提醒他,他不仅代表自己,还要代表政府、代表市长、代表分管副市长、代表秘书长。

  他们是“秘书”,也是“领导”,在更多的时候充当着“幕后人员”的角色,有着不为人知的艰辛。

  “表面拉风”的“市领导”

  刘建树非常守时。

  约好的采访时间是下午2点半,《廉政瞭望》记者提前一刻钟到了。另一位市级干部说,“刘秘书长是很守时的”——这意味着,不能晚,也不宜过早。

  采访准时开始。当记者来到刘建树办公室的时候,他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甚至为客人倒好了茶水。

  刘建树任市委副秘书长已近两年。说到对副秘书长的定义,他自己先乐了:“刚上任的时候,我专门翻了下辞海,结果没找到!所以外间不知道我们是干吗的,连我们自己都不好说。”

  调侃几句之后,他话锋一转:“不过嘛,在我看来,副秘书长就是协助秘书长负责某一方面工作的负责人。他可以协管或者联系具体部门,也可以协助市领导开展工作。”

  具体到刘自身,他不仅分管市委督查室和市委、政府目标稽查室,还负责联系机要、保密、党史研究室,同时还要协助一名市委常委,联系其分管的发改委、环保局、统计局等部门。

  “副秘书长的分工没有固定模式,有按部门分的,也有跟领导的。跟领导也不一定是一对一,可能是一对多。”林瑞向记者解释道。他是某地级市政府的专职副秘书长。

  “比如我们市政府这一拨副秘书长,除了兼职的以外,都是一对一协助副市长。”林进一步介绍说,“我认为,这样更有利于开展工作。”

  不论是哪种分工模式,工作繁杂是副秘书长岗位的共同特征。

  林瑞对记者说,除了很多工作需要他来牵头,还有不少事需要亲力亲为。“比如联系基层和群众,再比如一些突发事件,副秘书长是必须到现场去的。”

  在林瑞所分管的处室人员看来,“他随时要做好接受各种任务的准备,不像其他领导,工作相对固定。”

  任务重,只是劳身;责任重,则是劳心。刘建树对记者坦言,作为协助领导的“贴心人”,很多重大事件的决策,副秘书长是要参与讨论并给领导“递点子”的。“尤其是在一些领导不太熟悉的领域,副秘书长的建议有非常大的被采纳几率。”

  点子递了,责任就可能落到身上来。“有功肯定是领导的,有过我们当然得顶着。”刘建树说,副秘书长这个职位还是比较“虚”,表彰什么的很少会落到他们头上;然而出了问题,他们得“身先士卒”。

  不过作为副秘书长,也有让刘建树感到挺“舒服”的时候。“毕竟还是领导岗位,开个什么会,副秘书长一般都排在领导班子后面,部门一把手前面。但凡受领导委派出去办事,各部门也都很‘买账’。”

  “虽然没啥实权,表面还是挺拉风的。”刘建树笑说道。

  当然,这种“风光”也会带来一些负面影响。作为中部某市政府副秘书长,吴洪军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苦恼。“我们在协管一些部门的时候,虽然受到副市长的委托,但从级别上来说,我们中一些人只是副处级,部门一把手却是正处级,难免对我们有所微词。比如他们经常对排名在后面‘不服’,但有啥办法?我们勉强算‘市领导’啊。”

  林瑞对此也有同感。“副秘书长是个挺尴尬的职位,大小算个领导,但说白了,也就是领导的秘书。”

  最重要是会“兼顾”

  刚上任一年,林瑞觉得自己正在逐渐成长为一名合格的副秘书长。他所协助的副市长,正是他此前工作单位的领导。

  据说这种状况很少见。市一级的领导在调动工作时,很少直接带着下属过去当秘书。

  不过林瑞认为,“跟熟悉的领导合作,有利于工作的开展。感情上也更有归属感。”

  由于多年在纪委负责案件查办,林瑞身上有着“纪检人”的利落犀利——谈话间反应很快,逻辑十分清楚。

  林对记者说:“刚来的时候完全不适应,老是用纪委的眼光来看事情。比如一个文件递过来,我首先就看到这里有问题,那里有问题。”

  转变思维,是林当上副秘书长后的第一个功课。“从‘找问题’,到‘求发展’,关键是在严谨的工作态度基础上,再加上适度灵活。”

  刘建树也认为,副秘书长要做的协调工作很多,十分考验其处事的灵活性。

  “部门管理出现交集的地方,往往容易抢利,也容易推卸责任。”刘对记者说,“这就需要厘清各部门的职责,再去协调沟通”。

  除了灵活有度,当副秘书长,还有一点是要“看得惯”。这是林对这个岗位总结出的第二条经验。

  “政府的工作比较粗放,不能像纪检工作那样,在细节上要看得惯。比如一个工程,要走的程序很多,是不是走得完,中间环节是不是全都没有漏,需要宏观上去把握。如果每个程序都必须走到位,可能工程就没法搞了。”

  宏观的眼光,还包括对事件处理的前瞻性。吴洪军认为,现在的政府有很大部分精力都用在了处理历史遗留问题上,关键问题就在于当下没有考虑好,没有前后兼顾。

  “比如现在的土地管理,很多地方都是未征先供。等到工程进行了一半,老百姓再闹起来,政府就十分被动。再比如拆迁、上访事件,其实都是之前没有处理好的后遗症。”

  吴在这个岗位已经3年,他认为,当副秘书长,必须上下、左右、前后兼顾。“上下就是领导和部门,左右就是部门和部门,前后则是当下和未来。”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而在这三年内,吴洪军就换了3个领导。他协助的副市长主要分管民政、交通运输、农业、救灾等工作。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副市长虽然换了三任,但分管的部门没有变。这让副秘书长的工作具有连续性。

  “但是不同的领导风格迥异,要求和侧重的方面也有所不同。”在适应领导的处事方式上,吴需要下大工夫。

  “领导的履职经历是个很重要的因素。”吴洪军介绍说,他协助的前两任副市长都当过县委书记,有丰富的基层工作经验,在处理相关问题上能力较强,这样一来副秘书长就相对轻松些。而在任副市长只有过比较短暂的基层工作经历,在这一方面就会相对弱一些,会更倚重副秘书长。

  领导履职的地域性也对副秘书长的协助工作有所影响。“三任副市长中,有两任都是本地人,也都在本地的区县当过一把手,比较熟悉这边的情况,很多事情我只需要协助。另一位副市长是从外地来的,有一个适应过程,我要承担的工作就更繁重。”

  不同的领导也有不同的长项和弱项。吴协助的现任副市长曾担任多年秘书长,工作作风十分严谨,对文书的要求也比前两任更高。

  据他回忆,一般的材料,被打回来重写两三次是常有的。如果是重大会议的讲话稿,更需要反复提炼、修改,他甚至曾经为了改好一个发言稿,通宵达旦才完成任务。

  不仅副职领导换得快,其实副秘书长这个岗位流动性也比较大。

  林瑞对记者说:“这个职位虽然算不上肥缺,但也不失为一个升迁的捷径。刻意谋求(该职位)的人肯定有。”

  以此为跳板的,可能做个两三年就提拔了,而且去处肯定不差。“要么是当区、县一把手,要么到重要部门当一把手。”一名与副秘书长们接触颇多的办公室人员告诉记者,当地市委、市政府这两年各“交流”出去一名副秘书长,“一个去了财政局,一个去了发改委”。

  “当然也有像我这种养老的。”林瑞自嘲道:“年纪大了,去其他部门任一把手不现实,以后很可能去人大或政协当个常委,也算不错了。”

  而同为副秘书长,在市委和在市政府也有所差异。据刘建树透露,市委的副秘书长升迁更为容易,大多都去了财政局、交通局等重要部门。而市政府的副秘书长则流动较慢,尤其是在市委和市政府一把手关系不太“和谐”的情况下,要“交流”出去就更难了。(文中涉及人物为化名)

  • 责任编辑:李欢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