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减少“赴京喊冤” 重在司法公正

媒体报道称,内地将实行诉访分离制度,将涉及民商事、行政、刑事等信访事项从普通信访体制中分离出来,统一由政法机关依法受理。而在中国法治建设仍步履蹒跚的当下,将涉诉涉法信访归口政法机关,能否得到妥善处置,却又难免令人存疑。

  媒体报道称,内地将实行诉访分离制度,将涉及民商事、行政、刑事等信访事项从普通信访体制中分离出来,统一由政法机关依法受理。这意味着,将近七成的信访工作将从行政机关转到政法机关手上,此举有望让长期背负“拦访维稳”重任的地方官稍稍解脱出来。

  对于维护司法尊严而言,此项改革无疑势在必行。法治社会里,纠纷的解决、利益的博弈都应该建立在法律之上,从本质上讲,信访这一依靠行政手段介入进行权利救济的方式,本身带有浓厚的“人治”痕迹,诉诸的是个人的领导权威,而并非司法权威,与法治社会的理念格格不入。

  长期以来,国家在治理涉诉信访方面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及财力,但“按下葫芦浮起瓢”的现象始终未有明显改观,“妥协式”、“救火式”等“运动型”涉诉信访治理方式,表面上解决了个案问题,实质却给公众形成了负面价值导向,访一访、闹一闹、拉横幅、堵大门、上京城等思维方式和信访行为日渐流行,削弱司法公信的同时,也破坏了法治进程。

  不过,对于内地成千上万“职业访民”来说,这一信访新规是否“福音”,则还有待观察。之所以动辄喜欢上京寻求“青天大老爷”,皆因他们早已摸清不少地方官员“只知有上而不知有民,只知有权而不知有法”的“软肋”,明白官员只对上级官员负责,那么要解决问题,就得找“管官的官”。而今,新规提出,地方党委、人大、政府及其部门均不再受理涉法涉诉信访,无形中堵住了访民们“拦轿告状”、寻求权利救济的一条路径。

  而在中国法治建设仍步履蹒跚的当下,将涉诉涉法信访归口政法机关,能否得到妥善处置,却又难免令人存疑。事实上,诸多涉诉涉法信访的产生,恰是基层司法腐败、判决不公所造成的,如今将厚厚的上访材料一转手又交给了涉事法院,不仅容易落入“自己监督自己”的怪圈,访民还难保有遭遇打击报复之虞。

  说到底,要让老百姓相信司法,前提就是法院确实是在“司法”,而不是“司内部政策”或“司长官意志”。要确保信访新规赢得民心,就必须?力提高司法机关的执法公信力,包括建立案件质量保障机制,从源头上预防和减少涉检涉法信访的发生;还要认真落实执法责任制和错案责任追究制,严格追究执法犯法、枉法裁判人员的责任;对于重大、疑难案件,特别是“案结事不了”的案件,应邀请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社会知名人士、新闻媒体、律师和当事人及其近亲属参加公开听证和答询,建立阳光司法机制,接受当事人和社会的监督。

  总之,将信访推向司法,不能一推了之,应当借此时机进一步推动司法领域改革,完成制度的内在反思、缺陷查找和及时补救。惟其如此,才能让百姓多“信法”少“信访”,让司法真正成为解决争端、维护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郑曼玲

  • 责任编辑:辛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