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杰里米·里夫金:中国应尽快加入第三次工业革命

尽管不乏有一些国家和地区的经济欣欣向荣,但总体而言当前世界经济危机阴影依然没有根除。危机不断、步履沉重的世界经济还能不能摆脱危机、找到更好更可持续的发展道路?或许这可以换句话问:处于调整结构、发展与转型的经济体,有没有更好的变革与发展方向?

 \ 


    第三次工业革命:新文明的方向


  尽管不乏有一些国家和地区的经济欣欣向荣,但总体而言当前世界经济危机阴影依然没有根除。危机不断、步履沉重的世界经济还能不能摆脱危机、找到更好更可持续的发展道路?或许这可以换句话问:处于调整结构、发展与转型的经济体,有没有更好的变革与发展方向?


  这使我们把时空再一次调到3月24日的上海浦东。在上海浦东干部学院,热烈进行中的“第五届世界中国学论坛”有一场被媒体忽略了的小型专家越洋论坛。20余名专家与来自美国创新领导力中心总裁、前美海军中将约翰.瑞恩先生,在美国创新领导力中心(ccl)中国区顾问委员会主席陈朝晖的现场主持并直译下,通过越洋联网视频,与身在美国华盛顿特区,曾担任过几届美国总统顾问、欧盟第三次工业革命长期经济可持续计划的主要设计者、著名经济学家杰里米.里夫金,举行了一场主题为“第三次工业革命与中国经济转型”研讨会。专家们时空穿梭,在一个别开生面、互联网整合的空间里,进行了跨国对话。本刊记者独家应邀参加了这次对话。


  第三次工业革命是杰里米.里夫金2012年,在纽约时报排榜的畅销书《第三次工业革命》里提出的新概念。他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关注和研究这一课题,并且认识到社会生活的关键是通讯和能源。


  在这本划时代的书里,杰里米.里夫金认为,在人类发展历程中,新型的通讯技术与能源体系交汇之际,即是新的经济革命发生之时。现在,互联网、新材料和新能源三者融合预示着第三次工业革命即将来临。可再生能源的转变、分布式生产、存储、通过能源互联网进行分配,以及零排放的交通方式构成了新经济模式的五个支柱。


  于是在新的要素构成的历史条件下,第三次工业革命应运而生。区别于传统的工业革命形态,新要素--即新技术和新能源新材料,推动人类向一个全新的能源体制和工业模式快速过渡。这将极大改变全球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就眼下全球宏观经济的角度来说,第三次工业革命可能是解决世界经济危机的一条必由之路,它将不可回避地催生崭新的经济范式。


  第三次工业革命从根本上改变了第一次工业革命与第二次工业革命垂直式的生产关系,使工业结构转向扁平化,成千上万中小型企业将以网络方式实现聚落与组织化,与大型垄断企业一起组织全球生产网络,改变效率与公平,构成新生产力。在这样一种全球性的趋势中,中国如果选择第三次工业革命道路,极有可能成为亚洲的龙头,引领亚洲进入下一个伟大的经济时代,推动整个亚洲实现向后碳社会的转型。


  颠覆性的概念:传统要素只占生产力比重14%


  通过视频,里夫金首先向在浦东会议现场的中国专家介绍了第三次工业革命的一个颠覆性的概念。


  里夫金说:在接下来的25年里不管是中国还是欧盟,在今后的经济发展中是成功还是失败,可能和你的劳动力成本没有任何关系。劳动力成本可能会占非常小的一个比例,更多的是从一个老的制造方式到一个新的生产方式的转变,是取决于你的能源成本,而不是劳动力成本,因为你的劳动力成本是你的供应链或者是一些物质的成本。我可以告诉大家一个小秘密,经济学家不想让我讲,但是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这也是我们应该要有的理解。生产力性质是什么?生产力是怎么发生的?怎么增长?我们有很多的经济学家,包括若干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经济学家说,过去认为最主要的是机器资本和工人绩效这两个因素。在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时候,这两个因素只占了14%的比例,剩下86%在哪里呢?剩下86%实际上来自效率,包括供应链。很多经济学家没有办法告诉我们,他们一直在研究经典的经济理论,这些法则更多的是关注于经济活动。不管是物质的或者非物质的,我们今天的物料是来自于大自然。经过我们的生产变成服务,而废料被重新放回到大自然,这也是我们以前所定义的经济活动。传统经济活动中,包括那些聪明的经济学家,他们并不知道生产力真正来自哪里,其实,我们的发现表明,新形态下更多的生产力是来自能源效率。因此在接下来25年里,无论经济发展的成与败,都要优先保证降低能源成本,提高效率,以此来极大地提高生产力。


  中国与印度正站在传统与变革的十字路口


  里夫金认为,虽然发达国家、欧洲已开始了向第三次工业革命转型,亚洲相应晚了几年,但亚洲国家也必将成为推动第三次工业革命的主要力量。


  西方国家最先开始第一和第二次工业革命的过程,创造了历史经验。在这个发展的时间序列中,大多数亚洲国家变成了落后国家,但落后有落后的优势,可以更理性布局,亚洲国家完全可以从新的起点上,借鉴欧洲特别是德国的经验,成为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关键主体。


  里夫金指出,就现在的工业化发展阶段而言,亚洲国家中的韩国和日本将成为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参与者。而现在的中国、印度则正站在传统与变革的十字路口。欧盟、东盟,尤其是非洲联盟与欧洲正在商讨的“沙漠计划”--在非洲的大片沙漠上大规模投资开发太阳能发电站、氢存储和电力输送产业。到2050年,“沙漠计划”输送的电力将能满足欧洲15%的用电需求,而非洲当地的相关产业的知识技术引进、工作机会的增加也将使非洲受益。如果中国和印度开放边界,允许相邻国家快速发展共享电网,中国将在不远的将来很快超越欧盟的某些技术领域,成为可再生能源科技的先驱国家,建设零排放的绿色能源建筑、发展氢存储、建设智能电网、生产插电式交通工具。


  中国错过了第一次工业革命,不幸的是中国是在过去20年间第二次工业革命达到顶峰时才加入。中国一些城市看起来很现代,但实际上仍在经历第二次工业革命,对于第三次工业革命只是略有涉及,这种光鲜仅仅是经过“化妆”后的表面现像。如果单纯依靠化石能源、核能源,以及集中供电技术等,就不是处于第三次工业革命。今天,我们正在见证一个新型通讯媒体和能源机制的重新整合。这也是第三次工业革命在清洁能源、绿色建设、电子信息、微型发电系统、分布式的IT网络、插电式的生物电池交通工具、可持续化学、纳米技术、无碳物流和供应链管理等各个领域风起云涌的体现。


  而这种整合必将带来新型科技、产品和服务的大量出现。传统的化石燃料的储量逐渐减少,导致其价格在国际市场上持续攀升。与此同时,新技术的采用使得新型绿色能源的价格持续下降。有数据显示,光伏发电的成本有望以每年8%的速度下降,使得发电成本每八年可降低一半。这一涨一落的巨大反差引起了全球经济的巨变,从而催生了本世纪的新型经济范式。

  选择第二次工业革命夕阳,还是旭日初升的第三次工业革命?


  今后的几年中,中国需要对未来的经济发展方向作出重要的决定。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火力发电国,煤炭在其能源中比重约占70%。此外,最近中国政府宣布中国的页岩气资源潜力高达134万亿立方米,约是美国的两倍。作为一个拥有超过13亿人口、年经济增长率约8.2%的大国,中国现在是世界上最大的能源消耗国和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二氧化碳排放国。


  与此同时,中国也是世界上最大的风力涡轮生产国,其太阳能光电产业总值更是占世界的30%,是世界上最大的太阳能电池板生产国。只不过中国目前所生产的可再生能源科技产品几乎全部销往海外。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在中国国内能源消耗总量中的比例只有0.5%。显然,这仍然是出口导向的一个结果。中国具有丰富的可再生资源,但上述事实却令人失望。


  中国拥有世界上最丰富的风力资源,其中海上风能资源占四分之三。根据2009年一项由哈佛大学与清华大学联合进行的研究成果表明,只要中国提高补贴和改善输电网络,到2030年,风力发电就可以满足中国所有的电力需求。


  中国也是世界上太阳能资源最为丰富的国家之一,但对太阳能的开发与利用却仅仅在近些年才提上日程。中国的生物能与地热能的总量也相当可观,但尚未进行大规模的勘探。对漫长的海岸线所蕴藏的潮汐能,中国也未展开有效的利用。


  因此,中国陷入两个截然不同的发展方向的角力之中。中国蕴藏着丰富的煤炭和天然气资源,这一诱惑使中国倾向于依赖日渐式微的传统能源。然而,煤炭和天然气固然令人兴奋,但是相比于巨量的可再生能源而言,却是如此的苍白无力。可以说中国在可再生能源方面的地位正如沙特在石油产业中的地位一样,中国每平方米的可再生资源潜力远高于世界上大多数其他国家。


  这并不意味着可再生能源经济模式在中国的发展是水到渠成之事。全球气候变化引发的日益增多的干旱将会对中国的电力生产造成极大的困扰,导致电力缺乏乃至断电。因此,中国人应该关心的问题是20年后中国将会处于一个什么样的位置,是深陷于日薄西山的第二次工业革命之中继续依赖化石能源与技术,还是积极投身于第三次工业革命,大力开发可再生资源科技?如果选择了第三次工业革命这条道路,那么中国极有可能成为亚洲的龙头,引领亚洲进入下一个伟大的经济时代。在亚洲展开第三次工业革命基础设施的建造将有利于泛大陆市场的培育并加速亚洲政治联盟的形成。中国也将成为第三次工业革命的主要力量,推动整个亚洲实现向后碳社会的转型。


  第三次工业革命改变中国商业与文化领域


  第一次工业革命与第二次工业革命均采用垂直结构,倾向于中央集权、自上而下的管理体制,大权掌握在少数工业巨头手中。第三次工业革命的组织模式却截然不同,其采取的是扁平化结构,由遍布全国、各大洲、乃至全世界的数千个中小型企业组织成的网络与国际商业巨头一道共同发挥着作用。


  新能源革命使得商业贸易的范围与内涵更加广阔的同时,结构上更加整合。相伴而生的通讯革命则为对新能源流动引发的更加复杂的商业活动进行有效管理提供了有力工具。通过互联网和能源的结合,我们可以很方便地进行能源共享。就像目前广泛使用的互联网wifi技术,每个手持信息接收终端者都可以使用这种扁平的互动联系模式,未来在能源网络中“能”的发送与接受使用也是这种扁平的互动模式。只要基础设施足够,当地球上的一半处于黑夜之中时,其富余的能源则可以通过能源互联网“智能地”转移到处于白昼的另一半球。在可预见的未来,全世界包括中国的人们都将可以在家中、办公室和工厂里生产自己的可再生能源,并通过“能源互联网”实现绿色电力的共享,正如我们现在创造并实现信息的在线共享一样。


  这种由金字塔形向扁平化力量结构的转变不仅将改变中国的商业领域,对文化领域也将产生重要影响。对于在互联网的影响下成长起来的、自己创造信息并通过在线社交网络实现与数百万人共享的新一代中国年轻人来说,自己生产可再生能源并通过能源互联网实现共享这一设想无疑具有极大的诱惑力。现在对中国而言,最大限度地利用其人才与资源,深刻地认知在本世纪上半叶展开第三次工业革命、建立可持续发展社会的重要性,应该是目前的当务之急。


  里夫金在视频上说:中国拥有数以亿计的建筑,如果运用新技术将这些建筑改造成微型电站,这就既可以为中国的经济发展提供能源,又可以创造出无数的新工作机会。因此,我建议中国应该尽快建立自己的新能源战略。无论历史上在什么时候,当人类遇到这种大型问题时,总有一些国家站出来承担往前闯、开拓人类发展方向的历史责任与使命。我深信这方面,中国在本世纪,会发挥决定性的作用,会在全球产生巨大的影响。


  上海应整合政府、公司、企业力量,领军新文明


  去年10月底,中国国家电网宣布将免费接入适用于私人家庭的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居民家中安装光伏发电系统后,如果所生产的电能除去日常使用还有剩余的话,可以免费接入当地电网,国家按照一度电1块多钱的价格收购。今年2月底,国家电网又扩大了项目范围,除了光伏发电,风能、太阳能等新能源发电都可以免费接入收购。在天津,如今已经有了落实这一政策的案例。这足以证明中国已经在向第三次工业革命的道路上前进。


  在视频现场讨论环节,有中国专家认为,中国太大,中国经济的一个动力是区域化。从而提出问题:哪些区域或城市可以成为实施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带头羊?


  里夫金借助传译听明白了后说:近代中国200年中,上海实际上一直被视为工业革命的领袖。如今上海已是一个国际化城市,需要做的是,如何把政府、公司、企业结合在一起。即是指从上海的角度把所有现有的这些要素与项目结合在一起。

  • 责任编辑:宋代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