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埃及刻字:有德有信,自知敬畏始

最近网上火了两个事儿,一是“无德无信”,一是“埃及刻字”。但那些以“未成年”“涂鸦乃小恶”、“外国人也涂”等等为借口过分袒护的,也同样值得批判。如果不告诉心智尚未成熟的未成年人,是非对错,文明法度,不教其知敬畏识进退,那反而是害了他们。

  最近网上火了两个事儿,一是“无德无信”,一是“埃及刻字”。前者是一网站新开专栏,本意是聚焦外国人的德信品质问题。可惜,因为国人这方面众所周知的原因,这四字遭到一致恶搞嘲讽。

  更尴尬的是,几乎同时,网上爆出埃及刻字事件。网友称在埃及卢克索神庙浮雕上,看到 “丁**到此一游”几个字,“试图用纸巾擦掉这羞耻,但很难擦干净,这是三千五百年前的文物呀。”

  随后人肉出刻字者,是南京一位年方十五的丁姓少年。面对汹涌舆论,其父母意识到错误,联系媒体致歉:“我们向埃及方面道歉,也向全国关注此事的人们道歉!”(5月26日《现代快报》)

  和以往类似事件一样,网上声音立刻会分为两派。一是义愤挞伐派,一是理性对待派。前者以人肉搜索,网上谴责为主。而稍不注意,也可能会沦为网络暴力,乃至过度上纲上线;而后者主要有两种吁求,一是注意未成年人保护,二是认为涂鸦乃小恶私德,与国内某些更为重大的如权力失范贪腐等大恶相比,不如把精力放在后者。

  其实,如果就事论事,这两者确实应有机结合,才能真正不枉不纵。比如,人肉锁定嫌疑人,而不过度侵犯其私隐边界。只是空对空地一番舆论消费,当事人未必会有痛感,也就不会有联系致歉行为了。而至于说暴露未成年人姓名,真是冤枉,“丁**到此一游”是这孩子自己亲笔将名字刻上这根抹不去记忆印痕的柱子的。

  谴责陋习劣行是必须的,但也需理性应对。如若一味激愤而不辨真伪,也易落入“钓鱼陷阱”。如近日网上疯传的人人、微博等一些社交网络上,以丁姓少年名字注册的ID,看其注册日期和资料,或未必是本人。其发言多无悔意,甚至主动挑衅,更激起不少怒火。如果靶子本就虚渺,那对空发泄更属无益,只会耗散舆论关注精度。

  但那些以“未成年”“涂鸦乃小恶”、“外国人也涂”等等为借口过分袒护的,也同样值得批判。未成年人要保护,但不是不分是非的一味包庇。李天一犯案时,网上也曾有过这种糊涂论调。如果不告诉心智尚未成熟的未成年人,是非对错,文明法度,不教其知敬畏识进退,那反而是害了他们。

  就像这孩子母亲所说“从小带他到外面玩,常看到类似的情况,但我们没有想到告诉他,这种做法是不对的,家人带他去埃及玩时,也没有管好他。”在三千多年的文物上刻字,已不是涂鸦私德问题,而涉嫌违法。父母、监护人如果从小不教育孩子对文明、对法度、对道德保持基本的敬畏和遵循,那么首先应反思失职的是父母,首先应接受歉意的才是那孩子吧?

  有网友分享了两个日常例子:亲眼见超市刚会走路的孩子蹲地大小便,当时就得到奶奶和妈妈表扬,因为没尿在裤子里;小区看见学龄前孩子把吸完的饮料袋扔进景观水池,得到高大英俊父亲表扬。因为孩子叼着饮料袋让他不快。

  树德立信,需从知敬畏守法纪开始。公德和私德,基本公序良俗、制度敬畏,在这些日常小事里,在孩子咿呀学语、蹒跚学步时就应潜移默化地言传身教,让孩子从小体会到什么是“仁义礼智信”、感受“明德”“修身”与“守法”的内蕴。

  这或许是培养“有德有信中国人”的最基础教程了。在俄罗斯时发现,除冬宫夏宫展厅室内等少数场所,所有皇室园林几乎都是市民遛狗慢跑散步遛弯的城市公共空间。如果我们一些皇家园林、历史古迹、山川名胜,能最大限度地为民所享所乐,而非挂牌收费圈地收钱,或许“到此一游”这种占地签名式陋习,也会少很多。

(李晓亮)
  • 责任编辑:宋代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