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90后”大学生起诉孔庆东:我不怕 理在我这边

近日,法院做出一审判决,判决孔庆东“向关凯元书面赔礼道歉,致歉内容须经本院审核”;“给付关凯元精神损害抚慰金200元”;“给付关凯元公证费1000元”。但毫无疑问,起诉孔庆东名誉侵权一审胜诉——这也是他人生第一起获得法庭支持的起诉,极大地增强了关凯元的自信。

 图说:透着一股倔劲的关凯元,对自己的未来充满期待。摄影/董洁旭

  关凯元:我起诉了孔庆东

  这位自称“法律人”的90后大学生,一直“官司缠身”;他常对身边的同学说,要以个案推动中国的法治,而他特立独行的性格使他注定成为人们眼中的“异类”。

  这是一场事关名誉的“战争”。

  面对孔庆东在微博上的辱骂,中国劳动关系学院2010级法学系本科生关凯元没有沉默。他一纸诉状将这位北大中文系教授推上了被告席:“他侵害了我的名誉权!”

  近日,法院做出一审判决,判决孔庆东“向关凯元书面赔礼道歉,致歉内容须经本院审核”;“给付关凯元精神损害抚慰金200元”;“给付关凯元公证费1000元”。

  90后状告北大知名教师胜诉,关凯元成了“斗士”,也有人给他扣上“右派”的帽子,这位年仅22岁的大学生成为舆论焦点。

  蓝色T恤,李宁牌运动鞋,黄框眼镜,虽然是一身学生装扮,但一见面,关凯元就娴熟地握手致意。“我给李庄发私信,就有人骂我是汉奸;我批评茅于轼,就有人说我是‘五毛’,谈自由与法治时,我又成了‘美粉’,我真是集三者于一身。”他这样自我介绍,瘦长的脸上,络腮胡茬子硬硬地拱出来,使他看上去有些疲惫。

  一次实践法律的机会

  事情缘起孔庆东在其实名认证的新浪微博上发表的一首诗——《立春过后是立夏》,关凯元看到后,评论这首诗格律不对,并转发至自己的微博上。

  5分钟后,拥有200多万粉丝的“大V”孔庆东作出回应,将关凯元称呼为“狗汉奸”,并“问候”了他的母亲。

  那是2012年5月6日,关凯元刚开通微博没多久,只有1个粉丝,评论孔庆东的诗歌是他发的第一条微博。

  “我只是想与他讨论下诗词格律,他居然骂了我,他怎么可以这样做?他怎么可以这样做?”坐在咖啡厅的一角,这位年轻的“胜利者”摊开双手,瞪大了眼睛。

  1990年出生的关凯元来自广西省南宁市,父亲是高级工程师,母亲是医护工作者,家境殷实。关凯元说他从小家教严格,他形容父亲是一个“施暴者”。中学时他喜欢读课外书,父亲发现后便全部撕烂;他在阳台山种的花花草草,父亲认为这会玩物丧志,全部剪掉;有一次他跟父亲讲理,被认为是顶嘴,嘴巴都被打肿了。

  作为家中的独生子,关凯元知道父母望子成龙的期盼,但他不太能够接受这样的沟通方式。他说,那时他经常大喊着要去状告父亲。父亲反问:懂法吗?先把法律搞懂了再说。

  2010年高考,关凯元首选法律专业,进入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法学系,在涿州校区就读。

  人生第一条微博,就受到了辱骂,关凯元说他很快就陷入了焦虑中。一方面,他觉得自己受到了污辱,不能就此屈服,另一方面,他又担心,如果为此和孔庆东较真,会被人疑为“炒作”,毕竟,孔庆东身上背负了多个标签,如“左派”“儒家”“北大”“爱国”……20多天里,他反复做思想斗争,最后,他用“这是一个民事诉讼实践的好机会”说服了自己,终于在2012年5月底决定,为这次微博遭遇,起诉孔庆东。

  父母听说了这个消息,赶紧劝他,没有胜算,还是要专心学习。关凯元回答说:我是成年人了,我自己可以做主。

  关凯元的一位高中同学说:“没错,这就是他,他就是喜欢死磕到底。”

  高中时,班上组织捐款,要求必须捐,关凯元坚持不捐,他还质问老师:“凭什么强迫我捐?”不过,汶川地震后,他主动捐了50元。

  高二上学期,关凯元被分在文科重点班,班主任规定早上必须7点10分到校,而其他班级的规定是7点30分。

  关凯元认为,校规里没有7点10分必须到校这一条,班主任不能做这样的规定。他住的离学校并不远,但他故意每天7点30分踩着上课铃声进教室。当时班里规定,三次迟到算一次旷课,那个学期,关凯元被计了几十次“旷课”,最终他被叫到政教处,通知:下学期从重点文科换到普通班,并在全校几千人大会通报批评。

  关凯元感到委屈,自己并没有真的迟到或旷课,仅是为了对抗不合理的班规,而且,因为所谓的“迟到”原因,将他从重点班换到普通班,却没有给他一个个申辩、质证的机会。

  “这是强权。”如今回想起来,关凯元脱口而出。

  他说,他当时就想过要维权,不过高考在即,他选择了屈服,还为此每月写一篇思想汇报,连续写了整整一年。

  有段时间,他很悲观,不跟任何人说话,“觉得这个世界没有讲理的地方”。上大学后,他一度沉溺于网络游戏,德州扑克玩到了600多万筹码,《英雄杀》到了20级——这是被封为“大神”的成绩。

  但大学里自由、独立的氛围也让他渐渐找回了自我。关凯元说,对他影响最大的两个人是哲学家萨特和作家鲁迅。萨特的绝对自由主义,是他的追求;鲁迅敢于并勇于斗争的精神,让他“心有戚戚焉”。

  • 责任编辑:书丹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