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马凯硕:美国对现实视而不见

是时候想象难以想象的情况了:美国在国际事务占主导地位的时代可能正在结束。他们的反应不难理解:即使只是开玩笑地表示美国可能沦为“第二名”,对一名美国政治人物来说也等于是自毁前程。美国知识分子没能质疑这些观念——并帮助美国人放弃因为无知所产生的自大——延续了维护公众的文化。

  是时候想象难以想象的情况了:美国在国际事务占主导地位的时代可能正在结束。随着这一时刻的临近,关键问题是美国将如何对此做出准备。

  过去几十年来,亚洲的崛起绝不仅限于快速的经济增长。该地区经历了一场文艺复兴,人民的心智被重新开启,世界观也焕然一新。亚洲迈向恢复昔日全球经济核心角色的动力十足,骎骎然已成不可阻挡之势。转型或许不会是完全一帆风顺,但亚洲世纪毫无疑问即将来临,世界的互动将发生根本性改变。

  全球领袖——不管是决策者还是知识分子——都有责任为其所在社会就这个全球变迁做好准备。但太多美国领导者却在逃避这一责任。

  去年,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上,两名美国参议员、一名美国众议员和一名副国家安全顾问,参加了我主持的美国未来实力论坛。被问及他们对美国未来实力有什么看法的时候,他们不出所料地表示美国仍将是世界最强大的国家。被问及美国是否做好沦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准备时,他们沉默了。

  他们的反应不难理解:即使只是开玩笑地表示美国可能沦为“第二名”,对一名美国政治人物来说也等于是自毁前程。不管在哪个国家,当选官员都必须做出不同程度的调整,来满足投选他们的选民的期望。

  另一方面,知识分子身负特殊使命——想不可想之物,说不可说之话。他们应该考虑一切可能性,即便是令人不快的前景,并让人民为未来发展做好准备。诚实地讨论不受欢迎的看法,是开放社会的关键特征。

  然而,在美国,许多知识分子并没有肩负起这一责任。对外关系委员会主席哈斯(Richard Haass)最近表示,美国“或许已进入又一个美国世纪的第二个十年。”经济战略研究所(Economic Strategy Institute)主席普雷托维茨(Clyde Prestowitz)也说“本世纪大概将是另一个美国世纪。”

  当然,这样的预测最终可能被证明是正确的;果真如此的话,世界其他地区将受益。因廉价页岩气和创新加速而重新变得强大、充满活力的美国经济,能提振整个全球经济。但美国早已习惯了这样的情况,根本不需要为此做准备。

  但是,如果世界重心转移到亚洲,美国人将措手不及。让人惊讶的,是许多美国人对世界其他地区,特别是亚洲所取得的巨大进步仍然茫然无知。

  美国人需要被告知一个简单的数学事实。只占世界人口3%的美国无法继续主宰世界其他地区,因为占世界人口60%的亚洲已不再落后。但美国是唯一公正之国、动荡世界一片黑暗中唯一曙光的观念,仍是许多美国人的世界观。美国知识分子没能质疑这些观念——并帮助美国人放弃因为无知所产生的自大——延续了维护公众的文化。

  但是,尽管美国人听到的只是好消息,亚洲的崛起实际上却并非坏消息。美国应该认识到,亚洲国家寻求的不是主宰西方,而是仿效西方。它们要建立强大、有活力的中产阶级,以实现西方早已实现的和平、稳定和繁荣。

  亚洲正经历的深远社会和知识转型,极有可能让它从强大经济实力迈向全球领导。在很多方面仍然封闭的中国社会,现在采取了开放的态度,而美国却成了思想封闭的开放社会。亚洲中产阶级将从当前的约5亿人,大幅增加到2020年的17.5亿人,美国再也无法继续对全球经济新现实视而不见。

  世界将经历人类历史上最波澜壮阔的实力变迁之一。要为变迁做好准备,美国人必须抛弃根深蒂固的思想和旧观念,面对以前不可想象的看法。这是美国公共知识分子今天面临的挑战。

  作者Kishore Mahbubani是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

  • 责任编辑:辛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