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全国人大常委会调研温岭参与式预算实践

全国预算公开的典范——浙江台州温岭“参与式预算”,最近得到了高层的肯定。本报获悉,近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预算工委预决算审查室相关负责人带队,调研了温岭的“参与式预算”实践。

  全国预算公开的典范——浙江台州温岭“参与式预算”,最近得到了高层的肯定。

  本报获悉,近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预算工委预决算审查室相关负责人带队,调研了温岭的“参与式预算”实践。

  自2005年试点“参与式预算”以来,从温岭一个镇到台州市整体推广,再到浙江省下文鼓励推开,温岭的实践一直广受关注,“全国人大常委会也一直很关注,但一直没明确表态,调研是首次。”浙江省层面相关人士告诉记者。

  受访专家则表示,这或可佐证十八大之后,新一届政府对协商民主、预算公开的重视。

  中央首次调研温岭“参与式预算”

  本报从多个权威途径了解到,在为期两天的行程中,全国人大常委会调研组在市、镇两级进行了调研。

  过程中,调研组听取了温岭市人大常委会关于《深化参与式预算的实践与体会》的报告,并下访了箬横镇人大常委会,对温岭市近年来在预算公开、基层民主方面的有益探索表示肯定。

  对于此次调研,全国人大常委会只是“低调”进行,不希望媒体宣传报道。

  目前公开报道的消息中,仅有新华社消息指出,调研组指出,温岭市“参与式预算”工作应进一步加强制度建设、注重预算执行监督、细化预算编制、强化代表培训等意见,积极稳妥地推进。

  所谓的“参与式预算”,即人民群众以民主恳谈为主要形式,广泛参与政府年度预算方案协商讨论,人大代表审查政府财政预算并决定预算的修正和调整,进而实现实质性参与和监督政府预算执行的民主实践。

  本报了解到,在原来的基础上,今年温岭“参与式预算”又有新进展。

  在镇层面,如今每个镇都建立预算审查监督参与库、专业库,参与库16个镇街总共有38763人,专业库共2608人,主要由当地人大代表和村民代表组成。

  同时,当地成立了阳光预算宣讲小组来解决公共参与面不足的问题,“一共5个人,到基层各个地区宣讲,今年以来已经宣讲15次了。”温岭市人大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而“参与式预算”的明星镇箬横镇和隔壁的新河镇更是有所突破。

  箬横镇在预算支出进行恳谈的基础上,今年新增预算收入恳谈,并以此为样本在半个月内向另外五个镇推开,“今年预算时,三亿二千多万的盘子,代表觉得有些项目可行性不大,有些项目土地出让不会那么顺利,肯定要到明年,最后讨论下来砍掉6000多万预算。”

  新河镇则是在原先的基础上,制定了《镇级预算审查监督办法》,将“参与式预算”进一步制度化。

  如今,温岭市已实现了对包括市纪委、市政法委、公安局等72个一级预算主管部门的财政预算公开全覆盖。

  温岭这些做法都为其带来了极大的声誉:入选全国“十大地方公共决策实验”、“中国改革开放30年创新案例”候选名单、“2010年十大民主法治新闻”,并荣获第五届“中国地方政府创新奖”提名奖。

  也更是成为了专家学者和媒体竞相调研和报道的话题。

  预算公开全国掠影

  温岭的实践显然得到了更广层面的肯定。2010年,台州市决定全市推行;2011年,浙江省委在《中共浙江省委关于加强“法治浙江”基层基础建设的意见》中对这一基层实践予以肯定。然而多年来,中央却并没有对此明确表态。

  直到十八大报告提出要健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积极开展基层民主协商。时任台州市委书记陈铁雄也曾表示,这背后体现的正是温岭“参与式预算”元素的价值。

  如今,新一届政府上任仅两个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到温岭调研,至少是个好的信号。

  尽管全国范围内,尚未对温岭的“参与式预算”进行明确的推广,但这几年已有无数政府代表团到温岭考察调研,而更多范围内的预算公开也正在探索中。

  2006年10月开始,重庆市便公开公共财政专项资金预算和安排明细。在此基础上,财政部目前已在全国范围内部署推进基层财政专项支出预算公开。

  2009年10月,广州市2009年114个本级部门预算全部“上网”,供民众免费下载,这是中国市级政府中首次公示所有部门财政预算;同年12月,上海闵行区作为全国首家直辖市下的区,进行财政预算公开听证。

  2010年初,四川省巴中市白庙乡公开所有政府预算明细,成为“政府全裸第一例”。

  而在此外,北京、上海、广东、新疆、四川、湖南、山东等省份近几年来,已陆续公开省级部门“三公”经费预算。

  然而推广的过程中,依然困难重重。

  “如果没有从上至下的推动,温岭模式难以走向全国。”浙江大学熟悉温岭实践的专家指出。

  今年2月,广州市41个政府部门公开了2013年的预算账本,包括“三公”经费,广州市质监局更是披露了公务接待的人次、人均标准等。然而,仅一个晚上,这些内容便销声匿迹,取而代之的是和其他部门统一格式的简版预算。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今年国务院召开的第一次廉政工作会议上指出,要建立公开、透明、规范、完整的预算体制,把政府所有的收入和支出都纳入预算,形成强有力的约束机制。

  然而正如上述浙大专家所说,仅是预算公开就已经如此艰难,要对预算进行听证、座谈,吸引公众参与预算审查,任重而道远。  本报记者 姚建莉 实习记者 余列平 上海、杭州报道

  • 责任编辑:辛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