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天则所沉浮:体制内学者不愿做负责人 怕单位整治

后人可能难以想象,上世纪90年代中国市场经济体制改革发韧之初,国人对市场充满想象的向往之情。事实上,记者接触的包括盛洪、秋风和冯兴元在内的天则所核心人员,都喜欢强调天则坚持的乃是“中道”。

 
天则理事长秋风(资料图)

  后人可能难以想象,上世纪90年代中国市场经济体制改革发韧之初,国人对市场充满想象的向往之情。金钱,这个中国传统文化中一向为高尚人士耻于谈及的对象,忽然成了世间最美好的事物之一。知识分子亦纷纷下海经商。

  风潮影响之下的1993年7月,包括茅于轼、盛洪和樊纲等在内的几位因倡导市场经济而声名正著的经济学家,决定成立一家民营经济研究所。天则,语出《诗经》“天生烝民,有物有则”,取意为“合乎天道自然之制度规则”。

  从这个雄心勃勃的名字看出,这些来自中国权威学术机构国家社会科学院的学者们,自我期许之深。英文名“unirule(普适规律)”,则更为直白地表达出其研究志趣。

  此后20年,作为一个民营研究机构,天则经济研究所(以下简称“天则所”)的发展沉浮与中国市场经济和政治社会变化相起伏。

  学术NGO之路

  上世纪90年代的中国,市场化思想近乎代表新的真理。而与天则所联系在一起的名字,则几乎囊括了当时中国最著名的市场经济思想家。除了几位发起人,天则所以理事、学术委员和特约研究员等方式集聚了张维迎、周其仁和汪丁丁等大量著名学者。

  天则所成立之初,以有限责任公司的方式在工商注册,且有股东分红。天则所前任理事长、现名誉理事长茅于轼回忆,当时的想法很模糊,只是觉得社会需要经济学知识,经济学家也能够凭借自己的知识挣钱,商业化和学术研究两者可以兼容。在2000年左右,天则所人员众多,光咨询公司就有30多人。

  如今,天则所网站上的自我介绍为“中国最有影响力的民间智库”。 天则所所长盛洪向《南风窗》记者表示,在天则所成立10年之后,内部几经争论,逐渐形成共识,作为知识分子,能做得更好的不是凭知识挣钱,而是公益性地为社会提供“没有私人愿意付费购买的公共知识产品”。于是,咨询公司被剥离,天则所成为非赢利的学术机构,股东不再分红。

  “我们的产品是国家政策,但我们的声音有一点剌耳,他们又不爱听。”茅于轼在接受《南风窗》记者的电话采访中,总结了天则的研究理想与赢利之间的两难。

  以自己的智力资本给政府做政策咨询,影响决策的同时,还能收取生存和发展所需的资金,这是天则所核心人士一直的想法。他们认为,自己掌握了社会发展的知识规律,觉得有影响政府政策的必要性,也有这个能力。——虽然,政府很多时候并不这么认为。

  盛洪认为,经过那次剥离,天则所剩下的是一些“特殊的人”,不是“经济人”,而是一些互相有认同感、以有益社会的学术研究为主要志向的“士”。

  以制度经济学这一理论作为工具,独立深入地研究并发布关于国有企业改革、土地改革等基础性问题的研究报告;举办天则双周论坛、制度经济学年会和培训班;提供中国宏观经济分析和预测报告;创立专业学术网站“中评网”等,是天则的主要工作。对社会影响最大的,当属双周论坛和一些有影响的研究报告。

  20年来,天则双周论坛已经举行过470多次,几乎没有过间断,以惊人地持续性坚持着对重大社会问题的公共讨论。

  • 责任编辑:方乐迪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