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越南非法劳工东莞灰色生存

在越南籍工头的带领下,很多越南人以每批次数十人的规模通过非法入境的方式来到东莞打工 阿峰告诉记者,很多工厂老板喜欢用越南工,因为越南人好管理,而且工作效率高,工资又普遍比中国普工少500—800元。

    在越南籍工头的带领下,很多越南人以每批次数十人的规模通过非法入境的方式来到东莞打工

  他们多使用假身份证或没有身份证,很团结,一般人都不敢惹

  一些越南劳工染上了毒瘾,“玩一次毒品大概花费100元左右,大明塘一半的越南人喜欢玩这个”

  越南劳工工作效率高,工资普遍比中国普工低

\

  黄笑天(右)和他的伙伴住的是35元一天的旅馆

    “蒙、嗨、吧。”满桌的年轻人在高声起哄,其中一位皮肤黝黑者捧起桌上的海碗,脖子一仰将啤酒饮尽……晚上10时后,劳作了一天的年轻人三三两两从工厂里走出,他们熟练地围坐在路边的烧烤摊或小卖部。这群喝酒的年轻人看起来和中国人并无两样,但从口音可以辨出,他们来自越南。

  在夜晚的东莞厚街,这样的场景时常可以见到。

  日前,在东莞厚街务工4年的广西籍男子阿峰(化名)举报称,厚街镇大明塘、陈屋村、桥头村、白濠村、赤岭等地存在大量非法入境的越南籍劳工。阿峰来自和越南相邻的广西一城市,他能听懂部分越南话,其在厚街打工的过程中接触了大量越南人。他透露,目前有近千名越南籍非法劳工在厚街打工。

  南方日报记者通过与厚街的越南人接触后发现,该镇确实存在大量的越南籍劳工。他们来莞1至5年不等,绝大多数在工厂做普工。

  ●南方日报记者 陈晨

  实习生 周贤琴 曹菲

  本版摄影 陈晨

  来莞

  越南与广西东兴、凭祥两个口岸地区水陆相连,山道水路都很多,越南人轻易便可偷越边境线,多由越南工头带领入境

  每年的9月、10月是东莞招工的旺季,很多越南人就是这个时候在越南籍工头的带领下,以每批次数十人的规模通过非法入境的方式来到东莞打工。

  来自越南北江市的黄笑天(他给自己起的中国名字)便是其中之一。2010年,他从越南芒街市偷越边境线进入中国,沿着东兴—南宁—东莞的路线来到厚街。

  黄笑天今年21岁,身高约1米6,长相和普通中国人并无二致,会说简单的普通话。5月14日,南方日报记者在大明塘市场附近一间小卖部外见到他时,他正和两名老乡坐着闲聊。他已有半个多月没有工作,当时身无分文,还染上了毒瘾。

  他用简单的普通话与记者交流。他说,他是越南北江市人,2010年来到东莞,当时辗转了寮步、常平、凤岗、厚街等多个地方,先后从事五金、灯管、制鞋等多份工作。后因老乡介绍,来到厚街镇大明塘片区居住。

  他说,这不是他第一次来到中国。“我2008年就来过,当时是在广西宁明砍甘蔗,砍完了就回去。后来路熟了,就自己跑来了东莞。”

  他身边的两名越南籍青年也都是20岁左右,都是他在北江市的老乡。

  黄笑天称,他先是从北江坐车至芒街,再走山路进入广西境内,然后再搭汽车至南宁转车至东莞。“过了越南关后直接走山路就能避开中国海关进入广西。”他说,之前来过中国的经历使得他这次也能顺利来到东莞,但他的老乡更多是由工头带来,“去了广东或者福建”。

  “非法劳工都是从广西东兴那边过来的。”阿峰说,“来东莞的越南人多数是由越南工头带领,一旦进入中国境内,事先准备好的包车就会将他们从东兴拉到东莞。”

  越南与广西东兴、凭祥两个口岸地区水陆相连,山道水路都很多,越南人轻易便可偷越边境线。“越南非法入境路线主要分山路和水路,都是经越南芒街,或走山路或乘船至广西东兴。我在老家时经常游泳过河对岸的越南去玩。”阿峰说。

  初到东莞的黄笑天,是想看看中国是什么样子,后来发现还能挣钱。“东莞每个地方都有很多我们的人,厚街、寮步、虎门都有,福建莆田也有。”让他得意的是,越南人打架很凶,“可以随便叫出百十来个越南人来打架。”

  阿峰称:“这些越南人没户口和身份证,犯罪之后很难找到,他们又团结,一般人都不敢惹。”

  打工

  老板喜欢用越南工是因为他们工作效率高,工资又普遍比中国普工低,尤其是工厂遭遇用工荒时,只要能找来工人就行

  黄笑天估计,在厚街大明塘片区打工的越南人约有400多人,分布在周边不同的工厂里。“他们绝大多数都住在工厂里,来自北江、崀山、海防、海瑞等地,其中多为男性,女性不足百人。”

  阿峰说,黄笑天等3人属于越南人中“混得不好”的人,因为他们太年轻、贪玩,挣了点钱就去玩,吸毒后更不愿意工作了,“打几天工就跑,哪个老板还敢要?”

  记者跟随黄笑天来到其位于大明塘片区、日租35元的小旅馆。3名年轻人窝住在一间不到10平方米的房间里,吸食白粉时使用的锡纸片被随手丢在地上。他承认,每玩一次毒品大概花费100元左右,“在大明塘一半的越南人喜欢玩这个。”

  阿峰说,在厚街的越南人除聚集在大明塘外,还集中在白濠村、桥头村、陈屋村等小加工厂遍布的地方。“很多越南人白天在工厂上班,晚上放工后才出来买东西和吃东西。他们长得和中国人没两样,听不懂越南话的根本不知道他们是越南人。”

  5月14日,记者以应聘的名义进入位于陈屋村莞太路边的一家鞋厂。在2楼一间约500平方米的厂房里记者看到,10多名越南人混杂在中国普工当中,他们在流水线上熟练地作业,工厂的老板则在工人的四周来回走动。

  18岁的越南人阿黄(其中国名字)在这家工厂已经工作了2年。他告诉记者,2010年来到东莞陈屋村,除自己外还有妈妈、叔叔、表哥、表弟、表妹共6个人在这间厂里工作。该厂约有60多名工人,其中越南人有20多人。

  阿峰告诉记者,很多工厂老板喜欢用越南工,因为越南人好管理,而且工作效率高,工资又普遍比中国普工少500—800元。“特别是遇到用工荒的时候,只要能找来工人就行,老板根本不管是不是非法劳工。”

  据其称,越南人和中国人起冲突多数是因为越南人吹嘘自己能干,中国人看不惯,但很多时候老板都是开除掉中国人。

  阿黄的表哥阿六(其中国名字)称,在鞋厂7时30分上班,11时30分下班;13时上班,18时30分下班,休息半小时后再上到22时。“老板怕我们走,会扣我们的钱。去年扣我们的工资,年底才发完。今年还是扣了两个月的工资,有几个人两个月工资不要了,就走了。”

  阿黄表示,其估计在厚街陈屋村打工的越南人近百人,赤岭附近200多人,两村加起来数量不下300人。

  带人

  进工厂打工挣钱并非越籍劳工的最终目的,另一种挣钱方式无疑更具吸引力——从越南带人来东莞打工

  黄笑天和阿黄均称,在东莞打工月收入约为2000元,这个数目在越南也能挣到。但他们为何还要冒险来中国打工?无论是黄笑天还是阿黄、阿六都表示,来东莞打工挣钱并非他们的最终目的,另一种挣钱方式无疑更有吸引力——从越南带人来东莞打工。

  阿峰告诉记者,带人来东莞的越南人被称为工头。每个月老板会把工资发给工头,工头则把工资发给其带来的越南人,工头会从越南人的工资中人均克扣300—500元,因此带的工人越多,工头的收入就越高。

  阿黄的叔叔就是这样一个工头。阿黄告诉记者,他叔叔2012年带了十几个人来东莞,今年又带了30多个人来东莞,这些年来陆续带了约70名越南人来东莞。让黄笑天羡慕的是在大明塘的越南人阿定(音),阿峰和黄笑天均称阿定先后带了500多人来东莞。

  工头手下还会有一个越南籍领班,领班的任务是帮老板管理越南工人,通常会说中国话,而且了解工厂地形,如果警察来了要带领越南人躲起来。他的月工资一般为4000—5000元。

  “现在东莞普工的月收入在2800元左右,老板按每个越南人2100—2200元给工头,工头再发给越南人1600—1700元,工头在每个工人身上可赚到500元左右,这就是每个人都想从越南带人的原因。”阿峰说。

  由于和越南工人熟悉,阿峰也曾经做过越南人的工头,为工厂的老板寻找越南工。“最多的时候手下有十几个越南人,处于用工荒期的老板见到后像见到救命稻草一样,我收他们每天80元,再给越南人每天50元,这样每天的收入也很可观。”阿峰说。

  除个别独闯东莞的越南人,多数进入厚街的越南黑工是由专门的工头提供帮助。工头先在越南物色老乡,再提供帮助入境、联系工厂和包车接送等“服务”,成规模地往东莞运送越南劳工。而在中国待的时间长了的越南人,在熟悉带人过程之后,也开始尝试介绍越南的亲戚老乡前来打工。

  阿黄多次向记者表示,自己也可以从越南带人。“老板先把钱给我们,我就给在越南的老乡打电话,让他们带人坐车到芒街,走路过境到东兴,我再包车去东兴把人接过来。一次可以带6—8个人,一个月就能把人带过来”。

  东莞市人力资源局厚街分局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5月,该局共处理2起非法使用越南籍劳工事件,共涉及20多名越南人;去年处理1起非法使用越南籍劳工事件,涉及50至60名越南人。该局一负责人表示,“用工困难时某些企业会通过‘工头’雇用越南非法劳工。厚街镇人力资源部门日常会对企业非法用工情况进行监管,接到群众举报后也会前往查处。”

  厚街镇公安分局相关人士告诉记者,厚街对境外黑工等“三非”现象,基本的处理办法为“发现一个、查处一个、遣送一个”,对私自雇用外国人的单位和个人,在终止其雇用行为的同时,可以处以罚款。

  “但由于遣返外籍劳工需要通过外交途径,程序繁琐,人力、物力也有限,越南人和中国人的长相又很接近,因此要有效制止非法劳工进入尚存困难。”

  “他们都不知道

  我们是越南人”

  ■对话

  5月14日,厚街赤岭工业区,南方日报记者见到了阿黄等4名越南籍劳工。他们分别出生于1992年、1993年、1994年、1995年。阿黄为其中年龄最小者,但其来东莞的时间最长,对中国的情况最为熟悉,普通话也最为流利。

  南方日报:阿黄是你自己取的中国名字吗?

  阿黄:不是,是老板这么叫的。一开始我们不知道什么意思,后来发现老板一般都把自己养的狗叫阿黄、小黑,我有另外一个老乡就叫小黑,呵呵。我越南的名字翻译过来是阮星。

  南方日报:你是什么时候来中国的,有家人一起吗?

  阿黄:我2010年从越南过来的,我家离河内大概400多公里。我1995年出生的,来中国的时候15岁,我妈妈、叔叔还有老表都在这边,他们比我早来。最早来中国的是我阿姨,来了5年了,中间有回去过年后又过来中国。现在我们家一共有6个人在中国打工。

  南方日报:你们一路是怎么过来的?

  阿黄:我们离开越南的时候没有人管,直接出境就可以了。如果有人来管,我们就给他们些钱,然后翻山进入中国。过了山,到广西,一般不会有人查。从广西到东莞,会有车接我们。我们从越南一路过来,主要就是给钱,为了省钱,有的地方我们就抄小路,但是有的地方就不行。

  南方日报:那你们有身份证吗?怎么进到厂里的?

  阿黄:没有身份证,但是现在什么都能搞到假的。我们到中国之后,先找到认识的人,给他们七八百块钱,他们会帮我们一起弄假的身份证。我那次来的时候,一共有3个老板,每个老板带20多个人,然后他们问我们想去哪里,就把我们带到那里进厂。

  南方日报:来中国两年,进了几个厂?

  阿黄:我之前还去过樟木头,在厚街的陈屋村和赤岭换了三四个厂。

  南方日报:你们在厂里每天工作多久?

  阿黄:我们每天早上7时30分上班,到11时30分下班,下午1时上班到5时30分下班,晚上6时30分上班到10时下班。有的老板说,他们管不住中国工人,只有越南过来的人才会做。而且我们学得特别快,我们来了两个月工作就很熟练了。我刚来中国,什么都听不懂,两个月后,就会说普通话了。

  南方日报:你们每天工作这么长时间,能拿到多少工资呢?

  阿黄:工资有的高一点是2300元/月,有的低一点是2000元/月。我叔叔是工头,会从越南带人过来,所以他的工资高一点,一个月有4000元,不过他也需要和我们一样工作的,我妈也会帮助他们带越南女工过来,但是工资还是只有2300元/月。有的时候老板会扣一些我们的工资给我叔叔,那些工头都是靠带人过来中国赚钱的。

  南方日报:这里的工资跟你老家那边比是高还是低?

  阿黄:跟家里的工资是一样的。

  南方日报:那你为什么不在家打工呢?

  阿黄:在家里打工有很多用钱的地方,在越南盖房子比中国还贵,一年到头存不了钱,虽然我来这里也存不了什么钱,但是我家里人在这边一年能存1万元左右吧。其实在广东也没有觉得条件比家里好,但是我来这边,家里人就不怎么管我,我自己赚钱自己花,比较自由。

  南方日报:你们平时下班了都做什么?

  阿黄:我们就喜欢喝点酒。我们从来不喝白酒,都是喝啤酒。有的老乡会吸白粉,但是我们不会。

  南方日报:你已经来中国两年多了,你能做工头吗?

  阿黄:可以啊,我们也可以带人,老板先把钱给我们,我就给在越南的老乡打电话,让他们在越南找好人,带到中国境内,到中国之后,老板派一辆车把他们接到厂里就行了,一次可以带6到8个人。

  • 责任编辑:宋代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