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独家对话伊能静:需要英雄的社会是有问题的

这个对伊能静名字的新解,在微博上广为流传,源于她在公共事件的发声。伊能静:公共知识分子多伟大,一个形容词,就这么扔在身上,我还要当之无愧,我是不是太不要脸了。

伊能静在清华大学演讲。摄影:李杨

   伊能静:一个急切的理想主义者

  (文/李杨)

  She canbesilent,but she won’t.

  这个对伊能静名字的新解,在微博上广为流传,源于她在公共事件的发声。伊能静打破艺人圈的部分沉默,并持续发力,铿锵之余不忘文艺腔。

  伊能静曾多次公开提起自己的家族史:她的外公是在台湾“二二八”事件中牺牲的抗日英雄杨元丁。叙述这段历史的时候,她多用短句、陈述句,压缩形容词、感叹词,细致、沉郁、毫不躲闪,是绝佳的口述历史范本。这些经历带给伊能静一种原生的动力,促使她关注大时代之于个人生命的变化。她说,“如果我来自一个很普通、很健康的家庭,可能不会对这方面碰得深。”

  很多与伊能静接触过的人说,“她非常健谈”。在清华大学时代论坛的伊能静专场演讲上,她分享了钟爱的作家与书单。她提起作为偶像歌手的16岁,告诉记者自己喜欢看卡夫卡,并悟出“存在心间很孤独的事情”,最后被记者吐槽为“装”和“假”。

  坦诚地自嘲,让她获得更多“赞”。 一个90后的男生在观众席向她大声示爱。谈起这一小插曲,伊能静难掩欣喜,自觉不像大学生们的人生导师,更像大姐姐,或者是“小伊老师”、“小伊妈妈”。

  5月14日,伊能静接受凤凰网独家对话,她裸妆、直发、白衣,习惯性紧紧地握着录音笔,大段的叙说;像是在对话,更像在独白。由于长期在内地发展,她的口音老北京化,带上俏皮的“儿”字,也不乏标志性的娃娃音。

  几个月来,伊能静把工作日程安排得水泄不通,为其发起的“静新图书基金”全力奔走,“累得嗓子都哑了”。她与凤凰网的对话安排在一组大片拍摄的空档,三小时之后,她到达雅安天全县,为震区的小学生赠送图书。

  她曾对媒体表示,愿意在可能的范围里贡献良知,但并不认为这仅仅是公众人物才该有的社会责任感。“只要是跟人的基本生存权利有关的,每个人都要关心”。伊能静向凤凰网提到一个社会学术语:共犯结构。她举例说,很多人在抱怨政府不管水源污染的问题,但问题是,造成污染的常常也可能是发出抱怨的那些人。

  伊能静的实话实说,让不少人直呼“过瘾”。而对媒体纷至沓来的“公知”、“女神”标签,她摆摆手,略显娇嗔地皱眉:公共知识分子是多伟大的形容词,就这么扔在我身上,还要当之无愧,是不是太不要脸了。

  “一个人内心很强大,她还在乎别人说她是不是知识分子吗?”她反问道。

  在与凤凰网对话的50分钟,伊能静更青睐用“侠客”、“爷们儿”、“山东人的耿直”来描述自己。这是种隐匿在“美丽教主”身后的爆炸型性格,如同江湖儿女的快意恩仇。

  谈及个人,她向往“独立而丰富而多样性的灵魂”,认为单一的认知容易被人控制。一如她在《国道封闭》里饰演的“小麻花”,青春狂躁的问题少女在公路上驾车独行。她短发性感,停驻在无人高地,黑色的眼线熔入台北的夜,像指挥家般扬起手臂,高亢地咏叹“美丽的香格里拉,我理想的家”。

  又如她在《好男好女》里饰演的蒋碧玉,讷言、隐忍,随夫投身抗日浪潮的革命女性。伊能静玩笑说,自己面对不公就会容易冲动,若是生在那个年代,可能早就被枪毙了。

  “有人问我说,你觉得文字是你的武器吗?我说当然不是!”伊能静在内心拥抱强大,却回避在语言表述上强烈。“武器代表你跟别人划一个界限;我不喜欢战争,也不喜欢分裂。”

  不久前对朱莉切除乳腺事件的评论,伊能静在微博中写道:尊敬裘莉,不因为她做公益、有高富帅男人,而是她强大。不像一般人选择扮演感情受害者,也绝不拖泥带水过去,她一直朝向生命价值最大化,绝对的生命前行者。

  • 责任编辑:辛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