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南方都市报:发改委不自我改革无以谈发展

权力太大,“门难进、脸难看”,被视为发改委的经典标签。这一立志于协调改革促进发展的机构,政策制定、价格调整、项目审批与资金分配大权在握,已然成为改革发展的绊脚石。

  权力太大,“门难进、脸难看”,被视为发改委的经典标签。5月13日,发改委主任徐绍史在系统内给全员上了一堂言辞恳切的思想动员课,各界亦期待这位履新不足两个月的新任掌门人可以推动这一强力机构真正意义上的改革。

  发改委全称为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脱胎于1952年设立的国家计划委员会,2003年在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基础上并入原国务院体改办和国家经贸委部分职能改组而成。作为国务院的职能机构,其设置目的在于,完善宏观调控体系,综合协调各方面改革。发改委下设的价格司、基础产业司、经济运行调节局、固定资产投资司、利用外资和境内投资司等28个职能部门,囊括了宏观经济运行调节、经济体制综合改革、固定资产投资、价格管理等多项经济管理职能。因此,发改委又被称为“大总管”、“政府第一部委”与“小国务院”。

  发改委主要职责的第二条为:“负责汇总分析财政、金融等方面的情况,参与制定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和土地政策,拟订并组织实施价格政策。”所以,宏观发展规划、区域发展规划都由发改委制定,还有权干预甚至主导各政府部门的政策制定,对于一个行业、领域的政策走向有绝对的话事权。其主要职责第三条为:“负责组织制定和调整少数由国家管理的重要商品价格和重要收费标准。”所以,油价、电价、水价、火车票价,垄断领域的政府管制价格与调整无一不由发改委决定。

  而其主要职责第五条则为:“承担规划重大建设项目和生产力布局的责任,拟订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总规模和投资结构的调控目标、政策及措施……安排中央财政性建设资金,按国务院规定权限审批、核准、审核重大建设项目、重大外资项目、境外资源开发类重大投资项目和大额用汇投资项目。”所以,改革试点、一定规模的各种投资项目等审批权均在其手,项目能不能上完全是发改委说了算,这就是为什么一有政府投资热潮发改委门口就大排长龙;况且,其不仅可编报中央预算内投资计划,还拥有中央财政性建设资金审批权,相应的预算分配权也随项目审批,据称财政部与审批预算的全国人大均不知这笔钱的具体去向,有媒体报道,2011年这类被称为“口袋预算”的投资总额高达3826亿元。

  发改委坐拥宏观经济规划、行业规则与政策的制定权,政府管制的垄断领域定价权,各类项目的审批与预算分配权,政策、定价、资金无一不在其掌控之内,简直是强力机构中的战斗机。而发改委对政策制定的干预影响了部门行政的独立性,对价格的管控扭曲了市场价格传递信号、优化资源配置的功能,对项目与预算的审批助长了政府主导投资、限制了特定领域的准入并产生了巨大的寻租与腐败空间。过大的权力赋予了发改委过多干预市场的能力,最终导致了改革的停滞甚至倒退。

  中央并非未对改革发改委作出努力,只是许多改革措施在执行中未落到实处甚至变相为发改委扩大了实权。例如,2004年起的备案制已演变为变相审批,项目在地方政府通过审查后需上级发改委备案,没有回函项目就无法启动。虽然在2007、2010年与2012年的“简政放权”中,涉及发改委的是取消1项、下放1项,而上周刚公布的今年清单中涉及发改委的是取消14项,下放12项,看似改革力度为历年之最,但若下放的都是边缘细碎的审批权而对核心审批却越抓越紧,只会重返欲精简却变相扩张之路。

  这一立志于协调改革促进发展的机构,政策制定、价格调整、项目审批与资金分配大权在握,已然成为改革发展的绊脚石。将属于市场的还给市场,减少干预,下放核心审批权,减少与其他部门的职能覆盖,是对发改委改革的一致期盼。发改委这十年来,被指“改革别人,发展自己”,在改革陷入停滞的当下,实需先行自我改革,否则无以谈发展。

  • 责任编辑:辛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