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媒体曝光中科大参与烟草科研 项目早已被证实系骗局

”  昨日,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蓝睿明博士说,世卫组织非常欢迎中国疾控中心本周发布的《2013烟草控制报告》。”  昨日,接受颁奖后,黄洁夫以全国政协科教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和中国控烟协会会长身份,接受了媒体采访。

  原标题:高校烟草科研7成由烟草公司赞助

  新京报讯(记者魏铭言)5月31日是第26个世界无烟日,主题是“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促销和赞助”,然而,中国疾控中心昨日发布的《2013年中国控制吸烟报告》显示,尽管我国政府承诺履行上述国际控烟公约已有7年,但在国内,烟草广告、促销、赞助随处可见。

  与烟草公司合作高校不乏名校

  这份在国家卫计委见证下权威发布的报告明确指出,目前,在公开发表的中国烟草相关科学研究,多由烟草公司赞助。在公开发表的有关烟草科研文献中,只有不到一半(45%)是由烟草公司独立完成的,而40%的文献有大学和其他科研机构不同程度的参与,有的是与烟草公司合作完成的,有的是由大学和其他科研机构独立完成的。

  即使是署名为大学或科研机构独立完成的研究项目,约70%也是由烟草公司赞助的。“在与烟草公司合作最多的大学和科研机构中,不乏像中国科技大学和中国科学院这样的知名学府和科研机构。”

  昨日,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蓝睿明博士说,世卫组织非常欢迎中国疾控中心本周发布的《2013烟草控制报告》。

  卫计委系统禁受烟草赞助

  又讯据新华社

  电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崔丽30日表示,禁止本系统相关机构和个人接受烟草广告、促销和赞助,已经接受的烟草广告、促销和赞助项目或活动要及时终止,并采取措施消除不良影响。

  ■ 焦点

  多高校研究“降焦减害”

  国际防痨和肺部疾病联合会的研究监测显示,从1983年到2007年,中国烟草公司的研究项目中,大学参与的身影越来越多,从1983年至1987年的33项,飞速攀升至后来的2316项。在同期烟草公司的科研项目中,大学参与的比例,从20年前的6%猛增至20年后的59%。

  “降焦减害”科研项目倍增

  早已被国际科学界、世界卫生组织证实为“烟草营销骗局”的卷烟降焦减害研究,在大学和科研机构的烟草科研项目中,增长尤其快,由上世纪80年代初的不到1%增长到2000年以后的59%。

  报告指出,在与烟草公司合作最多的大学和科研机构中,不乏像中国科技大学和中国科学院这样的知名学府和科研机构。仅“中国大学与烟草公司合作”一项监测显示,很多知名高校都在烟草专卖局、烟草企业支持下,设立了相关的烟草研究机构。其中包括:湖南农业大学设立了烟草研究院;在河南农业大学内设立的中国国家烟草栽培生理生化研究基地,直属于中国烟草总公司;中国科技大学设立“烟草和健康研究中心”,明确研究重点包括卷烟降焦减害,并与中国烟草总公司合作开展远程高等教育等。

  烟草广告蔓延新媒体

  现行法律缺失,是烟草广告、促销和赞助近年来在我国“活跃”的根本原因。报告指出,1994年颁布的《广告法》中,对于烟草广告的限制,只限于广播、电影、电视、报纸、期刊五种传统媒体和候车室、演剧院、会议室等四类场所。因此,随着互联网和移动通讯的发展,烟草企业利用现行法律限制不全面的“空子”,已将各种直接或变相的烟草广告遍及网站、博客、微博、微信等媒体;再加上公益之名的赞助、明目张胆的品吸会,社交网站的互动式促销,烟草广告促销和赞助,几乎随处可见。

  此外,由于监管存在漏洞,而现行《广告法》缺乏有震撼力的罚则,在已经明令禁止的媒体和场所,烟草广告仍未绝迹。调查显示,在注意到烟草广告的人中,49.8%的人是通过电视看到的。

  昨日,国家卫生计生委、中国疾控中心联合中国控烟协会、新探健康发展研究中心的控烟界机构和人士公开呼吁:我国应尽快按照《公约》第13条及其实施准则要求,修订《广告法》及相关法律法规,落实《中国烟草控制规划(2012-2015年)》的实施步骤和时间表。

  ■ 对话

  黄洁夫研究“降焦减害”科研机构应吊销

  世界无烟日前夕,世卫组织在北京向卫生部原副部长黄洁夫颁发了世卫组织世界无烟草日奖。世卫组织驻华代表蓝睿明博士说,“不论是在过去担任副部长期间,还是现在身为中国控烟协会会长,黄洁夫博士都是呼吁中国加大控烟力度的最强音。”

  昨日,接受颁奖后,黄洁夫以全国政协科教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和中国控烟协会会长身份,接受了媒体采访。

  谢剑平应“退出院士”

  新京报:中疾控发布的报告显示,高校和科研机构的烟草研究7成由烟草公司赞助,这还能保证研究的中立和公正性吗?

  黄洁夫:我对这个数字感到很吃惊。我们常说屁股决定脑袋,如果是独立的,有良知的科研机构,我想他们做出的研究结果一定是烟草有害健康。如果做出烟草没有危害、或降焦可以减害这种结果的科研机构,就应该吊销它,因为这个结果违背了科学真相和良知。

  新京报:卫生界是不是认为,“降焦减害”不能作为一个研究课题?

  黄洁夫:根本没有意义。就像砒霜致死,有人要研究减少砒霜摄入量就能逆转死亡一样。烟草低焦油不等于低危害,已经在全世界得到很多前瞻性研究的验证,是国际性的科学共识。

  新京报:但烟草院士谢剑平就是凭降焦减害研究拿到了院士称号,为什么一年多来仍不能撤销它?

  黄洁夫:在全世界已经有证明,全部舆论都在谴责这个理论的状况下,如果是有良知的科学家,你就退出这个院士又怎么样。院士只是一个戴在头上的光环而已,能代表什么?

  控烟规划被指“无力”

  新京报:会不会觉得控烟的事情,现在只有卫生部门在发声,挺无力的?

  黄洁夫:你们(媒体)也在发声啊,公众舆论几乎是一边倒地支持控烟。其实控制烟草流行,已经没有什么可争论的,但老百姓中,还确实有很多不了解烟草危害的,政府和媒体有责任去行动,保护公众的健康。

  新京报:去年年底,8部委联合编制的《中国烟草控制规划(2012-2015年)》是我国首个国家层面的控烟规划,却没有减少烟草销量的时间表,甚至未提公共场所的控烟立法,被控烟人士广泛质疑“无力”。您怎么看?

  黄洁夫:我的看法跟你一样。我现在,还算是一个政府官员的身份,所以,不能指责政府的规划无力;但官员不能说假话,我也不能说有力。

  • 责任编辑:李欢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