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红会社监委成员被指自己人 蓝天救援:仅合作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去年12月,备受关注的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成立,承担起了对红十字会的社会监督职责。至于周筱赟所说的救援队理事会有红会的人员,张勇并没有否认,但他强调理事会本身就只是挂个名。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去年12月,备受关注的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成立,承担起了对红十字会的社会监督职责。其中值得关注的是监督委员会委员的人员构成,该组织的“独立性”也一直成为舆论的焦点。

  从今年5月中旬开始,本属于第三方独立监督机构的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三位社监委委员相继卷入“利益门”。知名爆料人周筱赟和一些媒体相继爆出包括社监委发言人王永、委员王振耀和袁岳与红十字会有直接商业利益关系。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爆料人这两天又将矛头指向了另一位委员——蓝天救援队队长张勇,质疑张勇是“红会”的自己人,无法行使独立监督红会的职责。

  接通电话,周筱赟首先强调,他肯定蓝天救援队的工作,质疑的只是蓝天救援队及队长张勇和红会的关系。蓝天救援队在民政局正式注册名称为“北京红十字会蓝天救援队”,就是红十字会的搜救队,张勇和红会有隶属关系。

  周筱赟:蓝天救援队作为一个明确无误的北京红十字会主管的社团,他的队长却成为了独立监督红十字会的社会监督委员会的委员。我觉得是不合适的,违背了利益回避的原则。他的办公地点就在北京市红十字会的救援中心,他的理事长和副理事长都是北京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

  蓝天救援队的队长张勇却用了两个字概括救援队和红十字会的关系——“合作”。

  张勇:我们和红会严格地说是合作关系。因为我们注册的时候,主管单位是红十字会,在中国做社团注册必须要有个主管单位。他们对我们来说属于业务指导,我们平时所有的东西还都是独立的。

  至于周筱赟所说的救援队理事会有红会的人员,张勇并没有否认,但他强调理事会本身就只是挂个名。

  张勇:这个只要注册,必须要理事会的。其实,人家就是主管你,挂个名,我们该干啥还干啥。

  除了人事关系,周筱赟称蓝天救援队与红会还有经费方面的往来。

  周筱赟:蓝天救援队除了进行应急救援之外,还为红会开展各种收费的培训,它的部分经费也是由红会提供的。

  对此,张勇一口否认。

  张勇:我们所有的培训都是免费的,我们一直在网上等场合说培训是免费的,所以更谈不上给红会做收费培训了。

  周筱赟爆料材料中称,2011年6月,北京红十字会与蓝天救援队签署协议,海淀区红会承诺为蓝天救援队购买价值40万元的装备。张勇称,他们并没有拿到这些装备。

  张勇:他们自己买的,跟我们没有关系,只是打着我们的旗号买的。

  记者:你们没有拿到?

  张勇:对。

  简单地说,张勇认为,红会与蓝天救援队有合作无金钱往来。昨天,《北京青年报》又爆出,从去年10月开始,蓝天救援队与红十字会正式签订“政府购买社会组织管理岗位合约”,队长和办公室主任成为年薪5万的专职社会工作者,红十字会每半年审核一次。红会究竟给不给张勇开工资?张勇回应,与红会无关。

  张勇:我们在北京市有政府买服务,服务是北京市社工委给的钱,跟红会没关系。

  记者向北京市社会建设工作办公室求证,社工委工作人员说“政府购买社会组织服务”由他们主导,北京市财政出资。

  社工委:我们在牵头做这个工作,是财政的钱。

  记者:那每年的审核也是你们在审核吗?

  社工委:是的,是我们组织专家进行审核。

  记者:那跟红会有什么关系啊?

  社工委:红会是我们的主责单位,对业务进行具体的指导。

  记者:那审核的话,红会也会派一些专家吗?

  社工委:他们不参与这个工作,他们是申报项目。

  从《北京市2012年政府购买社会组织服务项目指南》也可以看出三者的关系。北京市红十字会、北京市妇联、科协等38个主责单位负责其所主管组织申报“政府买”项目的指导、协调和筛选,然后报给社工委。所以,北京市购买蓝天救援队的救援服务,红十字会的确参与了申报,不能说完全与此无关,但是说张勇是拿红会工资,由红会审核也并不准确。

  不可否认,蓝天救援队与红十字会存在合作关系。既然有合作关系,能不能做好监督红十字会的工作?张勇说,当初是红十字会总会推荐自己成为社监委委员,几个月以来,他参与了红会“奥运村别墅群”和“四川发霉捐款箱”的调查,自己尽责尽力。

  张勇:像我们这种做公益组织的人,既然能做起来,能做这么大,都是眼里揉不下沙子的。既然他们给我了要求——监督红十字会,那我肯定尽责把这件事情做好。至于说他们说我够不够资格做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委员,那我无所谓,做也行,不做也行。

  张勇是不是卷入“利益门”的最后一人?爆料人周筱赟放出重炮,事情并没有结束。他已掌握了多个证据,在张勇之后,他还会接着披露中国红十字会社监委第五、第六、第七、第八个委员和红会之间的关系。

  社监委到底能不能履行独立监督的职责呢?处于风口浪尖的社监委显得有些安静。社监委秘书长黄伟民说,现在不便对媒体回应。他们正在筹备社监委的半年会,一是总结工作,二是针对这些天的质疑,做些澄清。6月份,半年会即将召开。(记者 栾红 刘黎)

  • 责任编辑:李欢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