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后台硬”女司机日系车被砸 醉酒青年放火遭刑拘

河南济源女司机剐蹭路人,不肯道歉被传“后台硬”,其日系车被砸烧;张继红平素爱管闲事,醉酒后他在掀翻的本田车上,上上下下十余次,并试图点燃汽车  红红本名张继红,济源市西关村人。

  “后台硬”传言发酵成烧车事件

  河南济源女司机剐蹭路人,不肯道歉被传“后台硬”,其日系车被砸烧;醉酒青年放火被刑拘

  5月24日下午,河南省济源市一女司机在人行道缓慢行驶时剐蹭路人。

  令人始料不及的是,这场交通事故在接下来的6小时里,演变为一场近千人围观的砸车、烧车事件,肇事女司机更是引发网友的声讨。整个事件的缘起,是两句相传肇事者说过的话——“后台硬”,“钱多的是”。

  炫富、炫地位的传言,对日系车愤怒的砸车者,对事实所知不多的围观者,均出现在事件中。

  □新京报记者 孟祥超 河南济源报道

  张付军6天没见到他儿子了,最后一次父子见面,是在上千名的围观者中。

  那是5月24日晚,张付军醉酒的儿子站在一辆掀翻的轿车上,挥舞着手臂。张付军上前阻止,两度被儿子推开。后来,儿子被警察带走。

  那辆轿车与张家并无关系。那天晚上6点左右,济源市的宣化路上,一辆本田轿车缓慢行驶,倒车镜磕碰到一名9岁的小学生。

  在随后的6小时里,这事件不断升级。肇事者与被撞者家属先是争吵、相互谩骂,再到肇事者踢伤对方,导致后来大批人围观,接着有人将肇事车掀翻、砸烂和烧毁。

  肇事双方的冲突

  本田车女司机与被撞女童母亲从争吵到对骂,继而升级到肢体冲突

  5月24日晚5点40分过,吴保成和妻子王娟娟在西关学校路南的停车场上接到了放学的女儿。西关学校位于济源市中心的闹市区,附近有商场、沿街商铺、夜市和寺庙,终日熙熙攘攘。

  此时,校门口迎来一天中最忙乱的时刻:马路两侧都是学生和家长;交警站在路中间,护送成队的学生穿越斑马线;中间还混杂着下班、逛街的人群。

  吴保成一家习惯了这种喧闹,一家三口步行回家。

  这时,一辆黑色的本田雅阁轿车,从马路上驶进人行道,在人群中缓慢前行。就在吴家三口与本田车擦肩而过时,本田车的倒车镜撞在吴保成9岁女儿的手臂上,倒车镜碰弯。

  店铺老板李明(化名)看见,本田车在他门前10米处停下,王娟娟朝着驾驶座质问:“你是怎么开车的?”车上的人没动。车窗玻璃的另一侧,李明听不到司机说着什么。

  本田车再度前行。前行了一两米时,李明见到,王娟娟在本田车上拍了一巴掌。车停下,一名女司机下车,双方开始争吵。吴保成记得,对方的一句话“你女儿没长眼”激怒了王娟娟,两人对骂起来。站在一边的吴保成几乎没说什么话。

  吴保成说,如果没有后来的肢体冲突,他们说不定就各自散了。

  突然间,女司机抬脚向王娟娟肚子踹去,王娟娟倒地。

  此时,车子周围聚集了几十名围观者,大多是小学生和他们的家长。围观者要求女司机道歉。女司机钻进车里,一直在打电话。

  几分钟后,女司机准备开车前行。站在车前的一名中年男子喊停本田车,说车轮轧了他的脚,要求女司机道歉。再后来,李明听到嘈杂的人群里,有人冲着女司机喊“你根子硬怎么啦?”,“你钱多怎么啦?”

  本田车走不了了。

  围观者的传言

  多名目击者称,人群中反复传递“女司机说她后台硬,钱多”,但都承认未亲耳听到肇事司机这么说

  吴保成也不确定,对方当时说了些什么。他只记得,事发近三四十分钟后,有几名围观者分别找到他,告诉他,“女司机说她有钱,踹一脚赔一万”。

  而和女司机发生肢体冲突的王娟娟,被踢倒在地,更是大脑一片空白,几乎回忆不起争执的具体内容。

  在网络上,女司机的照片配着挑衅的话语流传开来。“知道我是谁吗,我后台硬着呢”,“砸吧,我钱多着呢”,这两句话引发了网友对这位女司机的“人肉搜索”,很快有人爆料称,这个女司机的“后台”是她身为济源某市领导儿媳妇的姐姐。

  5月26日,已在看守所的当事女司机、26岁的毕娇,接受了《济源晨报》的采访。她因涉嫌殴打他人、使用伪造车牌号等,被分别处治安拘留和行政拘留。

  毕娇坚称,她从未说过网上流传的“后台硬”和“钱多”这两句话。

  但多名目击者称,就是在人群里反复传递的这两句话,引发了围观者不满,成为事件演变的导火线。但他们都承认,并没有亲耳听到女司机说那两句话。

  事发约半小时后,几名交警赶到现场。吴保成看见,两三名小学生已坐在了本田车的前盖上。几名小学生指着女司机对交警说:她就是打人者。

  此时,围观者中,有人坚持让女司机道歉;有人要她赔偿吴的家人;有人说,女司机驾驶的本田车是日本车,要砸了。

  甚至还有人指着吴保成鼻子,骂他不是男人,保护不了妻儿。

  吴保成扶着受伤的妻子退出了人群。

  吴保成说,面对交警,本田车女司机只拿出驾驶证,拿不出行车本。就在交警准备将本田车拖走时,不知道谁在说,本田车是辆套牌车。围观者中,有人堵住了拖车去路,坚持要见到拿行车本的人。

  时间已近晚7点,往常这个时候,学校东侧200米处的夜市上,正人头攒动。烧烤摊、衣服店正是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候。

  这天,经营饮食摊的王喜(化名)发觉生意有些冷清,夜市的人比往常少了很多。做生意的人们,包括店员趁着没有顾客,往“车祸现场”跑。

  王喜的手机 不停响。已经有人把这起车祸的消息传到了网上。他先后接到几个朋友电话,问是不是有这回事。听到他肯定的答复,对方撂下电话,赶往事发现场。

  晚7点半后,济源的天色逐渐暗了。不断赶来的警察和政府人员并没有打开局面。人群越聚越多。有人目测至少有上千人,有人则说,有几千人。

  晚上八九点钟,有些晚下班的市民开始走在路上了。有些人吃完晚饭,向学校附近遛弯。人越聚越多。

  晚8点多,曾有癫痫病史的王娟娟,被打倒后身体出现不适。吴保成扶着王娟娟赶去医院。8点40分,肇事女司机毕娇被带离现场。

  吴保成觉得,他和妻儿此时已然不再是这个事件的主角了。

  • 责任编辑:李欢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